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蒼雲峰的手裡拿過電話,對溪玥說道:「溪玥你別著急,你帶人來我的倉庫看一看,需要什麼裝備你直接抬走就行,雖然我們的裝備不如你們的好,但是應急用一下還是沒問題的。」

溪玥聽出來是陳磊的聲音了,感激的說道:「磊哥這怎麼好意思呢,你們也要接單出行的。」

「沒事,你拿去用,雲峰把事情都和我說了,生意可以以後再做,但是王海不能以後再找,你現在就帶人去我的倉庫,我打電話給蘇虹,讓蘇虹過去等你。」

蘇虹是陳磊的老婆,也是一隊的副隊長,溪玥知道找王海最重要,便沒再推辭,簡單的道謝後就帶人過去倉庫等着了。

蒼雲峰看向陳磊說道:「磊哥,要不這樣吧,我們出錢,你帶着一隊和裝備跟我們去找王海,就算你們接了我這單活。」

陳磊推辭道:「雲峰你別這樣,裝備你要用就用,車你想開就開,你千萬別覺得我們接不了單,就給我們錢。」

蒼雲峰認真的說道:「說實話,我的確想要幫手,你看我們九隊,王海和拉姆不在了,老唐和唐嫂年紀大了,趙小佳、依依這都是女孩子,曾經的隊友齊墨還犧牲了,隊伍裏面真正能幹活出大力的就我們五個男的,出門在外有時候的確忙不過來,需要人幫忙。」

聽到蒼雲峰這麼說,陳磊才意識到這都是事實,九隊的人原本就不多,甚至有一半都是女孩子,整支隊伍就靠蒼雲峰支撐着,曾經還有王海、齊墨,然而現在這人中一個離世一個失蹤,想起這兩個人,陳磊也是特別惋惜,他深吸一口氣說道:「那行,就按照你說的,咱們一起出發,我這邊算上我和蘇虹只有八個人,家裡要留下兩個做行政工作的女孩子,其餘五人我都帶着,出門之後就聽你指揮了。」

蒼雲峰笑道:「隊長是溪玥,我都聽她指揮。」

陳磊道:「你們兩口子,聽誰的不一樣呢?」

下午三點半,蒼雲峰迴到昔日的宿舍,現在宿舍是狗哥一個人在住,他有早起和睡午覺的習慣,每天的工作就是喂狗、訓狗,整個公司所有的搜救犬都是狗哥在餵養。除了喂狗,公司還有一隻金雕。

這隻金雕是蒼雲峰在梅里雪山北麓發現的,當時這隻金雕還是個幼鳥,差點死在「自然選擇」下,蒼雲峰救了金雕,並且將它養大,轉眼間,金雕已經成了空中霸主,張開雙翼有一米多長,狼、狐狸、甚至藏羚羊都是金雕的食物。

溪玥還給這隻金雕起了一個特別萌的名字——飛飛。

蒼雲峰迴到宿舍時,狗哥剛剛睡醒,見到蒼雲峰特別高興的問道:「你回來啦,昨天看到小胖了,聽說你們九隊要重組了?」

蒼雲峰嘆息道:「一言難盡啊,晚上有空么?我約了一隊的陳磊喝酒,一起過去喝點。」

「成。」狗哥爽快的說道:「我床底下還有你兩年前送我的茅台呢,我都不捨得喝,剛好你回來了,今晚咱就開了。」

對於狗哥,蒼雲峰從來不客氣,掏出煙遞給狗哥說道:「這次出發還得帶幾條搜救犬。」

「行,需要幾條你和我說就行了,我給你選。」

「飛飛呢?飛飛最近有沒有回來?」

狗哥努力回憶着說道:「偶爾會回來一次吧,不過很多時候飛飛回來咱也不知道啊,很有可能是晚上飛回來,天亮之前就飛走了。」

蒼雲峰道:「走,去狗舍看看。」

狗舍是在學校的西北角搭建的,一共有四個超大的「狗籠子」,說是狗籠子,但根本和「籠子」不搭邊,每個「籠子」都有籃球場那麼大,周圍是私密度高的鐵絲網,沒有頂。四個狗舍內養着三十多條狗。

在一號狗舍的西北角豎著一個五米高的水泥桿,在杆子的頂端是飛飛的窩,當初蒼雲峰親自給飛飛搭建的這個窩,水泥桿上預留了鋼筋,踩着鋼筋就能趴到窩邊。

來到狗舍後,蒼雲峰隨手在狗舍外面撿了一個易拉罐拿在手裡,順着水泥桿往上爬到頂,將易拉罐放在了飛飛的窩裏面,然後順着水泥桿又滑了下來。

狗哥問道:「暗號啊?它看得到么?」

蒼雲峰解釋道:「金雕視力好的超出你想像,幾百米的高空可以看見地上的兔子,他發現窩裏面有東西,肯定會飛回來的,並且老實的趴在窩裡等着我,我不出現,它不會飛走的。」

「之前你都是這麼聯繫飛飛的?」

「差不多吧,畢竟成年的金雕不可能圈養,它是屬於天空的。」

狗哥帶着蒼雲峰來到三號狗舍,狗舍裏面的兩隻德牧和一隻拉布拉多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對着蒼雲峰搖尾巴,狗哥指着它們三個說道:「這幾隻狗你肯定很熟悉了,從小跟小黑背一起玩到大的,狼性十足。」

「小黑背」是蒼雲峰收養的一隻狼,生活在羌塘無人區的狼,蒼雲峰受狼王囑託將小黑背養大,放回了羌塘,而小黑背也成了羌塘某個狼群的狼王。

再次看到這三條狗,蒼雲峰是倍感親切,隨便下了幾條命令,它們全都聽得懂,十分通人性。

兩個人正在狗舍閑逛呢,老唐、唐嫂還有趙小佳開着蒼雲峰的豐田老80從大理回來了。

之前這三人從格爾木提前飛回雲南,陪着朗卓拉姆的父親把她的骨灰帶回家,蒼雲峰的車停在大理機場,剛好被送完朗卓拉姆的三人開了回來。

得知老唐回來後,溪玥立即在九隊內部群里通知,所有人集合開會。

很快,九隊留在昆明的人全都聚集到了九隊的專屬「教室」內。

溪玥、蒼雲峰、老唐、唐嫂、大山、小胖、依依、秦霜、趙小佳、小丁都到了,身在西寧的李璐以視頻的方式參加了這次會議、

溪玥直接進入主題,開口道:「我們為什麼能再一次聚在這裡,大家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說了,直接說重點,我們九隊當前面臨的問題有很多,首先就是財務問題,就在半小時之前,錢經理找過我了。」

蒼雲峰立即問道:「守財奴找你幹什麼?是不是因為中午打架的事?他要求我們九隊賠醫藥費給那個鄧宏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