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我放下玻璃箱,接上電,便逃也似地回到柴房。

入夜後我在寒冷中睡不踏實,忽然聽到姐姐跟媽媽吵了起來。

「誰讓你用掉我的面膜的!這要用夠七七四十九天才行!」

「現在就差一天了!」

媽媽低聲呵斥道:「我也要更好看點啊,村長老婆死了多少年了,他們父子要是被咱娘倆拿下,這輩子什麼也不用愁了!」

「這事我比你有經驗,最關鍵就是前三十天,差一天不打緊。」

她們說得到底是什麼意思。

好奇心驅使我摸索着爬起來,躡手躡腳潛到廂房門口,卻發現門被反鎖。

我將一隻眼對在門縫**,探究地搜尋着。

在看到玻璃房時,差點驚呼起來。

那條小白蛇死了。

撞得頭破血流,玻璃上全是四濺的血跡。

我心裏一陣忐忑,到底是什麼引得它這麼激動。

姐姐一直在屋內低聲哭泣。

我進不去,只好轉身離開。

這時我聽媽媽對她說:「再說了,不是還有小希么。」

5.

天亮後我端着集好的露水回來,廂房的門始終反鎖。

「姐姐,水我打回來了。」

砰的一聲,門猛得被推開,我被撞得一個趔趄。

只見姐姐把頭包得嚴嚴實實,僅露出一雙眼睛。

她的眼睛變得渾濁無比,眼周的肌膚也鬆弛下垂,生出細細的紋路。

像是老人。

「面膜沒有了!打水有什麼用!」

「你為什麼長得這麼丑!沒用的東西!」

她氣急敗壞地衝著我拳打腳踢,我看着被踹翻的水桶,一陣委屈。

發泄完,姐姐氣呼呼地回身進屋。

風將她身上的味道吹進我的鼻腔,好腥。

我忍不住俯身乾噦起來。

「有人嗎?」

一個古怪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偏頭看去,竟是個外國人,卻講着流利的中國話。

她自稱叫秦瑪麗,懂些巫術,經過我家門口,察覺家中有奇怪的力量。

「我想或許你們需要我的幫助。」

她語氣篤定。

姐姐聞聲出來,病急亂投醫似的求她幫忙占卜。

秦瑪麗蹙眉皺起鼻子,輕嗅幾下後,警惕地盯着姐姐。 「今夜十二點,我會過來。」

說完她自行離開。

晚上秦瑪麗如約而至。

她從隨身的包里翻出一張全是英文字母的圖,平鋪在院子的地面上。

接着又摸出一把匕首,緊緊捂住,豎直懸於圖紙上方。

然後口中念念有詞,不消一會兒,她握刀的手像是被別人控制住似的,在圖上快速遊走。

移動到某個字母上,停頓一瞬,最後秦瑪麗的手會回到原點。

似乎在拼寫什麼英文單詞,可惜我看不懂。

如此重複三次,秦瑪麗痛苦地捂住胸口,而她的指尖不知為何滲出幾滴血來。

良久才恢復正常,她的面色依舊有些慘白,正色問道:

「有人要找丟失的東西。」

「有去世的人曾遺落什麼在這裡嗎?」

姐姐和媽媽神色一慌,拚命搖頭。

秦瑪麗有些不悅,但沒再說什麼。

她從包里又摸出一個小盒子,遞給姐姐。

「你先塗這個吧,或許能緩解你的臉。」

姐姐一慌,用手捂住本就用布遮着的臉,顫抖着接過盒子。

自白天起,她就沒露出過臉。

她臉怎麼了?

秦瑪麗又怎麼知道的?

6.

姐姐迫不及待地回屋用那罐東西,我木木地站在院子里看着秦瑪麗收拾東西。

沒一會兒,姐姐興高采烈地跑出來。

「神仙!你這是什麼葯,真的好用!」

「還有嗎,可以再給我幾罐嗎!」

姐姐沒再包着頭,她的容顏還是那樣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