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她會給女兒百分百的愛。

正說著,便聽得門外來報,老夫人身邊的林嬤嬤來了。

登枝親自將林嬤嬤迎了進來,林嬤嬤面上帶笑,看着是個和善人。

「夫人,老太太近段時日身子不適,侯爺朝中也忙碌。這滿月宴,不如改個日子?」

「不如等百日再辦?」林嬤嬤面上滿是篤定,夫人一直大度和善,定會同意的。這些年,早就拿捏慣了。

【哼,騙子騙子!爹爹想去參加陸景瑤的滿月宴,娘親不要被騙了!】

許氏呼吸微滯。

這一切,老夫人知道嗎?

「麻煩嬤嬤回稟母親。」

「我啊,只得朝朝這麼一個女兒,斷然不能委屈了她。早些日子,便讓人請了長公主來給孩子添福,只怕到時候不好回絕。」

林嬤嬤愣了愣,這還是第一次被夫人拒絕。

有些不適應。

可聽得長公主,頓時眼睛微亮。

長公主是陛下唯一的妹妹,婚後多年無子,陛下一直心疼她。

忠勇侯府若能與長公主結交,對侯爺自然百利而無一害。

「奴婢便回去稟報老夫人,想來老夫人也能撐一撐的。」林嬤嬤用腳丫子想,都猜到老夫人會同意。

只是,老夫人和侯爺已經答應要去那邊,只怕要食言了。

她瞥了一眼搖籃中的嬰兒。

這一看便驚了。

胖乎乎的小奶娃,那手臂跟藕節似的,唇紅齒白的模樣,只怕誰見了都心喜。

比外面那個生的好。

林嬤嬤回去不過半個時辰,便差人來回,老夫人同意了。

夜裡。

許久不曾歸家的侯爺也回來了。

語氣還有些幽怨。

「你怎麼將日子定在了三月初六,那日……」那日是景瑤的滿月宴啊。

「侯爺一月未歸,回來就指責我,芸娘只是想替夫君謀劃,特意請了長公主過府,怎麼就成壞事了呢?」許氏捏着手絹抹淚。

「我們夫妻一體,只是想幫襯侯爺。這麼多年來,我是什麼人?侯爺還不清楚?」

「便是撐着病體,都要孝順婆母,照顧小姑子,進門十幾年,芸娘可有胡鬧過?」

陸遠澤面上有些尷尬。

表妹再溫柔,可惜家世不如許氏。

「芸娘,我哪有埋怨你的意思。你我少年夫妻,你最懂我,也最體貼我。」陸遠澤不由哄着她。

「那三月初六,侯爺可一定要回來啊。大哥,可能也會趕回京。」許氏依偎在他懷裡,聞得他身上淺淺的,不屬於自己的香味,心如刀割。

她這些年與娘家斷了聯繫,很少提及長兄。

陸遠澤當即應下。

【完了完了,許家就是三月初六被搜出巫蠱之物的。哎呀呀,我要劈死這群壞東西……】陸朝朝齜着沒牙的嘴直瞪眼。

「這次大哥回來,又該升遷了吧?」陸遠澤沉聲問道,眼底閃過一抹憎惡。

許氏笑了笑:「我一個婦道人家,哪裡懂這些。大哥在邊關做官,邊關堅信又多戰亂,都是拿命換回來的升遷。。」

「咱們朝朝是個有福氣的。聽說,北邊連年大旱,眼瞅着要逃荒呢,朝朝出生那日就下雨了。」許氏有些歡喜,那日還在侯府門口散了不少喜糖。

陸遠澤眉頭微微一佻,輕輕應了一聲。

只是眼神看向門外,不知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