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去的家人。

「所有人,都給我嚴肅一點!」

這是所有同學走下校車之後,老班說的第一句話。

不止是他,幾乎每一個班級的班主任,在所有同學下車之後,都會先警告所有同學要保持嚴肅。

不過大家基本上也都清楚這是什麼地方。

所以每一個人,都十分識趣的收起了笑臉,嚴肅地跟在隊伍的後面。

「今天,帶你們來這裡,是希望你們好好看看,我們之所以能夠在人族後方,安穩地讀書學習,就是因為這些在萬族戰場上,英勇奉獻自己的英雄們。」

江河柳嚴肅地看着下面的學生。

「而在不久的將來,你們當中的一些人,很有可能也會出現在這裡,這是每一個踏上武道之人的宿命,也是最高的榮譽!」

「希望你們每個人,都能夠明白自己踏上武道的意義,如果是和平年代,老師我不會要求你們什麼,踏上武道,可以是為了強身健體,可以是為了變得強大,但是在如今這個時代,每一個人族,踏上武道的唯一一個追求,就是同萬族戰鬥!保護你們身後的人族!」

「因為,在你們的後方,是你們的家人,是你們的朋友!」

說到這裡,江河柳頓了一下,似是有些感慨地看了一眼這漫山遍野的墓碑。

「等帶完你們這一屆,你們老師我也要重回萬族戰場了,希望將來的某一天,你們這群崽子,能夠有機會為我送上幾束花,燒上幾扎紙錢。」

「好了,多餘的話,我也就不多說了,今天上午的內容,是好好瞻仰一下這些烈士的事迹,中午十一點,在校車前集合,吃過午飯後,正式開始你們的第一次氣血值測試!現在,自由活動!」

「對了,最後提醒你們一句!不要忘記這是哪裡!這裡不是學校,不是你們玩鬧的操場!要是讓我發現誰對這些烈士們有不敬的行為,不要怪我不客氣!」

說罷,江河柳揮了揮手。

同學們也紛紛散開。

黎向東這個時候,果斷就來到了蘇牧的身邊,有些感嘆:「牧哥,你剛剛聽到了么,老班說,等他帶完我們這一屆,他就要重回萬族戰場了,哎,老班也真是的,好好的待在後方當個老師多好啊,他不是已經上過一次萬族戰場了么,明明可以不用再去的,以他的實力,再上去,那不是送死么?」

大家雖然平日裏面對於老班各種吐槽。

但是現在聽到老班說要重回戰場,一時之間,或多或少都是有些悵然的。

黎向東自然也是如此。

蘇牧看了他一眼。

他雖然也不贊同老班的行為,但是他卻可以理解。

「正是因為有老班這種人,人族才能夠和萬族對抗啊。」

蘇牧道。

聽了蘇牧的話,黎向東也是嘆了口氣,隨即想到了什麼,道:「牧哥,你說到時候咱有沒有可能在戰場上遇到老班,講不準到時候我的職位都比他高了,真要是那樣,老班怕是還要靠我罩着呢。」

蘇牧聞言聳了聳肩:「你倒是挺會想的,好了,別忘了此行的目的,我去那邊看看。」

拍了拍黎向東的肩膀。

蘇牧開始看起墓碑上這些烈士的事迹。

「顧長偉,萬族戰場西部戰區第七小隊士兵,烈士。武道歷一萬零七十三年,黑翼鷹族偷襲西部戰區三十三基地,顧長偉率先發現,拚死抵抗了將近三分鐘之後,通過自爆,將敵襲的消息傳遞了出去……」

「方昊,萬族戰場西部戰區第五小隊隊長,烈士。武道歷一萬零八十七年,和第五小隊一眾隊員遭遇幽冥貓族,血戰三天三夜,無奈被俘,為避免異族用他來套取情報,在全身上下只有一隻右手可以動的情況下,將手伸入腹中傷口,忍着劇痛扯斷腸子英勇就義……」

「黎鶴亭,萬族戰場西部戰區……」

一個個烈士的事迹,看的蘇牧頭皮都有些發麻。

耳邊,偶爾會響起一些烈士家屬哭嚎的聲音。

剛走沒兩步,一股熱浪忽然襲來。

是燒紙的火浪被風吹到了他的臉上。

他稍稍後退了兩步。

望着那似乎要撲過來的火浪,並不覺得害怕。

反倒是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經在課堂上,老師說過的一句話。

當風有了形狀,那是故人不舍離開。

這些烈士,他們也會不捨得離開么?

蘇牧捏了捏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