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我開房車任逍遙第7章 同居生活(三)在線免費閱讀

穿越吞噬星空:獲得控獸系統第1章 突來的穿越在線免費閱讀

投資的事情找的很順利,有兩家有實力的公司已經表達了對智能機械人項目的濃厚興趣,正在商討合作細節,所以這幾天柳相兒的心情都非常的好,捎帶着蘇一墨的心情也很好,讓他看小k都順眼了不少,此時他正在和小k在房車一旁的樹林里打着雪仗。

忽然一輛的士停在了房車跟前,蘇一墨遠遠看到一個穿着白色狐裘小襖的少女從的士上走了下來,被柳相兒迎到了房車裡。

蘇一墨正疑惑,小k過來說道:「那是主人的妹妹。」

這位少女正是柳相兒的妹妹柳雲兒,蘇一墨和柳相兒錯打錯識的根源。

糟了,自己還沒跟柳相兒說過自己不是吳宗憲的事,這不能算是欺騙吧。

算了,這又不是什麼大事,只是覺着柳相兒叫自己吳宗憲叫習慣了,不願意費勁解釋罷了,應該沒什麼關係。

「你發什麼愣,唉,你該不會又喜歡上主人的妹妹了吧,你個花心大蘿蔔!」

「你說什麼呢,我看你最近越來越過分,簡直是上房揭瓦,不收拾收拾你,你不知道你姓什麼叫什麼了!」蘇一墨說完不再把冒名頂替的事放在心上,又和小k在樹林里追逐打鬧起來。

房車裡,

「那個就是吳宗憲是嗎?」

「是的。」

「姐姐,你不是說他是個死變態,你已經教訓過他,不讓他再接近我了,怎麼如今你倒和他住在一起了。」

「我……,之前跟他有些誤會,後來才發現他不是我想像的那個樣子,有一次他還救了我。」

「那你就以身相許了?」

「沒有,雲兒你不要誤會,我只是當時沒地方住了,找他暫時收留一下,他人還不錯,你如果還願意和他處對象,等你成年了,我就同意你跟他交往。」

「姐,你都跟他住一起了,我還怎麼跟他交往?」

聽了柳雲兒的話柳相兒半天沉默不語。

噗的一聲,柳雲兒笑出了聲,「姐我剛才表演的怨婦到位不到位?」

柳相兒疑惑的看着她。

「姐,我逗你玩呢,這個吳宗憲我又沒在現實里見過,在網上也就是無聊了隨便找人說說話,約他見面是因為他說他是一個coser,我不是也在學校cosplay社團嗎,就想和社團里的人一塊找他參加一個cos活動,結果讓你發現了,不分青紅皂白就說我網戀了,就要教訓人家,別說我和他沒感情,就是有感情,我也大義滅親,捨身取義讓給你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你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嗎?好你個小蹄子,尋開心,尋到我頭上來了,什麼叫讓給我了,我才不稀罕,你趕緊拿去!」

「嘿嘿,姐,你還真喜歡上他了,看那不捨得樣」,柳雲兒故意捏着嗓子學柳相兒「給……拿去……」

「嘿,我教訓不了你了是不是!」柳相兒把柳雲兒摁在額頭床上在她胳肢窩撓癢,直把柳雲兒癢的不停求饒。

兩人玩鬧夠了,柳雲兒說道:「姐,我來找你是有正事的。」

「你有什麼正經事,除了消遣你姐,你還有啥正事?」

「姐!嚴肅點,過兩天國際會展中心這有一個cosplay展,我組了一支隊伍參加比賽,你得給我參加,幫我艷壓四方,奪得冠軍!」

「這還不是消遣我?」

「哼,就說你參加不參加吧,不參加的話,我就去找吳宗憲了。」

「你找就找唄,我還怕你啊!」

「姐,嗯恩……嗯恩……不要嘛,你不是最疼我的嗎?」柳雲兒見柳相兒不應,開始鑽進柳相兒懷裡撒起嬌來,

柳相兒最怕柳雲兒這招、無奈只好答應:「行,行,行怕了你了,我參加還不行嗎?」

「我就知道我姐對我最好了,記得叫上姐夫一塊參加。」柳雲兒走的時候還不忘調侃她姐,

「看我不撕爛你的嘴!」柳相兒在後面追,柳雲兒一溜煙的跑走了。

兩天以後,天氣晴朗,柳雲兒帶着cosplay的衣服來找柳相兒,整整一大箱子,她給柳相兒準備的是一套男士錦衣衛飛魚服,給蘇一墨準備的是一套女士宮裝。

「你是不是拿錯了?」蘇一墨疑惑的問道,兩天前柳雲兒走了以後,柳相兒就把一塊去參加cosplay的事情知會了蘇一墨。蘇一墨一頭霧水的表示自己不會cosplay的時候,被柳相兒一句:「糊弄小姑娘的時候,你不是挺會的嗎,現在怎麼又不會了?」嚇得也不敢多問,被默認參加這次活動。

「吳哥哥,你男生女相,我姐姐又頗有御姐風範,咱們主打一個反差萌,一定能迷倒一大片。」

「那個」,蘇一墨正要解釋自己根本不是什麼吳宗憲的時候,柳相兒開口打斷他道:「磨磨唧唧什麼,活動都要開始了,先穿上再說!」

片刻之後,一身男裝的柳相兒和一身女裝的蘇一墨站在了國際會展中心的廣場上。

柳相兒把頭髮盤作髮髻,黑色飛魚服熨帖的貼合在身上,扮做男生的她英姿颯爽,玉樹臨風,真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蘇一墨穿上女裝效果竟也不錯,雖然到不了美麗動人,但還是可以達到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的效果。

比賽的規則是所有cosplay隊伍沿着固定路線巡迴展示一圈,然後到各自搭建的展台上展示,接受觀眾們的觀賞和投票,收到投票最多的隊伍就能獲得冠軍。

巡迴展示開始後柳相兒穿着飛魚服大大方方走在隊伍最前端,手裡拿着一把綉春刀,當然是木製仿品,蘇一墨扭扭捏捏跟在後面,手裡拿着一把圓形宮扇,隊伍里還有柳雲兒和她同宿舍一個小姑娘,兩人扮演的是嬌俏可愛的小太監並行走在最後面,這支cosplay隊伍一出現就遭到了大家的圍觀,尤其是柳相兒扮演的錦衣衛斬男又斬女,受到了一眾cos愛好者的追捧。

「吳姐姐,你看咱們多受歡迎,你屁股再扭大些。」在隊伍行進過程中,柳雲兒嘴也不閑着。

「要扭你扭,我可不會!」蘇一墨看出來了,柳雲兒這是純粹娛樂別人快樂自己。

巡迴展示完,各支參賽隊伍回到自己在國際會展中心內設置的展台讓觀眾們自由圍觀拍照,合影留念,吸引觀眾們為喜愛的隊伍投票。

這次比賽竟然還吸引了大大小小不少媒體來拍照採訪,蘇一墨他們的隊伍熱度很高,竟被一家知名的網絡媒體進行了專訪。

攝影師端着攝像機給她們拍攝特寫鏡頭,蘇一墨也放開了,大大方方展示了自己。

「作為一個女裝大佬你對你的身份是怎麼認同的呢?」媒體記者見縫插針對蘇一墨進行採訪。

「咳嗯哼!」蘇一墨尖着嗓子胡謅道「就是從內到外的認同呢,除了胸部小一點,我覺着我和女coser沒有什麼不同的。」說完還在胸前捏了一個蘭花指,做了一個嫵媚的動作讓記者拍照。

柳雲兒在一旁朝他豎大拇指,並悄聲對他說道:「吳姐姐,下次我一定給你準備一對假胸,你想要多大的?」

「滾,沒有下次了。」

H市城北郊外一個別墅內,鵬少正懶洋洋靠坐在一張大床上看着電視,白夜熏穿着一身暴露的情趣和服在一旁給他按摩,忽然鵬少看到電視里蘇一墨的採訪,一下子站了起來,「你過來看看,這是不是砸我那小子?」

白夜熏湊近一看:「還真是他,柳相兒也和他一塊呢!」

鵬少不怒反笑:「好小子,把爺的女人搶跑了,還敢出現,真是不知道死活!」

「爺,您想怎麼樣?公安局可還盯着咱呢,上回的事已經抓了咱好幾個人了,要不是他們嘴緊,我們恐怕都得在裏面吃牢飯了。」

「你怕什麼,爺我不是好好在這嗎,有我在塌不了天。」鵬少看着電視上的柳相兒和蘇一墨恨恨的說道:「你們誰也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說完一把扯掉了白夜熏的衣服,把白夜熏粗暴的推倒在床上大力發泄起來。

此時蘇一墨還在開心的與觀眾互動合影,爭取觀眾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