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被撞死後我成了一條狗,還被分配給我的死對頭,成為他的撫慰犬。
在我上崗第一天,他突然割腕自殺。
我掙脫繩索去救他,恨不得一口咬死這個狗東西。
「小子,要不是為了救你,我也不會死,你竟然敢這麼糟蹋我的救命之恩!」
後來,我用狗爪寫出狗爬字,和他表明身份。
他瞬間喪失理智,嚎啕大哭抱住我:「姐姐,我再也不會放開你了。」
我汪汪直叫,他卻把我越摟越緊,拉着我上演人狗情未了。
1想我祝春和一代見義勇為的女俠,死後竟然成了一條狗。
我憋屈地扮演一隻乖巧懂事的撫慰犬,趴在籠子里被送到我的第一任主人那裡。
「景明,你看,這是媽媽送給你的禮物。」
我疑惑地豎起耳朵,這個女人的聲音怎麼這麼耳熟。
景明?
這不是我那個死對頭的名字嗎?
不會這麼巧吧!
蓋在籠子上的布被逐漸拿開,光線照進籠子里,我這才看清眼前的情況。
一看不要緊,我的狗眼都要瞪出來。
果然是洛景明,我那個可惡的死對頭,成天在我耳邊說我爸媽不愛我,讓我早點離開他們。
他爸媽才不愛他呢。
他知道他說這樣的話對我一個二十三歲的小女孩是多麼大的傷害嗎。
只是,他現在怎麼了?
洛景明的媽媽溫柔地催促我從籠子里走出來,我順從地走出來,跟着她的腳步來到洛景明的床前。
我的手,不,爪子搭在洛景明的床沿上。
此刻的洛景明像是一個精緻的人偶,臉上沒有一點血色,蒼白得像是去年冬季我堆的雪娃娃。
他的眼裡布滿了鮮紅血絲,整個人像是失去了生機,即將凋零在這個盛夏。
他的媽媽看着他的樣子,伸出手想要觸碰他的臉頰,又收回來,捂着嘴巴,壓抑不住哭泣的聲音:「景明,你看看媽媽好不好。」
「春和已經死了,我們要接受這個事實。」
「你現在這樣,是拿刀往媽媽的心頭戳。」
「如果春和知道她救了你,你卻這樣糟蹋自己,她在九泉之下也不能安息。」
洛景明的神色依舊沒有任何變化,可是眼淚卻簌簌地從他眼眶裡流下,他甚至安靜地像是死去一般。
「我知道你不想說話,不想理我們,如果你想說話了,可以和富貴聊。」
谷阿姨費力地把我抱起來,在洛景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