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最近媽媽又開始胡言亂語了,爸爸為了不讓她出去丟人,把她鎖在豬圈旁的破屋裡。

我很想去看媽媽,告訴她仙師回來了,弟弟一定能夠變成正常人的,但是我怕父親知道了,把我和媽媽一起關起來。

我害怕爸爸在我的脖子和腳上安裝比弟弟腦袋還大的鎖鏈,所以我忍住了,等到弟弟恢復的那天,媽媽說不定也會被放出來。

我是這麼期待着,弟弟也這麼期待着。

第二天,我偷了家裡老母雞剛下的蛋,揣着還熱乎的蛋帶着弟弟去了住在村長家裡的仙師。

剛到村口,卻遇到了幾家準備下田的大人,他們拿着鋤頭,有說有笑地走着,在看到我們姐弟二人時,突然愣住,我看着他們盯着我們,後退了幾步。

突然一個人揮起鋤頭砸向我,幸虧我反應快,一下子躲了過去,雞蛋碎了一地。

幾個村裡人一臉戒備地盯着我,我有些煩躁,怎麼今天出門就碰見老仇人了,真倒霉。

因為弟弟的鬼胎,村裡好幾戶人家也相繼生出了鬼胎,甚至有些人的孩子更加詭異可怖,一張臉上居然長着兩個不同的腦袋。

有些人被嚇到,直接把孩子丟到了河裡,有些人也去找了仙師,他也是同樣的回答。

村裡人都認為是我們家之前專門做人口販賣的活,遭報應了。

但是村裡的設施都是我家出的力,我爸為了祈福,專門修建了鎮壓鬼胎的五座送子塔,太過詭異的鬼胎,都會被丟進送子塔里,變成祭祀送子娘娘的白骨。

他們表面上對我家裡人畢恭畢敬,實際上我和弟弟在背地裡不知道遭到了多少欺凌。

「上來吧。」

溫柔的男聲從上面傳來,我抬頭就看見仙師從村長家二樓探出個頭來,那幾個人給仙師禮貌的鞠躬,瞪了我們一眼,離開了。

我悶着頭帶着弟弟走上了樓,雞蛋碎了,我有些無措地捏緊了自己的衣角。

小仙童對着我友好地打了個招呼,仙師抽着煙袋,眯着眼睛端詳了我一會兒。

我從來不知道,仙人也會和我爺爺一樣抽煙,希望他不要和我爺爺一樣,最後死了。

「你和你妹妹,倒是長得很像。」

仙師突然的開口,打斷了我的思緒,我有些迷茫地回頭,甚至不知道仙師說的妹妹是誰。

過了一會兒,我才明白仙師說的是長在我弟弟後面的死嬰,我的臉瞬間白了下來。

仙師看見我的反應,大笑了起來,讓我趕緊回家,在家裡準備好,每日沐浴更衣,不準出門,四日之後,他會為我們家消除鬼胎。

我送了口氣,按照仙師所說,在家安安靜靜呆了四天,終於在第五天正午,等來了仙師。

站在我家的院子里,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周圍無數雙注視的眼睛。

弟弟被換上了奇怪的服飾,長在他背後的身體被完全暴露,弟弟忍不住捂住腦袋顫抖着。

仙師在他的周圍擺好了法陣,還畫上了奇怪的圖騰,黑色的血一團一團地被糊在弟弟的臉上。

仙師拿了一把桃木劍,對着弟弟背後的身體刺去,身體被刺中後,流出無數黑色的血液,弟弟也疼的叫喊了出來,翻滾在地上。

弟弟背後的人臉也開始瘋狂地扭曲起來,發出了刺耳的尖叫。

仙師看準時機,桃木劍掛上黃色的符紙,對着背面的喉嚨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