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一個邪神你讓我入侵規則怪談?第8章 過山車在線免費閱讀

我一個邪神你讓我入侵規則怪談?第九章 通關在線免費閱讀

傍晚來的補習老師,對於櫻花國天選者川本也是畢恭畢敬,然後就是將妹妹帶到房間裏面進行補習

這段時間穿川本也是完全放鬆的狀態,他也像奧克洛夫一樣,發現了規則裏面的陷阱,擔心窗戶可能會自己打開。

於是川本趁機將窗戶封好,然後將果汁送給補習老師

川本在送果汁的時候,意外發現補習老師對詭異妹妹動手動腳,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他還是選擇了沉默

櫻花國的直播間。對於這樣的行為並沒有太多的指責,大家也一致認為,川本的選擇是對的,妹妹畢竟是詭異,不值得被同情!

熊國天選者也幾乎和櫻花國參選者沒什麼太大的出入,但是送果汁的時候,熊國的天選者意外的發現了補習老師的問題,並且及時做出了制止

會有這樣的行為,是因為熊國天選者斯特他在規則怪談外,是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有一個可愛的女兒

包括詭異妹妹脫衣檢查的時候,斯特也直接背過身去

雖然他也知道對方是詭異,但還是不禁會聯想到自己的女兒,無法對於這一種事情做出漠視

米國天選者奧克洛夫是唯一一個沒有監督妹妹學習到天選者

並且用妹妹今天不舒服為由,拒絕了補習老師前來補課

原因是奧克洛夫在冰箱里發現了兩杯果汁,他不清楚接下來的兩天補習老師是否還會到來?

而果汁只有兩杯,補習老師沒有喝到果汁之後會有如何的行為?

暫時無法猜測,不如先拒絕一下試試,畢竟現在還有果汁,說不定可以壓制補習老師的情緒

卻沒有想到意外成功的拒絕補習老師進來,省下一杯果汁

奧克洛夫所在的國家對於孩子的教育問題並不是十分重視,因此他本人也覺得一直學習並不會擁有一個好成績

於是奧克洛夫允許詭異妹妹做一些她想做的事,但要把自己的作業完成之後才可以

奧克羅夫也加固了窗戶,以防半夜會打開,到睡覺時間,就和鬼異妹妹分房休息

大部分的天選者還是在第一晚安全的度過,只有宇宙國的天選者韓晨熙他由於害怕,且太依賴於棒球棒,一時之間竟然忘記了窗戶加固的問題,睡到半夜跑進來一隻詭異

半夜韓晨熙聞着腥臭的味道,覺得是詭異妹妹搗鬼

於是他拿着棒球棒開門,想要教訓詭異妹妹的時候,意外的發現門縫外面滿是牙的大嘴,嚇得他連忙鎖上卧室門

因為林玄之那邊一直是喝茶看電視早早休息的日常,所有人都跑到宇宙國的直播間,眾人一副嫌棄的樣子

【歐巴桑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你快點起來呀!】

【笑死了,宇宙國該不會指望嚇得腿軟,站不起來的小辣雞來拯救吧】

【閉嘴吧!黑子!哥哥說過,進到怪談裏面會為我們所向披靡!】

【誰來救救這個???腦殘嗎?】

【救不了,廢了,抬走下,下一位!】

各國水友在互相的直播間里噴來噴去,櫃檯裏面只要是無關緊要的時間都會被一同加速省略

按照怪談日曆,第二天是周日,詭異妹妹今天休息,熊國與米國天選者為搞好和詭異妹妹的關係,早起給詭異妹妹做一頓豐盛的早餐

林玄之則是睡到自然醒,龍國這邊的直播間也早就已經人滿為患,大家看着陳全知的誓言不見着急,隨着時間的流逝,現在已經9:00

林玄之睡眼惺忪的出去客廳,發現詭異妹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旁是給林玄之留好的早餐

「起得真早…哈~」

林玄之打了一個哈欠,第一件事就是洗漱,從洗手間出來時,詭異妹妹向陳玄之開口

「早餐吃了,今天帶我去遊樂園怎麼樣?」

林玄之看着詭異妹妹,思考一秒後點頭

「可以,但你…要做一套卷子」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林玄之這邊的待遇,所有天選者加起來都沒有

熊國天選者斯特可以說是最特別的,他和林玄之同樣的收到詭異妹妹的邀請

因為這一個差別,各國高層都準確的分析到,或許是因為和詭異妹妹的關係較好,才會收到這特殊的邀請

有作業不抄,現成的,是傻嘛?於是各國高層都動用資源,告訴他們自家的天選者,爭取早點受到特殊的邀請

最後,斯特和林玄之都同意了詭異妹妹的請求,帶着她去遊樂園,斯特用了他之前獲得的冥幣,買了兩張遊樂園的門票

成功的帶着詭異妹妹進入樂園

林玄之這邊則是買了通票,觀光車和小吃油炸人指,然後帶着詭異妹妹入園

「玩碰碰車怎麼樣?」

詭異妹妹叼着人指,回頭看林玄之,發出咯咯的笑聲,即使直播間陽光明媚,卻仍舊讓人感覺到毛骨悚然

【我們的林神這麼好,怎麼總感覺這個妹妹是個養不熟的狼】

【她可是詭異,你用正常人的思維對待她,你有病吧?】

【樓上的,你罵誰?】

林玄之一笑,搖搖頭

「我覺得不好」

就在林玄之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詭異妹妹突然雙眼猩紅,慘白的面色配上這雙眼

「咯咯」的笑聲也越來越大,就在詭異妹妹臉頰開裂,牙齒露出的時候

林玄之直接抓住詭異妹妹的後領直接拎起來,身高只有一米五多的妹妹,被林玄之拎着,無助的踢了踢腿

下一刻,詭異妹妹就被丟在過山車上,綁好安全帶

「剛才路過門口,我就想玩這個了」

隨着過山車發動,詭異妹妹也變回原來的樣子

詭異妹妹可以感受到人類身上情緒的波動,從而產生負面感染

但林玄之身上卻沒有任何感情波動,沒有大悲大喜,也沒有恐懼

無法操控的感覺,讓詭異妹妹心神恍惚,過山車都覺得不香了

「你在想什麼?陪你玩兒過山車為什麼不開心?」

林玄之抬起手搭在詭異妹妹腰上的安全扣,就在過山車疾馳而過的時候,林玄之突然打開保險扣

「什麼…」

「玩點刺激的,釋放一下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