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我開房車任逍遙第2章 再次相遇在線免費閱讀

末日我開房車任逍遙第3章 英雄救美在線免費閱讀

大B哥晚上下班聽說了蘇一墨的悲慘遭遇,說什麼也要當面笑話他一番,不一會就開着輛四個圈的黑色奧迪飛奔過來,看着蘇一墨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再聽吳中賢講述事情前因後果笑的前仰後合,一旁的吳中賢也想笑,不過想到事情因自己而起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走找個地方慶祝慶祝,讓老吳請客,這頓揍不能白挨。」

大B哥又叫上了同宿舍的另外兩個死黨,一行五人浩浩蕩蕩殺奔S市最大的夜總會,勢必要好好宰吳中賢一頓。

幾人進入裝修的金碧輝煌的大廳,服務員的超短裙晃的蘇一墨眼暈,蘇一墨其實是不太喜歡這種場合,他更願意在網吧和兄弟們開黑,不過看着大家興緻高昂,也不想掃興,只好跟在眾人後面進了其中的一間包廂。大B哥是這裡的常客,他家在當地經營着一家規模不小的裝修公司,大B哥畢業以後就進了家族公司跑業務,經常到這裡招待客戶,他熟練的叫來服務員點了好些個吃的喝的,又叫了兩個美女陪唱,反正老吳有錢不宰白不宰。

蘇一墨坐到角落打開一瓶哈啤痛飲一口,對於自己挨揍換來的歡樂不屑一顧。

吳中賢先點了一首吳宗憲的《你比從前快樂》,拿着話筒故意拉着長音說道:「點這首歌,送給我們親愛的小蘇哥,蘇一墨——祝他比從前更快樂!」

蘇一墨舉起中指象徵性感謝了吳中賢的厚愛,大家就在愉悅友愛的氛圍中開場。

一群人又唱又跳好不開心,蘇一墨因為臉上還隱隱作痛,不太能融入大家開心的氛圍。喝了幾瓶啤酒以後蘇一墨獨自走出包廂透氣,他溜達着來到這間夜總會最裏面,這裡有一處寬闊的休閑區域,休閑區域兩側則是這間夜總會最大的兩個豪華包廂。蘇一墨來到這個休息區本想躺在這裡的沙發上醒醒酒,忽聽到從左側的豪華包廂內傳來日本人說話的聲音,他頓時來了興趣,假裝系鞋帶,看四下無人就把耳朵貼到左側包廂牆壁上開始偷聽裏面聲音,想要檢驗一下自己日語水平能不能輕鬆聽懂包廂里的日本人說的話。

包廂裏面聲音嘈雜,蘇一墨依稀只分辨出幾個日語詞彙,其中「玲子特使」和「三井會長」這兩個名字被多次提起,大概能判斷出是日本駐H市商會的三井會長在這裡設宴招待一位剛從日本國過來的叫玲子特使的重要人物。

當蘇一墨正專心的聽牆角時,從休閑區的另一邊走來一男一女,男的西裝筆挺,帶着金絲眼鏡,女的穿着米色風衣,裏面穿一件白色連衣裙清素淡雅,兩人徑直拐進了休閑區另一側的豪華包廂。

如果蘇一墨剛才有注意這邊,一定第一時間就能認出來其中的女生就是之前不久把他揍的鼻青臉腫的罪魁禍首。

揍蘇一墨的美女名叫柳相兒,是H市最著名的雙一流大學機械智能化專業剛畢業的學生,柳相兒也是一個南方人,她的母親在她四歲的時候就離世了,不久以後她父親就給她找了個繼母,還生了一個妹妹。繼母倒是對她不錯,可她還是感覺自己是多餘的那一個,大學志願就和蘇一墨一樣填報了祖國的最北端,畢業以後也沒打算回家,目前在師哥金文傑創辦的公司上班。

她的同父異母的妹妹柳雲兒與她雖然不是一個母親生的,但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很好。柳雲兒從小古怪精靈,智商過人,今年剛十七歲的她就考進了與她姐姐同一所學校的核工程專業。害蘇一墨挨揍的正是這位「小狐狸」,大一課少竟被她姐發現搞「網戀」,結果還沒見光,就被她姐姐給掐死在萌芽狀態,還害的蘇一墨無緣無故挨了頓胖揍。

此次柳相兒來這裡是被師哥金文傑極力邀請的,說要帶她見一下投資人。她是公司最新項目智能機械人項目的開發負責人,需要讓她給投資人當面介紹一下公司最新項目的情況。柳相兒畢竟在人家公司打工,沒有多想就答應了下來,結果來了一看是一家夜總會就拒絕進去。金文傑連忙說這是當地最有排面的場所,很多商業大佬都喜歡在這裡招待客人,洽談業務,而且已經告訴投資人由柳相兒給介紹項目了,臨時也沒法換人了,柳相兒才硬着頭皮走了進來。

一進包廂,就看到已經有十多個人坐在包廂裏面,有男有女,年紀在二十到三十多歲,包廂裏面空間很大,靠近北側中間位置擺放着一個長十幾米寬兩米多的雙層水晶茶几,茶几東西和北面都擺放着長條沙發,見他們進來,坐在包間北面沙發上的一個穿着性感黑色晚禮服的豐滿少婦招手讓他們過去,柳相兒跟着金文傑走過去給這名少婦打招呼,這名少婦柳相兒認識,之前到她們公司對接業務的就是這位白夜熏白經理,柳相兒給她當面介紹過項目。

白夜熏拉住柳相兒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跟前,對着旁邊一個叼着雪茄煙慵懶坐在沙發上的男子說道,「怎麼樣,鵬少沒騙你吧,看看柳小姐多漂亮,我第一次見就驚為天人,你看看這氣質,再看看這皮膚」。白夜熏邊說還邊用手來回摸着柳相兒的手,柳相兒被摸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一把把自己的手從白夜熏的手裡抽了出來,冷冷的道,「白經理,不是說讓我來介紹項目嗎?怎麼介紹起我人來了,如果不需要我介紹項目,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

白經理見柳相兒生氣了,連忙笑嘻嘻的道:「柳小姐,你別生氣,我這不是見了你這個大美女就情不自禁了嗎,對對對,忘了跟鵬少說了,我們柳小姐不只是相貌出色,能力更是出色,她就是這次項目的開發負責人,你們認識認識。」

柳相兒冰着臉,並不吭聲,氣氛有些尷尬。

一旁的金文傑連忙上前打圓場道:「那個不好意思啊,我們柳小姐平時很少出來應酬,還不太適應這個氛圍。」說著就要拉着柳相兒在一旁坐下,柳相兒仍然不肯往沙發上坐,金文傑小聲的對她說道:「鵬少可是圈內最大的投資人,要是能讓他認可你的項目,以後資金就不用愁了,你就坐一小會,把項目介紹完就可以走。」柳相兒聽了才勉強坐在一旁。

鵬少一直坐在那裡饒有興緻的看着這一切,直到柳相兒落坐,才開口道:「柳小姐稍安勿躁,讓我們投資總要看看項目啊,我們都是正經商人,柳小姐有什麼不放心的呢?」

金文傑也趕緊說道:「是啊,鵬少的為人圈內都知道,你就放心,把項目仔細給鵬少介紹一下。」

「不急介紹項目,總要先認識一下,我是展鵬科技投資有限公司總裁王鵬飛,柳小姐你好,很高興認識你!」鵬少說著起身伸出了右手遞到柳相兒面前,柳相兒只好也起身伸出右手輕輕跟鵬少伸出的手握了一下:「你好,王總,我叫柳相兒,是這次k1型智能機械人的項目負責人。」

「柳相兒,這個名字好,相兒小姐一看就是年輕有為,咱們就算認識了,以後有什麼事,你儘管找我,在H市還沒有我解決不了的事。」

鵬少說完從面前桌上拿了兩杯紅酒,一杯向前遞給柳相兒說道:「來,柳小姐我敬你一杯酒,預祝咱們合作愉快。」

柳相兒卻沒有接鵬少遞來的酒杯,說道「王總對不起,我不會喝酒,還是趕緊介紹我們的項目吧。」

鵬少見柳相兒沒接自己遞出去的酒杯,攥着這隻紅酒杯輕輕搖晃了兩下,自己拿起抿上了一小口,接着面色不變的說道:「好,那咱們就以公事為先,先讓柳小姐給介紹一下這個機械人項目。」

他坐到沙發上攤了攤手又道:「柳小姐準備怎麼給我們介紹項目呢?」

柳相兒拿出早已準備好的一沓文檔打開擺在鵬少面前,正準備開口介紹,就聽鵬少說道,「這樣介紹可不夠直觀啊,再說我們這麼多人呢,你只給我自己介紹也不合適啊?」

柳相兒腹誹到,誰介紹項目在夜總會啊,連個電腦都沒有。

她環顧了下四周,有了主意,只見她來到包間南面點歌的大屏幕前面,在上面操作了幾下,又拿出自己兜里的U盤插上,打開一個文檔,大屏幕立刻顯現出一個名稱為小k的幻燈片,柳相兒指着大屏幕說道,「王總,您覺着在這上面介紹k1型智能機械人怎麼樣?」

鵬少看了看大屏幕,微微頷首說道「可以,這樣不錯。」

「那好,那我就開始介紹。」

柳相兒一手拿起大屏幕的遙控器,一邊開始介紹她主持開發的k1型智能機械人,

說起自己的項目,她大方自信,侃侃而談,全場的焦點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鵬少靠着沙發,雙手盤在腦後,像欣賞一件珍寶一樣看着柳相兒,目光玩味。

等柳相兒介紹完畢,鵬少帶頭起身鼓起掌來,「柳小姐的介紹可真是精彩,深入淺出,把項目是講的明明白白啊!」誇獎完柳相兒,扭頭對旁邊的白夜熏說道:「還不趕緊拿杯水給柳小姐潤潤嗓子。」然後又沖柳相兒說道:「聽你這麼一介紹,我對這個項目非常感興趣,來我們坐下來詳細談一下合作。」

柳相兒講完項目,就準備離開,便說道:「王總對項目感興趣的話,跟我們金總詳談就行,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

鵬少卻不依:「柳小姐,項目是你開發的,你最了解情況,我就想聽聽你的看法,你先說說想要多少投資,剩下的由你們金總和我們白經理細談,你看如何?」

一旁的金文傑也趕緊說道:「對,對,相兒你就跟鵬少先把投資額度定下來,細節我和白經理談。」

柳相兒只得坐下,白夜熏趕忙遞上一杯水,「柳小姐,先喝口水,有什麼想法跟我們鵬少說說。」

柳相兒接過白夜熏遞過的水杯,抿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這個項目研發已經基本完成,我們需要200萬建設生產線,如果王總有意向投資的話,項目投產以後,我們願意給您分配一半的利潤。」

「這麼好的項目,兩百萬怎麼夠,要我說至少1000萬,白經理你說呢?」

「對對對,這麼好的項目,還是這麼美麗的柳小姐主持開發的,兩百萬怎麼夠,我們鵬少不差錢,絕對全力支持柳小姐。」

柳相兒皺皺眉說道:「具體投資多少,您還是跟我們金總說吧,我只是一個研發人員就不參與了。」說著就要起身,卻驚覺自己有點使不上力氣,腦袋也有點發暈,強撐着站起身來,就要往外走。

「柳小姐,不着急走,我們今天就把合作的事定下來。」白夜熏見柳相兒起身,趕忙上來攔,柳相兒推開她,跌跌撞撞的走出包廂,鵬少邪笑着示意白夜熏和兩名手下跟了上來。

金文傑看出柳相兒不對勁,想要上前幫她,卻被鵬少瞪了一眼嚇得站在原地不敢動了。

柳相兒暈暈沉沉勉力快步走出一段,感覺支撐不住就要跌倒,一暈一沉間看見蘇一墨一行人從旁邊包廂中走出,結果體力不支正好摔倒在蘇一墨身上,用着最後的一絲力氣朝着蘇一墨說道「吳宗憲,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