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而去。

轟隆隆……

許氏心驚肉跳的收攏心緒,只覺得女兒那句劈死他話音剛落,驚雷就下來了。

「哎呀夫人,城北起火了。外面都喊,劈到人了。」外頭的小丫鬟大聲驚呼。

許氏眨巴眨巴眸子,連哭都忘了。

她擦了擦嘴角的血,方才只覺壓得心頭沉甸甸的鬱氣,也被那道雷劈散了。

她頓了頓,看了眼舉着小拳頭一臉怒容的嬰孩。

「你偷偷去打聽打聽,是誰家被劈了。」許氏總覺得,這雷有點奇怪。

就像……

她女兒招來的。

不會真劈中了那個冤種吧?

覺夏立馬應下,出門便吩咐下人去打聽。

「姜家真是忘恩負義,明明當年大公子是為了救姜雲錦落水,如今,她卻要退親!若不是大公子,她早死了!」

「狼心狗肺,忘恩負義的狗東西。還不是看許家出事,落井下石!」

映雪抱着朝朝,氣得破口大罵。

許氏吐出一口血,心底的鬱氣散了幾分,眉宇間瀰漫著擔憂:「世人逐利罷了。」她恨的,是陸遠澤那一句,那是硯書的命!

「小小姐才醒,怎麼又昏昏欲睡了?」映雪有些驚訝。

陸朝朝劈了那道雷,就感覺疲憊的厲害,眼皮子都睜不開。

當即便呼呼大睡過去。

夜裡,登枝才滿身疲憊的回府。

「夫人,獄中已經打點妥當。老夫人受了些驚,奴婢送了葯過去,沒什麼大礙。老爺讓您別擔心,他心裏有數。在獄中待幾日,對許家來說或許是好事。」

「老夫人和眾位嫂子,聽到您派人去打點,都高興地落淚呢。」

許氏高懸着的心,緩緩落回原處,心裏對娘家又覺愧疚。

她竟然為了陸遠澤,與娘家決裂,十幾年不曾聯繫!

心裏思索着,等此事過去,不管陸遠澤開不開心,她都要回娘家看看。

許氏,少有的睡了個好覺。

而陸朝朝,這一覺睡了一天一夜!

她直接從傍晚,睡到了第二日中午。

大夫來了好幾趟,每次都很無奈的攤手:「小小姐毫無大礙,她只是睡得太沉。」

「可她怎麼不醒呢?尋常兩個時辰醒一次,這次睡了一天一夜。」許氏急的嘴角都起了泡。

「大概是,精疲力竭,太累了?」大夫說完又自打了一巴掌。

四十天的嬰兒,能有多累?

不能走不能爬,到底怎麼給累暈了的?

許氏一愣,想起昨兒的白日驚雷,輕輕抿了下唇。

【好餓啊啊啊啊……好餓好餓好餓……】許氏耳邊又聽見那道迷迷糊糊的呢喃聲。

「朝朝醒了,快拿牛奶過來。」許氏心裏那顆大石頭落回原地,心中隱隱猜測,只怕昨日的驚雷消耗了女兒的體力。

心裏不由犯嘀咕,她這是生了個小仙女兒啊。

陸朝朝打了個哈欠,剛一張嘴,嘴裏就喝上了香香甜甜的牛奶。

「謝天謝地,咱們小小姐總算醒了。這一覺啊,可真是睡到了天荒地老。」映雪不由打趣,這傢伙,睡的跟斷了氣似的。

陸朝朝心裏落淚,我是餓暈了啊!

鬼知道這靈氣消耗牛奶,嗚嗚嗚,當場餓暈了。

許氏憐愛的抱起她,在她臉頰親了一口,香香軟軟的女兒啊,幾乎填補了她整顆心。

也挽救了……

處在謊言中的她。

「夫人,這雷,還真劈到人了。」覺夏一臉八卦的衝進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