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王安樂努了努嘴,隨後,眉頭稍稍簇起:「岑韻,你這個糕點是……?」
「不是機器做的。
是特地讓我老爹連夜手工做的,就是為了這次的小聚。」
我有些無語,「這下你總滿意了吧。」
「行。」
王安樂滿意地笑了笑,抓起塊桂花糕往嘴裏塞。
「對了,鬍子琪呢,他怎麼還沒來?」
李思問。
說起他,王安樂瞬間激動起來,把桂花糕使勁噎了下去,清清嗓子:「哎,你們知道嗎?
五子棋這孫子被人給看光了!」
「什麼?」
眾人疑惑。
王安樂大笑:「就是,他家不是個百年祖宅嘛?
**保留了下來,然後充公做了個專門的旅遊景點。」
「結果你們猜怎麼著?」
王安樂整個人都不行了,笑得斷斷續續的,「前幾天,他在家裡洗澡,心眼大得嘞,沒關門就出去了。
正好,有兩個小姑娘來踩點旅遊,半個屁股都讓人看見了。
哦呦,真是作孽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說曹操曹操就到,鬍子琪從門後進來,撲上前就給王安樂一個大鼻刮子。
「宗桑!」
」畜生」我們幾個坐在這裡,閑聊了有一下午,小食倒沒碰幾口。
最後王安樂渾身口乾舌燥的,實在按捺不住,轉身從屋內拿了瓶梅子酒來。
四個拇指般大小的敬酒杯,每人都酌上一口,沒有想像中那麼苦澀,反而有些清甜。
蹭着河邊清風,初夏剛冒頭的暑氣被消散不少。
我們幾個約定好,在下月的端午節,一起包粽子,地點就在我家。
美好的閑暇時光,隨着晚霞的漸漸升起,開始流逝。
我們幾個道了別之後,朝着自家方向,分散離去了。
回去的路上,我看見一個蹲在自家門檻前玩彈力球的小姑娘,大概三四歲。
我去和她搭了會兒話。
看她咿呀咿呀的,簡直心軟到不行。
這個年齡段的小孩子,真是又可愛又幸福。
我起身離開,在經過一座石橋的時候,我又看見河邊有個白髮老人正蹲在橋頭,搓洗衣服。
湖面有一片紫霞,隨着洗衣動作幅度的增加,盪起的水波開始幾圈幾圈的往外散開。
我站在橋上,佇立了會兒。
看着她洗好衣服,吃力地搬起大紅色裝衣盆,往岸上走去。
這個年紀,總是喜歡多愁善感的,我也不例外。
或許這個老人家過得還不錯,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