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夜裡。

許氏徹夜未眠,站在大門口遙遙望着隔了幾條街的許府。

那邊火光衝天,能隱隱聽得傳來的哀嚎聲。

「夫人,沒事的。」登枝握着夫人的手,發現她雙手冰冷,整個人都在發顫。

許氏嘴唇子發紫,身形輕輕抖動,半響才從嗓子里擠出幾個字。

「差一點……只差一點……」只差一點,許家就完了。

幸好,她聽到了朝朝的心聲。

她的朝朝,就是上天賜給她的寶貝。

一直到天色漸明,許氏身形僵硬的動了動。

登枝急忙上前扶住。

「侯爺回來了嗎?」許氏面色蒼白,有些脫力。

登枝搖了搖頭:「侯爺徹夜未歸。」

許氏扶着登枝的手,閉上眸子,壓住眼底的驚懼和懷疑。

她不敢去想,此事有沒有侯爺的手筆。

「夫人,打聽出來了。」

「昨夜禁軍將許家翻了個底朝天,在夫人閨房外的那顆歪脖子樹下,挖出了血書。這會許老爺子已經跪在御書房門外聽審了。」映雪腳步匆匆,一宵禁,立馬就趕過去打聽消息。

映雪和覺夏兩個丫鬟有些憂心。

但見夫人面上好似輕鬆了幾分,再抬眸,夫人依舊皺着眉頭,大概是看錯了。

許氏緊抿着唇,沒再說話。

她這一整天如坐針氈,自嫁給陸遠澤後,她漸漸沒了主心骨,依附於他。

為他生兒育女,為他洗手作羹湯,早已沒了當年京都才女的鋒芒。

連最愛她的家人,都捨棄了。

許氏嘴角瀰漫著一絲苦澀。

她差人去請陸遠澤,陸遠澤也不曾回府。

她竟然還想給陸遠澤一次機會,一次坦白的機會。可陸遠澤,甚至都不曾回來。

一直枯坐到傍晚。

門房匆匆來報。

「夫人,姜家來人了。」許氏猛地站起身。

姜家,那是與長子陸硯書定親的人家。

姜家這個時候來人,只怕沒好事。

姜家和陸家當年都是開國功臣,姜家從文,後代爭氣,這一代坐到了正三品大理寺卿的位置。

而陸家從武,陸遠澤生來文弱,也只得走從文的路子,這些年不上不下。

好在娶了許氏,才得以寸進。

但比起姜家,始終差了一些。

「當年硯書公子頗有才名,還是他們自己個兒上門訂下的娃娃親。」登枝給許氏換了身衣裳,瞧見許氏精神了幾分,才扶着她出門。

許氏頓了頓:「把朝朝抱着吧。」

小朝朝已經滿了四十天,如今跟吹氣似的長了起來,圓圓潤潤,小臉見了誰都咧嘴笑,看着就覺喜氣。

許氏上前廳時,姜夫人已經繃著臉坐了好一會兒。

桌上還放着個托盤,托盤蓋着紅布。

許氏腳步微微頓了頓。

「許妹妹,許久未見,你滿月酒姐姐都不曾來。當真是愧疚。」姜夫人嘆了口氣,臉上帶着幾分精明。

當年她真是看好陸硯書,誰知道成了個殘廢,不能自理,還會發狂。

拖了這麼多年,如今許家也下了獄,她也沒了顧忌。

「咱們兩家親如一家,都是一家人,我哪能怪姜家。」許氏笑着道。

姜夫人神色微頓。

微微斂眉,沉默一瞬才道:「許妹妹,咱們明人不說暗話。硯書的親事,只怕要作罷。」

許氏臉色垮了下來。

「硯書如今不人不鬼的活着,他配不得我的雲錦。雲錦貴為姜家嫡女,怎能嫁給一個殘廢!這門親事,早就該退了。」姜夫人瞥了許氏一眼,如今的許氏,可比不得從前。

許家入獄,陸硯書又是個殘廢,退親自然毫無顧忌。

「你!」許氏氣得胸口生疼。

「硯書落水,難道不是為了雲錦?」許氏咬着牙。

她聰慧過人的硯書,是為了姜雲錦變成那樣的!

姜雲錦落水,硯書跳水救人,姜雲錦得救了。

可她的硯書,在水中沉溺多時,救起來便不行了。

許氏每每想起此事,都心痛萬分,無數個夜裡恨到極致。

姜夫人面色有些難看:「我家雲錦貴為嫡女,怎能嫁殘廢?再說,雲錦也沒讓他救,他自己跳下去的!這親早就該退了,害我兒擔個臭名聲!你家那殘廢,就別禍害好人家的姑娘了。喪不喪良心?」

「他發起瘋不顧後果,就該關一輩子,娶什麼妻啊。」

「和他訂了親,我兒都嫌丟人。那都是不光彩的過去!」

「這親事,你不退也得退。」

「退親,我不同意!」許氏赤紅着雙眼,咬着牙,硯書因她成了殘疾,姜家卻想撇下硯書!

她的硯書,這輩子都毀了。

小朝朝從襁褓中探出小胖手【退退退,漂亮娘親快快退……】

【她可害慘我大哥哥啦……】

【她嫁給大哥哥後,偷偷打大哥哥,讓大哥哥學狗叫,讓大哥哥鑽胯,還讓大哥哥喝尿。還帶人回家,讓大哥哥看她和別人睡覺覺。大哥哥被活活氣死啦……】

許氏端着茶的手一顫,呼吸變得粗重,茶水濺出幾分。

拳頭死死的握緊,指甲印都掐進了肉里。

絲絲鮮血從指尖溢出。

她的孩子,到底遭了多少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