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天亮之後,李璐離開酒店去機場,在路上就通知了格爾木的朋友幫忙盯着那兩輛車,買了最早的一趟航班飛回格爾木。

蒼雲峰和溪玥帶着洛桑多吉去司法鑒定中心認屍,一路上老人都在抱着他的包,那個包里裝滿了集市上買的奶糖,溪玥開着車,她調整了車內後視鏡的角度,能看到老人的臉,老人側頭看着窗外,眼神中帶着哀傷,臉上滿是疲憊。

九點一刻,車停在了公安局門口,女警孫靜早就在這裡等着了,見到老人後,孫靜還很體貼的安慰老人說道:「大叔您別太難過,我們目前只是懷疑這具屍體的身份,並不是確定就是您的女兒。」

老人用請求的語氣說道:「我可以先看一看她么?如果是我的女兒,我一定能認出來。」

孫靜有些為難,因為屍體是被燒焦的,而且還經過解剖……已經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了。溪玥勸道:「叔,還是等屍檢報告出來再看吧,這時候看了,萬一不是拉姆,會影響您的心情。」

老人堅持,繼續懇求道:「就看一眼,看一眼就行。」

蒼雲峰看向孫靜說道:「如果方便,帶大叔去看一眼吧,也不耽誤做檢測。」

孫靜比較執拗,回絕道:「我們先抽個血,抽完血就過去看,很快的。」

老人見狀,也不再為難他們了,跟着孫靜去找法醫抽血,這個過程的確很快,幾分鐘就完事了,抽完血之後孫靜帶着老人去看屍體,蒼雲峰和溪玥也跟上了,這是蒼雲峰第一次見這具屍體。上半身已經沒有一塊完整的皮膚,並非腦海中出現的黑炭一樣的燒焦狀,很多地方紅白色的,更像是燙傷後的樣子,下半身看起來還算完整,至少兩條腿沒有出現大面積燒傷,更多的是刀傷,左邊腳後跟跟腱被刀割斷,右腿肚上還有一條長約十厘米刀口,肉向外翻着。

孫靜說過,身上有十幾處刀傷,但是沒有致命的,她就是被活活燒死的,跟腱和小腿上的兩刀,應該是防止她逃跑,故意留下的。在這種情況下,還要在她的上身澆上汽油點燃,看着她在烈火中掙扎,腰臀部的衣物和皮膚都黏在了一起,撕都撕不下來的那種。

縱使蒼雲峰擁有如鋼鐵一般的意志,在這一刻也動容了,這是一個女孩子啊,為什麼生前要被這樣折磨?

老人一步步緩緩走向停屍台,孫靜見狀,還想叫住老人不讓他靠近,溪玥抬起手示意孫靜不要阻攔,他們三個人就這麼看着老人。

老人先是來到屍體邊,彎腰附身在屍體的額頭處輕輕親吻了一下,在直起腰的時候,眼淚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屍體上,然後,他緩緩的把手伸到了這一路都不肯放手的包裏面,從裏面拿出集市上買的廉價奶糖,抓了一把放在了屍體邊……

溪玥見狀,走上前還想安慰老人,「叔,屍檢結果還沒出呢,這不一定是拉姆……」

老人已經淚流滿面,張着嘴用顫抖的手指向小腿那裡,用顫抖的聲音說道:「這……就是……拉姆……她腿上的……胎記……就在那……」

聽到這句話,溪玥的眼淚瞬間奔涌,之前安慰自己的那些臆想,被現實打敗了。

蒼雲峰轉身一拳打在了身後的鐵皮門上,鐵皮門被這一拳硬生生打出一個坑來,他抬起左臂扶在鐵門上,雙眼貼在自己的手臂上,不讓眼淚流淌的太肆意,垂下來的右手不停的顫抖。

時間彷彿都在這一刻靜止了,孫靜都不知道怎麼安慰這些人了。

悲傷過度的老人癱軟的坐在了地上,背包裏面的奶糖散落了一地,散落的不僅僅是奶糖,還是一個父親對女兒的愛與期待,這一刻,愛永存,期待……破碎了。

聽到奶糖散落的聲音後,蒼雲峰緩緩的抬起頭,看了一眼老人的背影,大步向外走了出去,回到那輛租來的GL8上,拿起手機點開了「荒野九隊內部群」,按下語音發射鍵:王海失蹤,拉姆被人澆汽油活活燒死,屍體在格爾木,嫌疑人在西寧出現,誰能來送拉姆最後一程,然後跟我去尋找失蹤的王海。

語音信息發完之後,蒼雲峰連續發了三次@所有人

小胖:我和依依在成都,今晚到。

趙小佳:我在上海,今晚到。

大山:我在拉薩,今晚到。

唐嫂:我和老唐在蘭州,今晚到。

秦霜:我在銀川,今晚到。

小丁:我在蘇州,今晚到。

龍一:我在深圳,今晚到。

……

沉寂許久的九隊內部群,傳來了隊員一聲聲的回應,莊嚴且嚴肅。

九隊解散之後,並沒有一次正式的聚會,然而誰都沒有預料到,再一次的相聚,竟然是參加朗卓拉姆的葬禮和尋找失蹤的王海。

從下午一點開始,每一趟抵達格爾木的航班上都有荒野九隊的人,一直到深夜晚上十點半,散落在天南海北的九隊成員在不到12個小時內,齊聚西北偏遠的格爾木市。

次日上午,九隊全員集合來為朗卓拉姆送葬,老人忍痛將女兒的骨灰一塊塊的拾起來放入骨灰盒,最後,還在裏面放了一塊奶糖,含淚將骨灰盒蓋子扣上。

痛失女兒的洛桑多吉彷彿一夜之間老了很多,他抱着女兒的骨灰面向九隊的眾人,深深的鞠了一躬,哽咽着說道:「謝謝你們從全國各地趕來送拉姆最後一程,拉姆有你們這樣的朋友,我替拉姆趕到高興,我剩下唯一的牽掛就是我的女婿王海了,如果可以,請你們一定要找到他,拜託你們了。」說完,老人又彎下了腰。

蒼雲峰上前扶起老人,看着老人的眼睛說道:「叔,你放心,我蒼雲峰在你面前立誓,一定會要了那些兇手的命,王海活着,他替朗姆為您養老送終,如果……如果王海也不在了,我們九隊給你養老送終,說到做到。」

小胖在蒼雲峰身後用哭腔大聲喊道:「九隊給你養老送終,說到做到!」

緊接着,九隊所有人跟着齊聲高喊,「九隊給你養老送終,說到做到——」

聲音,響徹雲霄。

老人又一次哭了,他將剩下的奶糖從破舊的背包裏面拿出來,將奶糖送到九隊每一個人的手心,一邊送一邊說道:「這是拉姆最喜歡的奶糖,從小就很喜歡,以前家裡窮,買不起,她只能偷偷看其他孩子吃,有一次她撿糖紙偷偷的舔被我看到了,她還有點不好意思,和我撒謊說是別的小朋友送給她的奶糖……現在條件好了,可以買很多奶糖了,可是拉姆卻再也吃不到了,剩下的這些,就分給你們吧,你們替拉姆多吃幾塊。」

趙小佳撥開糖紙,將奶香十足的糖放在嘴裏時,早已泣不成聲。

離開火葬場後,身為隊長的溪玥安排老唐、唐嫂外加趙小佳三個人送大叔和朗姆回家。

女警孫靜不知道九隊的人已經找到了線索,在道別的時候,她很慚愧的對溪玥說道:「我們目前沒有任何線索,但是請你相信我們警方,有了線索後,我們會在第一時間聯繫你們,給你們一個交代。」

溪玥壓根就沒指望孫靜去破案,有些事,九隊做起來的效率更高。她客氣的說了聲謝謝,然後問道:「你之前提到過的『絕境』是什麼地方?方便介紹一下么?」

孫靜眼裡閃過一絲警覺,提醒溪玥說道:「你最好不要打聽那個地方,對你們沒什麼好處。」

溪玥力爭道:「我們九隊之前是做荒野探險的,給客戶提供保障,我懷疑王海和朗卓拉姆出現在這裡,和你提到過的絕境有關,會不會是客戶找王海當車輛維修師,跟着車隊去這個地方探險?所以我希望了解你說的這個『絕境』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具體地理位置在哪。」

說起「絕境」,孫靜的臉出現了焦躁不安的神色,她很想快點岔開這個話題,甚至是後悔之前無意間和溪玥提起「絕境」這個詞,此時此刻面對溪玥的追問,孫靜直接閉口不談,換成了一種很客氣的官腔說道:「這是機密,不能隨便亂說的,好了,就這樣吧,有消息我會聯繫你們的,祝你們一路順風。」

溪玥見狀也就沒再追問什麼,畢竟問了孫靜也不會說的。

離開之後,九隊剩餘的人又回到了酒店集合開會,隊長溪玥恢復了兩年前的狀態,沉着冷靜的做着部署,分析說道:「我懷疑王海和拉姆出現在這裡,就是和孫靜口中的『絕境』有關,看樣我們要重操舊業了,去看一看這個『絕境』到底是什麼地方,裏面究竟有什麼。」

秦霜肯定了溪玥的猜測,開口道:「絕對是這樣,而且這個絕境可能隱藏着什麼樣的秘密,拉姆被害和王海失蹤,會不會是他們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才被滅口的。」

蒼雲峰低聲道:「我不管什麼樣的原因,敢動我九隊的人,就是找死,我親自去西寧處理。」

溪玥解釋說道:「李璐已經在西寧發現了嫌疑車輛,我和雲峰今天就趕去西寧與李璐匯合,不管對方是不是兇手,都是個重要的線索,其餘的人折返回昆明,兩年沒活動了,我們需要去公司找車輛、找裝備,大家各司其職,我現在宣布,九隊回歸。」

說完,溪玥從兜里掏出曾經的名牌,掛在了脖子上。

緊接着小胖也拿出了自己的名牌、依依拿出了名牌、大山拿出了名牌……每個人都拿出了名牌,當把這個牌子重新掛在脖子上的那一刻,九隊……回來了。

當天晚上,蒼雲峰和溪玥趕到了西寧與李璐匯合,此時,那個嫌疑車輛仍舊在李璐監控範圍內,並且這兩輛車上的人數已經被確定。

匯合後,蒼雲峰和溪玥在燒烤店隨便吃了點東西,在李璐的帶領下,三人直奔嫌疑車輛的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