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蘇銘三人坐在一家炒菜店擺放在外的座位上。

由於步行街人流量極多。

每家小吃店和飯店都會將座位支到旁邊空地,便衣着裝的三人根本不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不過。

三人雖然看似認真吃飯聊天,還時不時的夾兩口菜,但目光卻始終落在經過的行人上。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王虎看了眼手機,發現已經超出既定交易時間十分鐘,拿起桌面上的一個蒜蓉生蚝塞入嘴裏,嘟囔用黑話道。

「嗯?」

「這個生蚝咋有點腥?是不是壞了?(嫌疑人醒了?)」

徐長勝沒有絲毫表情。

同樣拿起一個蒜蓉生蚝,嘗了下意有所指道。

「不是壞了。」

「這應該是店主烤的時間短了點,剛剛我們就不該急着讓他拿過來啊!(不要着急,多等一會)」

「說起來。」

「你們知道哪裡的生蚝最好吃……」

正準備和蘇銘兩人閑聊。

以此來塑造成正常遊客假象的徐長勝,鼻尖忽然傳來一股燒灼的酸臭味,頓時停下了話語。

蘇銘亦是同時聞到這股味道。

隨即用餘光看了眼,剛剛從徐長勝背後經過的那位……

身穿工地服裝的中年瘦小男人。

緊接着。

蘇銘便立刻看向徐長勝,不露神色的點了下頭,接着剛剛話頭繼續道。

「徐哥,我這當然知道了。」

「要說這個生蚝,還得是乳山的最好!」

「聽說最近乳山生蚝也成熟了,應該也快送到魔都這邊的餐桌上了,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請工人收割啊!」

雖然坐在最側邊的王虎。

並沒有嗅到那股燒灼的酸臭味。

但通過蘇銘剛剛那看似講述生蚝,實則表達着犯罪嫌疑人出現,還不着急收網的黑話。

迅速便明白了。

剛剛經過的一些人中,就有一位是犯罪嫌疑人。

根本沒有絲毫的遲疑猶豫。

王虎甩了下筷子,裝作吃完的樣子,站起拿出手機道。

「老闆,付錢了。」

「這裡一共多少錢算下。」

雖然發現犯罪嫌疑人的能力不行。

但是。

王虎搶付錢的工夫可絲毫不差,主打一手不差錢。

隨着那位身穿工地服裝的中年男人走遠。

蘇銘做出伸懶腰的模樣,實則按在微型耳麥上,無比肯定的輕聲道。

「賣家出現。」

「穿着黃色工地服裝,身高約165,身上能夠清晰聞到吸食四號殘留的燒灼酸臭味。」

「我建議……」

「暫時先不要動,等待另一條魚出現。」

蘇銘的這番話。

同樣在徐長勝和王虎兩人耳中響起。

為了防止出什麼意外。

徐長勝亦是按下微型耳麥,隨即下達更為準確的命令道。

「老陳、小許。」

「魚兒往你們那邊游的,你們跟在後面就行,耳麥保持常開狀態隨時聯繫。」

話音剛落。

老陳壓低的粗獷聲音,已然是隨之傳來。

「出現情況。」

「魚兒把一個煙盒扔到了步行街停車場出口外的草叢裡,直接便再度混入人群準備離開了。」

「目前我和小許正遠距離跟隨,這魚兒已經跑不掉了。」

「等另一隻魚出現。」

「我和小許再進行收網!」

很明顯。

參與本次行動的都是老刑警。

非常清楚……

如果現在就將賣家抓捕的話,很可能會直接將買家嚇怕。

畢竟。

敢這樣採取扔煙盒交易。

無疑是說明了。

買家和賣家大概率進行着實時溝通,等買家也出現後,在同時進行抓捕最為合適!

徐長勝站起身,拿起桌上的車鑰匙道。

「走。」

「去車上等着。」

「剛剛老陳說的那個偏僻小巷,剛好就在停車場出口旁邊,我們直接守株待兔!」

……

兩分鐘後。

三人已經回到了車上。

目光緊鎖着出口位置處的草叢,同時還有另外幾位便衣,隱藏在不遠處的位置。

只要命令下達。

第一時間便能夠實施抓捕!

此刻的等待。

顯得格外的煎熬和漫長。

徐長勝看向身旁的蘇銘,有些好奇的詢問道。

「小銘。」

「你能不能說一下。」

「究竟是什麼原因,能讓你那麼快的鎖定犯罪嫌疑人?」

「剛剛由於背對人流的關係,我也只是聞到了顯著的燒灼酸臭味,都還沒看到人你咋就確定了?」

此話一出。

瞪着眼睛注視前方的王虎,立刻就精神起來附和道。

「對啊,銘哥,你咋知道的?」

「我連那個酸臭味都沒聞到,結果你就已經確定犯罪嫌疑人了,我真有些懷疑……」

「我們是不是上得同樣的刑偵課啊!」

蘇銘眯眼看着前方,頗為輕鬆的聳肩答道。

「燒灼的酸臭味就不說了,這已經是吸食四號毒品很顯著的一個特點了。」

「至於如何判斷是那個穿工地服裝的男人。」

「其實很簡單。」

「首先中山路步行街是成熟的商業旅遊地點,附近根本就不存在工地,同時現在正是工地上班時間。」

「如果要用有急事到這裡來解釋,可是我從那位中年男人的眼神中,沒有看到任何的慌張和匆忙。」

「只有緊張和忐忑,還時不時環顧四周,似乎生怕被人發現一般。」

「而且最關鍵的是……」

「他的工地服上沒有任何斑點和灰塵。」

「現在可是下午啊,既然來不及換衣服,穿着工地服來這種人流量極大的地方,那身上能一點痕迹沒有嗎?」

「只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

「他根本就沒去工地上班,穿這衣服只是為了掩蓋。」

「種種結合起來便可證明。」

「這個賣家自知身上有酸臭味,所以穿上工地服裝,也只是為了遮掩那股味道,並且降低自身受矚目程度。」

「畢竟。」

「大家都見多了工人,可不會下意識的多注意。」

說到這裡。

蘇銘似乎想起了曾經模擬的某個案件,嘴角微微上揚道。

「其實。」

「這個賣家可以說是破綻百出。」

「最佳的隱藏辦法,應該是穿上環衛工的衣服,並且提着廢棄物回收袋,用垃圾來掩蓋自身味道。」

「在垃圾桶里撿瓶子的時候,將裝有四號毒品的煙盒扔到垃圾桶旁,等買家收貨即可。」

「這樣的話。」

「即便我們派再多的人來,恐怕都難以抓到他。」

這番話。

令徐長勝眼眸微微顫動。

這是什麼天賦?

在剛剛那麼短的時間內,蘇銘竟然能想那麼多的細節,並且立刻確定犯罪嫌疑人。

最驚人的是……

甚至現在還能夠說出更完美的犯罪手段!

化妝成環衛工?

用垃圾袋來遮掩自身臭味,這簡直超出了想像!

坐在後排的王虎。

則是早已張大了嘴,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道。

「銘哥,你要不要這個誇張。」

「這一會就連最佳的犯罪手段都想到了?」

「得虧你現在是一名刑警啊,不然我懷疑你非得成為最完美的罪犯啊!」

蘇銘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就在此刻。

車內三人的耳機中,忽然響起壓低的聲音。

「另一隻魚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