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一個邪神你讓我入侵規則怪談?第九章 通關在線免費閱讀

我一個邪神你讓我入侵規則怪談?第十章 多人副本在線免費閱讀

下一刻,詭異妹妹就因為安全扣打開而甩了出去,身體就像一個沙袋,撞過無數個欄杆和車道,然後重重的落在地上

「!!!」

地上被摔成一張餅的詭異妹妹,慢慢的重塑身體,摔碎的骨骼嘎巴巴想着慢慢的恢復原樣,讓直播間三成的人都吐了

詭異直播不會打碼,相對之前天選者死亡的畫面,詭異妹妹被摔成肉泥這樣的衝擊簡直震撼

【我擦…666我把早飯吐了】

【你那算什麼?我把隔夜的飯都吐了!666666加倍6!】

【林神怎麼比詭異還詭異…】

【詭異:你人還怪好嘞!】

各國高層都讓自己的天選者,努力爭取能夠受到詭異妹妹的邀請,但看到林玄之這樣的操作,他們不禁陷入沉思,跟着抄作業真的是對的嗎?

林玄之下來的時候,意外發現

詭異妹妹已經站起來,完好無損的看着他,但也並沒有發生詭異的變化,甚至可以說沒有生氣

同時他在心中也構建出,這個副本背後詭異的原因

估計是因為這個女孩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和家長窒息的愛

「我就說中考的壓力太大了,所以這樣放鬆一下也挺好的」

【嗚嗚嗚,這句話說的太戳心窩了,有的時候我也有這種感覺…我要是有詭異妹妹這樣的能力就好了,我一定每天都跳一次】

【為什麼沒有詭異化?這不合理呀,再說了,就他看起來也就是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該不會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吧你們?】

【不然寄託給你?什麼都只會說說嘴的鍵盤俠?】

雖然直播間的眾多水友都不認同林玄之的行為,但大家都清楚,詭異世界裏面的兇險程度,絕對不是輕易就可以忽略的

觀眾雖然沒有看出來林玄之,除了那紙人之外,還有什麼特殊的技能

但這些詭異沒有對他發出詭異污染,是否也在變相的說明,林玄之的方向是對的?

就在各國高層還在這兒努力抄作業,讓自家天選者討好詭異妹妹的時候,一聲響徹直播間的提示音發出

「恭喜龍國天選者,林玄之通關詭異副本【中考前三天】,龍國國運增加100,獲得石油資源。」

林玄之抬手當中有一些晃眼的太陽

不禁發出感嘆

這就完成了,這也太快了吧?

不過看着詭異妹妹,他還是說出來了心中的剛才構建的猜想

此刻直播間已經黑屏,只有林玄之還和詭異妹妹站在副本里

「其實你早就知道自己已經不在了,對吧,這裡的一切都是你製造的幻想,你明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卻深陷其中」

「你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卻瞧見了父母哥哥的靈魂,無數次的上演悲劇發生的前幾天」

詭異妹妹沒有拒絕林玄之的話,就是她的皮膚突然慘白起來,身上也有大面積的血液滲出

很快就形成像小河流一樣的一攤流在地上

「你還真是聰明,不過我有什麼辦法,誰讓他們不愛我的,這一切都是我給他們安排的,只有這樣我才能永遠沉浸在愛裏面」

「他們只會在乎成績,而只有我才知道鞭子被抽在哪裡最痛,才知道每天被搜查是多麼羞恥,也只有我才知道那成績並不能夠代表我的全部,可是我不甘心,明明他們才是最愛我的家人,卻以愛的名義傷害我…那樣的理所當然」

「中考的前幾天,我的老師猥褻我,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我媽,她卻說讓我忍氣吞聲一點,讓我把一切心思都放在中考上」

「一個家爸爸就應該保護媽媽,媽媽就應該保護自己的孩子,哥哥就應該保護妹妹才對。可是你看他們!爸爸對媽媽家暴。媽媽就會把氣撒到我和哥哥身上…」

此刻詭異妹妹就像是一個無知的女孩兒,她眼裡含着淚水,緊緊抓住自己的裙子,然後大聲的指着遊樂場,聲嘶力竭的衝著林玄之

「你知道嗎?小的時候他們也曾帶我來過遊樂場,也曾和我開懷大笑,可長大以後再也沒有見他們笑過!」

「每天上學,放學回來就要被搜身,每天每時每刻都要被監督,我已經再也無法愛上這個世界,我跳樓了,他們卻放棄了我!」

「父母對你的壓迫,對別人對你的欺凌視若無睹,這確實是他們的錯,可把他們困在這裡,靈魂一次又一次的去演繹之前所發生的事情,你覺得他們這樣就會悔悟嘛?你在懲罰他們,同樣也在懲罰自己」

林玄志的話讓詭異妹妹陷入了沉思之中,這些本來就不是他能懂的,自從他成了邪神之後,世間早就無親人了,他嘆了一口氣,走到詭異妹妹前面

「愛你的人從來不考慮自己,即使已經付出全部,卻仍覺不夠,不愛你的人,縱然你在掙扎強迫,也只能重蹈覆轍,雖然只給你做了幾天的哥哥,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快樂」

「還有我想告訴你,一個人,只要有足夠的力量,即使一個人也可以榮辱不驚」

林玄之抬手揉揉詭異妹妹的頭

「你該離開了,有我在,你將不用再受規則之力的擺控」

林玄知最終還是把詭異妹妹送走了,這世界上有千般苦難,但只有最親的人才能讓人痛不欲生,兒時埋下來的陰影,有的人要用一生才能治癒

雖然林玄之是邪神,但並不代表他沒有什麼感受,他見過很多壓抑低沉的,至少這一些都見過

但大多數人都願意放過對方,也放過自己

【天吶,我的眼睛進克洛克達爾…】

【好想哭,眼淚根本止不住,不愧是我們的林神…】

【我理解…我就是受害者!】

【哭死了,國家應該注重父母學校的教育,太偏激了】

【林神…真的哭死了…嗚嗚嗚X﹏X】

一瞬間網絡上有不同年齡,不同身份地位的人給予回應,他們都或多或少接受過,這樣窒息,變態而又扭曲的愛

更對這一次的恐怖怪談有所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