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西我確實看中了,還是請林經理幫個忙,幫我約見那名賣家吧,事成之後,定有感謝。」

他不知道對方是誰,只能請聚寶齋從中牽線了。

「陸先生說哪裡的話?」

林經理開口:「您是我們的貴賓,為您服務是我們的職責,既然您開口了,我一定試一試。」

「只不過,陸先生還是要做好心理準備,這個賣家本來就不心誠,單單兩千萬的開價,就有些過頭了,當初也有客人找他,最後還是不捨得。」

「不捨得?」

陸源卻是一笑:「那是因為他沒有碰上我這樣的買家。」

十一級血浮屠太重要了,到現在他都不會忘了當初的那種景象。

只要拿下,兩千萬什麼的,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行,陸先生您等我消息就好了。」

林經理看出陸源那勢在必得的心思,當即點頭,表示會全力辦妥。

隨後,二人又閑聊了一陣。

陸源見沒什麼需要的,拿起鬼璽便起身離開了六樓。

出了聚寶齋,太陽快要落山了。

開上車,他向著另外一個地方而去,依舊不是城北別墅,而是位於外環的一片舊城區。

路上,陸源還特意停下車,買了一些水果,都不貴,很普通的那種。

接近七點。

車來到了一座平房前。

平房外還有一個院子,從外面能看到裏面有陣陣青煙。

仔細聞的話,會發現在那些青煙中帶着一股中藥味。

「葛老爺子,我又不請自來了。」

推開門,陸源提了提手上的袋子笑道:「還給您買了一些水果。」

此刻。

在院子當中,正有一個莫約六七十歲的乾瘦老頭,手中還拿着一柄扇子,對着面前的藥罐不停煽動。

看見陸源之後,他只是抬了抬眼皮,然後又專註熬藥,嘴裏『嗯』了一聲,並不熱情。

對此。

後者見怪不怪。

將水果放在桌子上後,又過來拿過扇子,接過熬藥的活。

葛老爺子皺了皺眉頭,可終究是沒多說什麼,走到旁邊的搖椅上躺下,卻沒有說話的意思。

可陸源卻心中微微驚喜,自重生後,自己每天都會來一趟。

第一天的時候,這老頭直接將他轟出去了。

而隨着時間推移,後來不僅可以進門,到現在送禮和幫忙幹活,對方也都不介意了。

對陸源而言,這算得上是一個比較不錯的信號,至少自己的堅持有了成效。

事實上,他和葛老爺子非親非故,甚至於以前都不認識。

之所以來此,並且拉近關係,當然是有目的的。

只是一直到現在都沒表現出來而已。

此刻。

他就像是一個好心的晚輩,幫助老者熬藥做事。

一老一少,一個坐着,一個躺着。

最後,終於還是老的坐不住了,坐直身體道:「好了小陸,葯熬得差不多了,你也該回家了。」

「沒事,我不差這一點時間的。」陸源一笑,依舊坐在原地。

這讓葛老爺子很是無奈,繼續開口:「小陸,我知道你家境不錯,也是上過大學的人。

該不會也相信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傳言,說我家是什麼葛洪的後代吧?」

葛洪,號抱朴子,華夏歷史上著名煉丹師,名氣很大,傳說乃一位仙翁。

不過他還有一個名氣更大的親戚,四大天師之一的葛玄!

「傳說有時候雖不可信,但或許是真的呢?」

陸源笑道:「當然,這些天我幫您做事,為的也不是這個啊。」

「當真?」老頭不信。

「當真!」

陸源堅定回答,但眼睛卻隨意撇了一眼放在院子內不遠處的一座葯爐。

葯爐不大,有三足,無蓋,大概籃球大小,但卻能看出是古物。

只不過保存的不好,又隨意擺放,所以上面的紋路都被磨平了,無法鑒定具體的年代。

在常人眼裡,那葯爐最多價值百八十塊。

但事實上,只有陸源知道,此物不同尋常,又是一種神物。

看起來平平無奇,但卻是少數,在全球異變之前,都有着種種玄奧的東西。

因為。

它真名為子午補天爐,是葛仙翁用來煉丹用的。

至於陸源為何知道,當然因為這東西,當初他得到過。

也正因此物,自己才能在全球異變後的大環境下,堅持整整十年。

而得到的過程,卻也是機緣巧合,經歷了許多磨難。

同時也是因為這座爐子,才導致最後陸源被人擊殺。

至死都沒能發揮子午補天爐的真正作用。

可以說是他的一大遺憾。

現在。

就是彌補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