◈ 第7章

第8章

坐在回家的馬車上,顧箏忍不住輕輕嘆氣。

也不知道她說的話穆雲峰聽進了多少,但只要能夠讓他重拾信念,振作起來,那就比什麼都強。

顧箏明白水滴石穿的道理,心急也吃不了熱豆腐。

她說給穆雲峰的那些話,也是她上輩子不斷對自己的鼓勵。

嫁到羅家這表面光鮮的人家,背地裡吃了多少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好生生的千金小姐,也生生被熬成了管家潑婦。

想到羅念祖對她曾經的怒罵與指責,顧箏只是輕輕扯了扯唇角,露出嘲諷一笑。

「箏兒,你怕不是又迷症了,可別嚇為娘。」

顧夫人就坐在馬車裡,看着顧箏不時轉變的臉色和神情,心中有些驚疑不定。

又想到她今日在穆家的表現,這哪裡還是她的寶貝女兒?

瞧着是一模一樣,可卻像是換了個人似的。

「娘,我沒事。」

顧夫人的手就搭在顧箏額頭,被她給一把拿下,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我只是為穆家抱不平,心裏積了些怨憤,今日發出來就好多了。」

「這話快別說了。」

顧夫人趕忙捂住了顧箏的嘴,又搖頭嘆息,「穆家是可憐,但娘也不想把你往火坑裡推啊。」

這是又提起她的親事了。

顧箏示意顧夫人放手,又道:「穆家人口簡單,老夫人與穆伯母也是和善之輩,女兒嫁過去絕對不會受欺負。」

「話雖是這樣說,可為娘我這心裏還是難受……」

顧夫人揉了揉心口,又是嘆聲連連。

顧箏只得再安慰幾句,至於最後能不能想通還得看她娘自己。

誰知臨到顧府了,下馬車之前顧夫人又攥住了顧箏的手,「穆三郎那腿萬一治不好呢,大夫說過他或許一輩子都要坐輪椅……」

顧箏笑着寬慰,「天下名醫何其多,這家不行,我們再尋訪便是,他還那麼年輕,總是有希望的。」

若不是她知道穆雲峰的腿早晚會痊癒,也�我的高冷女總裁��敢說的如此篤定。

「下次咱們也尋個大夫過去瞧瞧。」

顧夫人卻是嘆了又嘆,還瞪了顧箏一眼,「我這是造的什麼孽啊,生了個小祖宗,一輩子都讓人操心。」

顧箏親自送了顧夫人回房,等到夜半時翠喜才回府向她稟報。

「奴婢打聽過了,那幾人就是柿子巷的潑皮無賴,平日里蠅營狗苟,不務正業。」

「奴婢跟着他們去了賭坊,其中一個還從後門走了,奴婢跟了一路,發現他鬼鬼祟祟地進了武安侯府的一處角門。」

「武安侯府……」

顧箏暗自琢磨着,武安侯府的世子肖羽她是認得的,難不成肖家和穆家有什麼糾葛?

不然穆家已經落魄到如此地步,肖家也犯不着派人去一再騷擾。

「調幾個得力的護院,讓他們十二個時辰守着穆家,若有誰再來搗亂,直接打了扭送官府。」

顧箏只能先作預防,因為不知道穆家和肖家是否真有什麼齟齬。

她了解這些名門世家的陰私手段。

不好自降身份去找穆家孤兒寡母的麻煩,便遣些潑皮無賴找上門去。

這樣的欺辱穆家人能忍,她看不下去。

「是,小姐。」

翠喜忙不迭地點頭,又道:「今日小姐好威風,打那潑皮時準頭真好,奴婢差點以為您偷偷練過拳腳。」

「咳咳……」

顧箏正端起茶水抿了一口,聞言差點嗆到。

她哪裡是習過武,只是從前追打羅念祖練出一身本事。

若是能歲月靜好,誰又想一臉兇相惹人厭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