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破繭如蝶 破繭如蝶第6章 爭執在線免費閱讀(2)_美蕾小說
◈ 破繭如蝶第6章 爭執在線免費閱讀

破繭如蝶第6章 爭執在線免費閱讀(2)

>齊悠嵐搶在臨川前面答話:「老師,桌椅是我跟齊涵東弄翻的,讓她趕緊去換衣服吧。」

外套前面幾乎濕透的臨川詫異地挑了下眉,她還以為這人誤會自己幫那男生會遷怒於她。臨川裏面的短袖也**一點,緊緊貼在皮膚上,確實很不舒服。

周老師深深掃視過這三人,輕輕拍了拍臨川的肩膀:「我記得你不住校是嗎,那先去問問同學有沒有多餘的衣服借你換一下,別看現在是九月份,很容易着涼的。」

臨川應了聲走出教室,娃娃臉女生跟一群女生圍過來:「你叫什麼呀?我有多餘的衣服!」「你先披上我外套!這會有風!」「你住校嗎?虹虹她是你宿舍的嗎?」

身後一個男生小聲說:「她們是不是不想收拾教室?」

沒等人回話,周老師走了出來,裏面針鋒相對的兩人不耐煩地對視一眼,默契地扭頭轉開,一人扶桌子一人撿地上散落的書本和物品,皆是一言不發。

走廊上的周老師面色並沒有先前的鬧劇而變得嚴厲,依舊如春風拂面,寬聲道:「離下早讀還有十幾分鐘,同學們拿一下書再背誦會課文吧。」

等班級同學三三兩兩躲着二齊拿開書本再匆匆出去後,教室只剩下挪動桌椅的吱呀聲,也有好心腸的一個男生悄聲問齊涵東需不需要幫忙,被拒絕後頂着齊悠嵐的死亡視線落荒而逃。

沒人聽見齊涵東輕聲的嘲諷:「齊悠嵐,你遲早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人的憐憫心都是有限的,今天或許可以為齊悠嵐母親被小三害死的事情對她所做的錯事多加寬恕,可憐憫心總會被消耗完。

齊悠嵐恨不得搬起木椅狠狠砸向齊涵東的腦袋,她忍了又忍,最後以不高不低的聲音道:「你真是跟你媽一脈相承的賤,你媽那個小三就喜歡在我爸面前裝模作樣,好強大的基因。」

齊涵東一點不為所動,他眼裡全是憎惡,不知道是憎惡眼前的齊悠嵐還是憎惡他的母親、憎惡他的身份,或是憎惡全世界。

「你大可以去殺了那個女人,我絕對為你拍手叫好,你以為我想被生出來嗎。」

齊悠嵐瞪着他:「對!你就不該被生下來!你就該去死!」

齊涵東手裡的掃帚越攥越緊,他再一次意識到,他跟齊悠嵐是永遠不會和解的,哪怕他退十萬步,齊悠嵐都會像惡鬼一樣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了。

他從最開始對齊悠嵐的畏縮愧疚,在兩個月的無盡咒罵中消耗殆盡,並壘起層層疊疊的盔甲。

他面上帶着冷冰冰的假笑:「不勞你費心我什麼時候死,你還是多操心你自己吧,別成天連累別人。」

***

臨川被一群熱情的女孩簇着莫名其妙來到了女生宿舍樓,懷裡揣着秦瑜——那個娃娃臉女生的一件短袖。

「你內衣**嗎?**的話要晾乾再穿哦!不然會感冒的。」

臨川盯着好幾人的視線,若無旁人地脫衣服穿上短袖,聞言搖頭:「內衣沒濕,謝謝了。」

秦瑜捧着臉嘆口氣,囑咐道:「你可千萬別牽扯進他倆的事里,臨川你今天才來,你是不知道,前兩天分班時候快把我們嚇死了,對吧,虹虹。」

虹虹心有餘悸地點頭:「本來齊悠嵐不是五班的,那天她突然來到我們班,在講台上點名指姓地罵了一通齊涵東,那會大家都不怎麼認識,就想着息事寧人,我們前排幾個人本來想讓她出去,結果那個齊涵東就站起來了,倆個人又罵了起來。」

旁邊女生歪着頭道:「其實齊涵東挺慘的,出身又不是自己能選擇的,被這麼一鬧,他還怎麼學習啊。」

「話可不能這麼說,他是小三的孩子!出身就是一種罪過!」高馬尾女生反駁:「他跟他媽的存在對齊悠嵐就是永久的傷害,更別說他媽還害死了齊悠嵐的媽媽,罵他兩句算輕的了,至少齊悠嵐沒動手啊!」

「在學校不動手,在家裡指不定怎麼毆打那個私生子呢!你沒看齊涵東胳膊露出來的傷疤啊。」

先前為齊涵東說話的女生深深嘆口氣:「負最大責任的就是他們爸爸,那個叔叔也真是的,昨天還帶齊悠嵐去辦公室轉到我們五班,現在讀個早讀兩人就能把教室掀了,以後還不得打起來。」

這群女孩到底是善良,討論了半天只得出個齊悠嵐和齊涵東都怪慘的結論。

轉眼時間到了七點半,也不用回教室早讀了,一群人便浩浩蕩蕩地去了食堂。

臨川回到教室時,班級已經收拾得井井有條,桌椅板凳整齊有序,講台上堆放着散落在地上暫時無人認領的物品。

「喂!你叫蕭臨川對吧,」齊悠嵐扭捏地走過來,手裡遞過一瓶飲料:「給!」

臨川輕微斜下頭看向齊悠嵐,秦瑜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感覺不像是要吵架,正想說點什麼,被察覺到什麼的女生們拉扯進了教室,獨留她們兩人在門口。

齊悠嵐視死如歸地閉上眼:「我潑了你,現在你潑回來!潑吧!」

臨川接過她雙手遞過來的飲料,擰開瓶蓋,齊悠嵐聽見咔擦的聲音,將頭仰得更高,半晌卻什麼事都沒發生,她遲疑着睜開一隻眼。

看見蕭臨川正抬着脖子在喝那瓶飲料,喝了幾口後說:「多謝。」

齊悠嵐撅嘴,有點不好意思,她嘟嘟噥噥道:「是你自己不潑的,反正我道過歉了,以後就算兩清了!」

***

齊涵東看着窗外發生的一切,在心裏厭惡地切了一聲,真會裝模作樣,偏偏大部分人就吃她那套。他眼睛一眯,拍了拍身邊同學的肩膀。

「你們誰認識那個女生?」

韓啟本來沒參與,但聽到身後男生一拍手,「她啊,蕭臨川,我初中參加一個奧數比賽,她當時第一,我印象可深刻了。」

「她性格怎麼樣?」

韓啟扭過頭,搖了搖頭:「她喜歡獨來獨往,最討厭麻煩,你們最好不要去招惹她。」

齊涵東一挑眉,稍加思索,害怕麻煩?還有什麼比被齊悠嵐纏上更麻煩的事情?等上課後歪歪扭扭地寫了個紙條,準確無比地砸中齊悠嵐的腦袋。

齊悠嵐從地上撿起來,看死人一樣瞪了齊涵東一眼,打開紙條,上面赫然寫着:凈會給別人添麻煩的草履蟲,現在班主任肯定不會讓蕭臨川當班長了。

很明顯的陷阱,但是齊涵東知道齊悠嵐絕對會往下跳,畢竟草履蟲可沒那麼多的腦細胞,果不其然,齊悠嵐臉上生動形象地演繹着懊惱。

她的心思太好猜了,她看蕭臨川的眼神明晃晃寫着「想和你做朋友」,齊涵東趴在桌上發獃,偏不讓她如願。

***

蕭臨川中午回家換了衣服,將秦瑜的衣服清洗後帶到學校還給她,在她心裏今天所有的事就都翻篇了。

到了晚自習,周老師等上課鈴打完就問道:「咱們班現在還都不太熟悉,但也需要先選出一個臨時班長,哪位同學想要自薦一下嗎?」

秦瑜原本是有意願的,她在上個班級里當了一學期班長,要沒有發生齊悠嵐大戰齊涵東把整個班級搞得像狂風過境似的事出來,她大概率是會舉手的。

或許大家與她顧慮相同,整個班級沒有一人舉手自薦。

「老師!我可以推薦別人嗎!」齊悠嵐突然整個人像炮仗點燃一樣猛地站起來,右手高高舉過頭頂。

蕭臨川隔岸觀火般瞥眼活力滿滿的齊悠嵐,好奇是哪位倒霉蛋被這位女生選中了。

周老師語調上揚地「哦?」了一聲,問:「你想推薦誰?」

「蕭臨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