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許知夏聽了他的話摟着他的脖子又更加緊密了,「當然是有區別的,你看,以前的我是對於我們的婚禮不同意,三番五次的想要同你離婚,可現在的我只想要好好和你在一起,我也不願意同你離婚了。
我特別謝謝你總是包容着我的脾氣,我總是在闖禍,每次的你都是很有耐心的,以前的我太糊塗了,總是忽略眼前人對於我的愛。」
  許知夏不停地說著說著,淚水從眼眶裡流了出來,淚水的冰涼感碰觸到賀季州手上。
他用紙巾輕輕幫着她擦拭着。
  「不哭了,我心疼的。
小哭寶,我們之間就算是讓我一個愛着你也無妨,不管是以前的你,還是現在的你,都只需要好好享受着就好了,剩下的就讓我來。」
  她試着抬起頭來,可想到如今的自己估計眼圈都是紅的,她不想賀季州看到,還是緊緊貼着賀季州吧。
  她轉移着話題道,「今天你都沒有去上班嘛?」  在許知夏總是需要他的時候總是出現在她的身邊,無時無刻照顧着她的。
  「今天公司沒什麼事情,不去也可以。」
  明明他是在說謊,許知夏都看到了電腦上顯示着的工作上的事物,賀季州一邊照顧着她還一邊忙着工作,簡直是太辛苦了。
自責自己影響到賀季州的工作了。
  許知夏從他的身上身上下來,想着不要去打擾,讓他處理着手頭上的工作吧。
  「等會兒晚飯要吃什麼就跟阿姨說一聲,你現在的身體看着好了許多了。」
賀季州叮囑着她。
  許知夏開心地嗯了聲,就歡快地跑下樓了。
  正巧阿姨同她說有人打電話來她的,是許然來的。
  原本是想要上去同夫人說一聲的,剛好碰上夫人下來,就把電話給了她。
  連同和夫人解釋道,「剛剛許然小姐突然打了電話過來找你,我一時嘴快就說出你生病的事情,然後她就讓我把電話給你,我讓打你手機的電話的,可許然小姐沒聽我的話。」
  許知夏接過電話來,就直接簡單說著,「現在我還有些不舒服,就不多和你說了,我先去休息了。」
  那頭的許然急切的關心着,「姐姐,我很擔心你的身體,要不讓我來照顧你吧,陪你說說也好啊。」
  這頭聽着的許知夏的內心都嘔吐,重活一世看着許然這副關心,過於虛假的關係,許知夏不需要。
  「妹妹,不用你陪着我了,我有我老公陪着我就行了。
你該多和王之洋說說話,畢竟他現在是你的男朋友,你倆多培養感情吧。」
  掛了電話的許然氣憤地將手機扔到地上…………第27章遠離渣男  怒火正在許然的心頭上燃燒着,眼睛都是充滿着對許知夏的恨意。
  憑什麼許知夏可以毫不費心力的,將一切原本可以屬於她的東西都擁有去了。
  憑什麼嫁到賀家的人不是她?
賀季州最後取的人不是她?
現在的許然被逼不得已承認與王之洋的關係,她從始至終都沒有喜歡過王之洋,從前不過是為了在男人的身上滿足**罷了。
  讓許然萬萬沒想到是現在的許知夏竟然對王之洋閉口不談?
從前的姐姐都是張口閉口想要見王之洋的。
她現在明顯感覺到許知夏忽然之間在排斥着她,難道是因為她表現的太明顯了?
  許知夏對自己的態度變了又如何?
許然自始至終都認為許知夏和賀季州之間是永遠都不會走在最後的。
遲早都會離婚的。
  許知夏正啃着蘋果,手機來了通電話,是林雪打來的。
  「姐,能出來陪我嘛?
我現在人在醫院裏頭,剛剛不小心被人撞了,現在我一個人在醫院裏頭,我沒敢發消息告訴我爸媽一聲。」
林雪帶着嗚嗚的聲音,正哀求着唯一的姐能過來。
  林雪得到姐的回復之後才掛去電話的,她抬眼看着一旁正照顧着的男生,她用餘光打量着他。
  「我剛剛讓我姐過來了,不好意思耽誤你的時間了,方便留下你的聯繫方式,等我好了之後請一吃頓飯吧。」
  男人笑了笑,「沒事,我等你姐過來之後我再離開,讓你一個小姑娘一個人待在這兒也不放心。」
  林雪挺不想麻煩別人的,她自己都沒想到今天走了什麼霉運氣,在下班走路的途中,就遇到被人給撞人,而司機卻逃逸了,她一個在路邊地上坐着,正想着如何解決的時候,就碰大好心人了,這個無名的男人將自己送到了醫院裏來,一直陪她到現在。
時不時詢問着她的需求。
  張揚將自己的微信二維碼遞了上去,「今天我沒帶名片出來,你請我吃飯的事情就加我的微信吧。」
  「好的!」
林雪將自己的掃碼打開,添加對方為好友。
  「可以給個備註嘛?」
林雪禮貌詢問着無名的好人,林雪習慣性讓自己添加的好友都自帶着名字。
  她聽到對方很乾脆利落留在他的名字,「張揚!」
  林雪下秒就在兩人的微信聊天看到對方發來的名字,張揚  林雪小聲說道,自信張揚  林雪本以為自己的聲音是小聲的,可惜沒想到對方竟然聽到了,順帶還聽到對方噗嗤一笑的聲音。
  林雪怪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來,極力去掩飾着自己的羞澀的面容…………  許知夏整個人急急忙忙跑了過來,都還沒來得及和自家老公說明一下原因,等到了醫院的時候才和他說明了原因。
  等到許知夏到了的時候看到林雪旁邊的人,她此刻真正明白過來那句話,有時候緣分怎麼擋都無法阻擋的………  上世是這個男人將林雪害慘了的,背地裡的張揚是個被富婆包養的人,拿着女人的錢為自己的公司開拓更大的領域,張揚是披着羊皮的狼,表面上溫文爾雅,實則是一個惡毒兇險的人…………  這次的她萬萬不能讓林雪重蹈覆轍,這次無論如何都必須讓兩人遠離,不可以再讓林雪對他喜歡上了………  許知夏保持着理智,慢慢的走到床邊,她手摸着林雪的頭以示安慰,看了眼林雪身上的傷。
  "這幾天先在醫院躺着好好養傷吧。
"許知夏轉眼又將眼移到張揚身上,看着眼前這個男人,穿着一身很平常的着裝。
  "妹妹,想必這就是你剛剛在電話里提起的人吧,真是麻煩你照顧了,先生你要是有什麼需要的地方都可以儘管提出來,或許有能幫到你的地方。
"  張揚禮貌性點了點頭,臉上露出的都是一片祥和。
  "不用了,我就是買點東西路過那兒,就碰到林雪一個人坐在地上,走過去才知道她被撞了,司機逃逸扔下她不管了……"  許知夏耐心打量着,關於前世的張揚,她知道的事情太少了,不得不說張揚偽裝的很好…………  "真是麻煩你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林雪這兒有我照顧就行了。
"  想着林雪的姐姐都來了,張揚站在這裡也沒他什麼事情,他揚了揚手跟林雪說了聲,再見。
  張揚走後,她拿了把椅子坐在床邊陪着林雪的身邊。
  "現在的腿上還疼不疼?
先報個警,讓警察去問問到底司機是怎麼個情況,無緣無故扔下人就跑了?
"  林雪拿過她遞來的乾淨蘋果,啃了一小口,邊說著,"我今天這運氣也是沒誰,當時真的被嚇壞了。
好在腿上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也沒有骨折………估計那司機是喝了酒吧,那麼寬敞的道路,非得往我的邊上開……"  許知夏想到了什麼,她的腦海突然閃過……疑心着會不會這一切都是張揚弄的?
  "剛剛那個男的,沒有對你說過什麼話?
對於流露出什麼喜歡之類的?
"  林雪啃着的蘋果,手都停頓了一秒,荒唐笑呵呵地看着她。
  "張揚啊,沒說什麼話啊,才見過一面的人怎麼可能有你說的喜歡啊,別人就是好心幫了我一下……"  林雪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問這樣的問題,一臉疑惑地問。
  "他怎麼了嘛?
"  她想着既然沒有什麼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