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我開房車任逍遙第1章 無端挨揍在線免費閱讀

末日我開房車任逍遙第2章 再次相遇在線免費閱讀

蘇一墨從上大學開始就霉運不斷,出生於南方某沿海城市的他,大學報志願時,非要感受一下北方的豪邁,硬是忤逆着他老爹把所有志願都填報了祖國北方的城市,最終被H省S市的一所大學日語專業錄取。

從他拉着行李走出家門的那一刻起,他爹就斷了他的經濟供給,放言讓他自生自滅,大學四年硬是一分錢沒給他打過,甚至放下狠話,有本事他就一輩子別再踏進家門。

他靠着當時剛參加工作不久的老姐時不時發發善心和母親偷摸的接濟好容易堅持到了大學畢業。

沒想到畢業即失業,他又是個犟種,誓死不回老家,愣是跑到了當地肯德基當起了服務員。也租不起房子,宿舍的大B哥(原名劉小北,因做事豪爽講義氣,被人親切的稱作大B哥)看他可憐,就把自己老爹許久不開的長城皮卡房車借給他當臨時落腳點,可憐他連個駕照也沒有,大B哥只好好人做到底,乾脆幫他將這輛房車停放到他上班的肯德基旁邊的國際會展中心的露天停車場里。

開始時日子過的倒也不錯,住在房車裡挺舒適,走兩步就可以到上班的地方,偶爾還能收到老姐和母親的愛心投喂,甚至歇班的時候還能跟着大B哥時不時感受一下東北的澡堂文化,或者跑到ktv里鬼哭狼嚎釋放一下飽滿的熱情,又或者到網吧和宿舍另幾個衰仔一塊開黑加深一下友誼。可這一切好時光在碰到一個叫柳相兒的美女時戛然而止。

那天蘇一墨剛從肯德基下夜班,在房車上先小睡了小半天,醒來無聊對付了頓即食麵就跑到了附近的網吧上網,因為宿舍的其他社畜還在上班,自己一人無聊,他就找了一個不顯眼的角落開了台機子,隨便找了一部日劇打發無聊的時間,順便溫習一下日語,以防自己這點僅有的術業荒廢了。

說起來蘇一墨選擇日語專業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想當年高考出分以後,他的分數上不上,下不下,而他又一門心思想着逃脫老爹的獨裁,所以報志願時為了保險,選擇了專業服從調劑。

結果就被調劑到了日語專業,成為了這所學校日語專業的唯一男性,還因為名字像女生差點被分到女生宿舍。當他的導員,一位剛研究生畢業,長着娃娃臉的嬌俏美女,看見他這個衰仔拉着一個破舊的行李箱,拿着一張宿舍分配單找到自己時,一臉疑惑。

「蘇一墨原來是個男生啊?你怎麼想要學習日語啊?」

「我也不想啊,老師,這不是調劑過來的嗎。老師您安排宿舍也不看性別的嗎?」

「啊,呵呵……」娃娃臉導師訕笑着讓他先在一旁坐下,心想自己總不能說分宿舍的時候,男朋友在一旁搗亂才導致自己手一滑就將他分到了女生宿舍,只能含糊其辭道:「呵呵,那個不好意思,主要是你名字實在是太像女生了,是老師工作不細緻,我馬上聯繫宿管給你調宿舍。」

最後他被塞進了學校金融管理系大B哥所在的宿舍,畢業後舍友們都奔了大好前程,最差的也到當地銀行入了職,只有他遭到了性別歧視,找日語翻譯的企業一看他是個老爺們,頓時就失去了興趣,一頓pass把他的一腔熱血打入塵埃。

但是他還不打算放棄,已經投入了四年的人生,放棄就等於否定自己,向老爹投降。最後他心一橫,乾脆打工掙錢,準備到日本去留學,到時候找一個日本小姐姐結婚,也算另類抗日了。

蘇一墨坐在電腦前正看劇看的入迷,坐在他旁邊的吳中賢突然招呼他坐到自己位置上幫忙掛遊戲,吳中賢便意來襲要去蹲個大號。蘇一墨就把自己的顯示屏掰到合適的位置,挪一下屁股坐到吳中賢的位置上替他掛遊戲。

吳中賢是蘇一墨上網時認識的,吳中賢與蘇一墨年齡相仿,是附近城中村的拆遷戶,沒上過大學。不過靠着家裡拆遷換來的十幾套單元房收租,小日子過的相當滋潤。平常也不用工作,整日泡在網吧,一來二去就和蘇一墨,大B哥他們熟悉了起來。

蘇一墨剛在新位置坐好,網吧里就走進來一位身材高挑的漂亮女生,身高足有一米七五,穿一身精緻的職業裝,遠遠望去身材修長,氣質冷冽,女生一進來就朝着網吧內掃視了一圈,接着她來到吧台向網管詢問了兩句,就徑直朝着蘇一墨這邊走了過來。

蘇一墨一邊看着自己電腦上播放的日劇,一邊時不時的在吳中賢電腦上操控一下,女生進來時,也引起了他的注意,因為女生的氣質明顯與網吧的氣質不符,不過這和他也沒什麼關係,就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女生竟然徑直朝他走了過來,蘇一墨此時坐的位置在網吧最里側的那一排,這一排一共三台電腦,剛開始他坐在這排最外面,吳中賢在中間,角落裡還空着一台電腦。因為過道比較狹窄,這名女生走過來後,示意蘇一墨讓一下,她要坐到裏面去。蘇一墨仔細打量了一下這位美女,瓜子臉上長着精緻的五官,尤其是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此時眼眸微瀾,面容說不出的讓人感到賞心悅目,合身的西裝凸現出她姣好的身材,蘇一墨不由多看了兩眼,直到被大美女眼神不善的狠狠瞪了一眼,才慌忙起身把美女讓了進去。

誰知這位美女走進去以後,並不着急打開電腦,反而拿出手機噼里啪啦點擊了幾下,像是在給誰發消息。蘇一墨不明所以,狐疑的坐下,就看見吳中賢電腦上一個小狐狸微信頭像開始閃爍。

因為並不是自己的微信,蘇一墨並未點擊閱讀消息,而是轉向一旁繼續觀看日劇,正看到男女主角兩情相悅,激吻在一起,女主角嘴裏還不時發出不明的聲響,蘇一墨本來自己專心看劇,這點聲效對於日劇來說也算很正常的範圍,但此時卻聽到背後的美女用並不刻意掩低的聲音罵道「死變態!」

美女,我這是看的正經日劇好不,蘇一墨心裏嘀咕,再說我哪裡招惹你了,我好好的看劇,你過來就罵人。不過蘇一墨本身是一個慫人,沒敢跟身旁的美女爭論,悻悻的關掉了播放器。開始專心幫吳中賢打遊戲。吳中賢遊戲的名字叫做吳宗憲Gg,因為名字和吳宗憲很像,此人老用吳宗憲自稱,而蘇一墨幾人私以為,吳中賢除了某些特殊愛好與吳宗憲高度一致以外,其他的沒有一丁點的相像之處。

剛點了兩下鼠標,就聽旁邊的美女沖他說道,「把微信打開看看!」

蘇一墨轉頭詫異的看向身旁的美女,結果被美女清冷的目光一掃,鬼使神差的就點開了吳中賢電腦上不停閃爍的小狐狸頭像。

只見打開的對話框中只彈出一句話「渣男,離我妹妹遠點!」

看着這句話,蘇一墨正感到疑惑,身旁的美女突然站起身來,一把抓住他的腦袋就往桌子上撞,蘇一墨還沒反應過來,自己的臉就跟桌子上的鍵盤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這還不算完,美女緊接着又拽着蘇一墨的腦袋朝電腦桌上連續磕了四五次,直把蘇一墨撞的頭暈腦花,鍵盤上的按鍵都被碰的四處飛散。蘇一墨掙扎着要起身反抗,卻被美女死死的摁着腦袋起不了身,這美女模樣看起來斯文秀氣,沒想到力氣卻是不小。

「我累乖乖親娘唉,這是弄啥嘞?」網吧的河南老闆聽到這裡的動靜連忙過來勸架。

見網吧老闆過來,美女這才肯鬆開蘇一墨的腦袋,卻還不肯輕易放過他,又一腳把他踹倒在地,丟下一句「再敢來騷擾我妹妹,腿給你打斷!」然後才在眾人圍過來前,跨過蘇一墨,扔下幾張毛爺爺,悠悠然揚長而去。

蘇一墨被打的鼻青眼腫,一臉懵逼,半天搞不清楚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小蘇,這是咋了,你是不是騷擾人家小閨女來,讓人找上門了?」網吧老闆拿着急救箱一邊給蘇一墨處理傷口,一邊問道,「咋讓人家打振狠?」

周邊的熟客聽了老闆的話,都目光隱晦的看向蘇一墨。

蘇一墨疼得直嗬氣:「冤枉啊,我哪兒騷擾人家小閨女來,要是真勾搭小閨女來,我挨頓打也不冤枉,我都不認識這臭娘們,他媽的下手也忒黑了!」

「哎呦,大叔你輕點。」

「哎呀,小蘇都啥時候了,你就表學我說話了,你不認識人家,人家為啥打你嘞,為啥不打我,不打小吳嘞?」這時吳中賢正好上完廁所回來,老闆隨手指着他說道,

「我哪知道她不打你,也不打小吳嘞?」

小吳?蘇一墨突然琢磨出不對味來。

「他媽的,吳下限,你是不是在外面招惹小姑娘了?」蘇一墨一怒之下把私下稱呼吳中賢的外號喊了出來。

「我他媽什麼時候招惹小姑娘了?」吳中賢剛從廁所走出來,就看見自己座位旁邊一片狼藉,看樣子蘇一墨剛挨了一頓揍,正要上前詢問發生了什麼,就見蘇一墨把矛頭指向了自己。

吳中賢正要發火,可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嘴裏嘀嘀咕咕的坐到了一旁,蘇一墨一看他這個樣子就知道這件事肯定跟他脫不了關係,自己剛才肯定是替他頂了雷。憤怒的蘇一墨衝過去揪住吳中賢的領子問道:「怎麼回事,吳下限,你給我說清楚,你又幹什麼沒下限的事了?」

吳中賢自知理虧,嘟嘟囔囔的小聲說道:「那個,那個我前兩天不是在網上碰見一個小姑娘嗎,聊着還挺投緣,就約着線下見一面。可不知道怎麼的,讓她姐姐知道了。小姑娘在微信里剛跟我說,她姐姐要過來找我,讓我躲遠點,我當然不怕了,就說隨她姐姐來唄,就當見家長了。沒想到,嘿嘿……,她,她還真,真來了!」

「吳下限,你,你他媽讓我說你什麼好!」蘇一墨終於搞清楚了事情來龍去脈,氣的一把把吳中賢推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十分無奈的說道,「這他媽叫什麼事,我咋這麼倒霉。」

「小蘇,那要不要報警啊?」老闆好心的問道,

「算了,就當被狗咬了。」蘇一墨心想這怎麼報警啊?說自己替人挨了頓揍,丟臉不說,這種事出有因的事,估計警察叔叔最多也就是讓對方給道個歉,回頭還得再把吳下限暴露出來。

「哎喲」蘇一墨還是疼得只咧嘴,心裏恨恨道,這娘們長的挺漂亮,怎麼腦子不好使,也不搞清楚就把自己當別人給揍了,自己也真是倒霉,老遇到這種烏龍事件,哪天一定得去找個寺廟拜拜,求個轉運符試試。

吳中賢看蘇一墨替自己挨頓揍,心裏也挺過意不去,「那個老蘇,對不住啊,晚上我請你唱K,表達我的歉意。」

「你滾一邊,別再招惹人家小姑娘是正經!」

「那肯定,那肯定!」吳中賢看看蘇一墨的慘樣,心想我哪還敢再招惹這姑奶奶,嫌命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