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圓圓潤潤,小臉見了誰都咧嘴笑,看着就覺喜氣。

許氏上前廳時,姜夫人已經繃著臉坐了好一會兒。

桌上還放着個托盤,托盤蓋着紅布。

許氏腳步微微頓了頓。

「許妹妹,許久未見,你滿月酒姐姐都不曾來。當真是愧疚。」姜夫人嘆了口氣,臉上帶着幾分精明。

當年她真是看好陸硯書,誰知道成了個殘廢,不能自理,還會發狂。

拖了這麼多年,如今許家也下了獄,她也沒了顧忌。

「咱們兩家親如一家,都是一家人,我哪能怪姜家。」許氏笑着道。

姜夫人神色微頓。

微微斂眉,沉默一瞬才道:「許妹妹,咱們明人不說暗話。硯書的親事,只怕要作罷。」

許氏臉色垮了下來。

「硯書如今不人不鬼的活着,他配不得我的雲錦。雲錦貴為姜家嫡女,怎能嫁給一個殘廢!這門親事,早就該退了。」姜夫人瞥了許氏一眼,如今的許氏,可比不得從前。

許家入獄,陸硯書又是個殘廢,退親自然毫無顧忌。

「你!」許氏氣得胸口生疼。

「硯書落水,難道不是為了雲錦?」許氏咬着牙。

她聰慧過人的硯書,是為了姜雲錦變成那樣的!

姜雲錦落水,硯書跳水救人,姜雲錦得救了。

可她的硯書,在水中沉溺多時,救起來便不行了。

許氏每每想起此事,都心痛萬分,無數個夜裡恨到極致。

姜夫人面色有些難看:「我家雲錦貴為嫡女,怎能嫁殘廢?再說,雲錦也沒讓他救,他自己跳下去的!這親早就該退了,害我兒擔個臭名聲!你家那殘廢,就別禍害好人家的姑娘了。喪不喪良心?」

「他發起瘋不顧後果,就該關一輩子,娶什麼妻啊。」

「和他訂了親,我兒都嫌丟人。那都是不光彩的過去!」

「這親事,你不退也得退。」

「退親,我不同意!」許氏赤紅着雙眼,咬着牙,硯書因她成了殘疾,姜家卻想撇下硯書!

她的硯書,這輩子都毀了。

小朝朝從襁褓中探出小胖手【退退退,漂亮娘親快快退……】

【她可害慘我大哥哥啦……】

【她嫁給大哥哥後,偷偷打大哥哥,讓大哥哥學狗叫,讓大哥哥鑽胯,還讓大哥哥喝尿。還帶人回家,讓大哥哥看她和別人睡覺覺。大哥哥被活活氣死啦……】

許氏端着茶的手一顫,呼吸變得粗重,茶水濺出幾分。

拳頭死死的握緊,指甲印都掐進了肉里。

絲絲鮮血從指尖溢出。

她的孩子,到底遭了多少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