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靠直播火遍藍星 第3章 少年將軍_美蕾小說
◈ 第2章 少年將軍1

第3章 少年將軍

「叮!你關注的主播已開播呦~」

高嵐眼睫顫了顫,猶豫地伸出手,打開手機看着屏幕里的【觀察者】app。

一進去,只有兩個分類,第一個是直播間,直播間標題為「少年將軍:秦空」,第二個分類類似一種文件傳送,大概是文字傳送的文件夾。

第二分類里有一個新的文件夾。

高嵐點了進去,裏面只有寥寥數行:

大康.慶曆十五年間。

秦空貴為皇親國戚,母親合安公主,父親威武大將軍,皇帝的親外甥。

大康朝外憂內患,威武大將軍戰死,合安公主殉情,朝廷示弱割地賠款,此種情況持續十五年。

這一年,秦空二十歲。

……

很短的幾行字,高嵐暗暗驚嘆,她還是不相信突然出現在各省電子屏幕上的青年是什麼觀察者,更傾向於他為哪個黑客高手,黑了全華國的網。

就算如此,她還是點了進來,能黑掉全華國的網那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她骨子裡的煩躁和焦慮促使她點開了這個軟件。

這個她平常根本不會上當的軟件。

高嵐又點開了第一分類,進入了直播間。

先是一片血紅,一行黑色大字緩緩在血色底圖那裡浮現。

「您已進入直播間。」

眼前突然一黑,整個人如同七轉八扭似的,只感覺整個人都被一道強力吸了進去。

黑暗……

無窮無盡的黑暗……

「歡迎來到我的直播間,我叫烏鴉。」一道男音突然響起,拉回了高嵐的意識。

她迷迷糊糊睜開眼,還沒徹底清醒,身邊陸陸續續傳出了幾聲哭喊。

「怎麼回事?我為什麼會在這兒?」

「這是綁架!救命啊!!!」

「唔……這是哪兒啊?」

高嵐「嘶」了一口氣,看清楚周圍環境的時候,突然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我操!」

她此時正處於類似電影院的地方,這電影院夠大,左右都望不到邊際,這個空間整體相當黑暗,只有前方浮空的大屏幕。

裏面還是那個自稱烏鴉的人。

烏鴉高幫靴,工裝褲,一席黑色長款風衣,銀色半面。

他正坐在復古華麗的木桌後面,沖他們屈起食指敲了敲桌面。

「請各位安心,這是一處密閉空間,各位可安心觀看本人直播。」

「另外,別太吵,我會煩。」

含笑的聲音透着不容忽視的壓迫感,把那些尖叫怒罵給塞了回去。

掃視一眼慢慢變得安靜的空間,烏鴉滿意的點點頭。

「各位來觀看本人直播,我十分榮幸。接下來你們會沉入一個新的世界,觀看少年將軍秦空的一生。」

「他存在於一個頹迷荒唐的年代,但仍在那個時代里成為了閃耀的明珠。」

「五花馬,千金裘,可如此顯赫的家世也困不住他。戰場是他的歸宿,死亡是他的解脫。」

「各位……盡情觀看他的短短二十五載。」

高嵐壓下恐懼,心裏產生了點疑惑。二十五載,怎麼死的這麼早?

還沒想出點什麼,一陣睡意湧來,高嵐不自覺陷入了睡眠。

……

大康朝首都,長安。

熱鬧喧囂的街頭,小販的叫賣聲,行人匆匆忙忙的催促,少女伶俐的笑聲交織在一起。

遠遠的街道處,打馬而來一位身着白色勁裝的少年。白面紅唇,笑容閑適,眉眼飛斜,好一位風度翩翩的少年郎。

胯着銀鞍白馬,握着金鞭,腰間插着酒壺。秦空悠悠閑地逛着繁華的地帶,整個人都帶着錦衣玉食榮華富貴養出來的閑散勁兒。

「福子,宮裡怎麼說?」

白馬旁邊跟着一個低頭聳腰的下人,聽到這個問話抬起頭道:「陛下讓公子安心侯在家裡,等到時日了就娶妻。」

頓了頓,又加上了一句。

「陛下正在相看好人家的姑娘呢。」

秦空面色陰沉下來。

「娶妻?那我從軍的事就這麼算了?」

福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現在世道亂的很,戰場上死的人不知凡幾,哪有什麼正經的貴族子弟會去戰場。

早早就結了姻親來壯大家族。

偏偏自家公子不一樣,父族幾乎死絕,無父無母,權勢還大,更得皇上的寵愛,根本不吃結親那套。

更有着離經叛道的想法,居然老是想着從軍,走他父親的路子。

福子想勸,奈何身份原因,主子的決定不是他能干預的,只能悶頭趕路,不再吭聲。

秦空一陣掃興,鬱悶道:「憑什麼不讓我去?我朝近年來賠了多少地,送了多少女人財物?可那該死的蠻夷仍不知滿足,燒殺搶掠讓邊關百姓不堪其擾。」

「都這樣了,還不送我去戰場,等國破家亡嗎?!」

福子嚇了一大跳,臉色煞白地低聲道:「哎呦我的祖宗!您可小點聲吧!這話在府里說說也就算了,怎麼還在大庭廣眾之下這麼說呢。」

秦空冷哼一聲。

直接調轉馬頭,不耐道:「行了,回吧。整頓整頓,去皇宮!」

福子忙應是。

將軍府里,秦空換了華服,邊套衣服邊嘟囔着:「老是覺得我不行,又沒讓我上戰場怎麼會知不知道我行不行。」

少年細皮嫩肉,即使常年習武也一身白皮,看着就面嫩嬌貴,怎麼可能讓人上戰場。

現在那地兒就是埋骨地,亂葬崗,進去了基本半條命就懸了。福子也覺得自家主子不太行,如今說這些話不過是還沒真正見過死屍,尚有一顆膽心。

秦空穿衣服,顏色向來沒規矩,想穿什麼就穿什麼,皇帝也寵着他。

此時一身紅衣華服,鮮艷熱烈,嘴角帶笑,腳步輕快地沖了出去。

「不行!我要再去找一次皇舅,讓他同意這件事。」

身後福子幽幽嘆了口氣。

秦空掀起車簾,整個人鑽了進去,還沒坐下就開始催促。

「去皇宮!走快點!」

車夫趕忙駕車,鞭着馬就往皇宮處趕。

……

皇宮。

皇帝拿起一張圖,詢問身旁的皇后。

「你瞧這個如何,可配得上秦空那小子?」

皇后沉吟一會,才緩緩道:「戶部尚書的女兒李明珠確實姿容姝色,儀態大方,可配。」

皇帝點點頭,將圖放在了右手邊。左邊是不合格的,右邊是瞧着不錯的。為了給秦空找一個好的新娘子,皇帝這兩天耗費了不少心力。

「我不娶妻!」一聲輕喝從門口處傳來。

宮殿口,秦空抬腿就入殿內,原本上揚嘴角都在拉平,整個人十分冷然。

皇帝眼皮子都沒抬一下,熟練地敷衍起來。

「嗯,好。」

秦空臉黑了一下。

「皇舅,能否看着秦空再說話?」

不然他會以為這人連搪塞敷衍都跟糊弄傻子似的。

皇帝顯然把人當成了傻子,「嗯嗯」了一聲,繼續看圖選圖。

秦空咬了咬牙。

真是叔可忍嬸不能忍!他幾個大跨步,蹭蹭的跑了過去,熟練曲腿下跪開嚎。

「皇舅……」他哽咽一聲。

「秦空父母早亡,乃是一生之憾。父親在世時,念得是擊退南蠻,還國家一個太平盛世。」

少年淚眼汪汪,眼淚將掉不掉。

「秦空雖然沒多大出息,可也不想父親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寧,因此才志向征戰沙場,全了父親的心愿。」

「皇舅!秦空心不安啊!」

他慘嚎一聲,痛徹心扉似的,拿手不停捶打胸口。

一行清淚,緩緩從眼尾滑落。

「行了!行了!」

皇帝不耐煩沖他揮手。

「好心當做驢肝肺!給你找媳婦跟要了你命一樣!」

秦空委屈地抽抽鼻子,不吭聲。

「你真要從軍?」皇帝冷了神色,認真詢問。

一旁的皇后面色一變,趕忙低聲勸阻。

「陛下,這……」

皇帝瞪了她一眼,阻止了皇后接下來的話。

這個風韻猶存的貌美婦人臉色不斷變換,最終還是閉上了嘴。

「當然!我要從軍。」秦空斬釘截鐵道。

「真當從軍那麼好玩的嗎?如果你到時候做逃兵,就算你是我外甥,我也絕不輕饒你。」

秦空深呼吸一口氣,睜開眼時雙目滿是堅定。

「大丈夫不遇之所為,秦空自幼習武,數十年如一日,為的是保家衛國,驅逐韃虜,行的是鐵骨錚錚,不屈不從。」

少年眉眼飛揚,寫滿了肆意狂傲,一身豪氣衝天。

紅衣烈烈的少年郎跪於殿中,背負着父母的遺願,更為了心中的大義。

「陛下,大康勢弱,將才稀缺,朝廷需要一位將軍,一位像臣父親一樣的將軍。」他一字一句,認真道。

「那為何不能是臣呢?」

秦空生於富貴,理應不理外物,看不到這世間疾苦才對。

可他就是個意外!

他看到了京城城牆口那裡四處奔逃的流民;看到了打完仗回朝時將士們缺失的手腳;看到了外族入他京城時貪婪卑劣的眼神。

割地賠款是滿足不了豺狼的,只能飽之敵腹,餓其自身。

無論如何,哪怕是豁出性命去,他也要讓這群蠻夷付出代價,為邊關將士,為周城百姓,為自己的爹娘報仇!

秦空扣頭跪拜。

「請陛下准允!」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反派搞垮主角後我帶女主回現世免費閱讀 顧辰安蘇淺沫穿書成反派,被女主偷聽心聲 盛寵天下不良醫妃要休夫免費 顧惜朝李觀海成婚了嗎 截運道師最新章節目錄 盛寵天下小說免費閱讀 顧惜朝李觀海小說免費閱讀全文 盛寵天下小說 李觀海顧惜朝小說大結局 李蘇彧燕回的小說 綁定生娃系統,人皇廣開後宮精品全集 悟空張雲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