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古鎮陰陽鋪,我有一條陰陽船 古鎮陰陽鋪,我有一條陰陽船第5章 高人指路在線免費閱讀_美蕾小說
◈ 古鎮陰陽鋪,我有一條陰陽船第4章 陰陽船在線免費閱讀

古鎮陰陽鋪,我有一條陰陽船第5章 高人指路在線免費閱讀

好不容易回到家了,我以為爺爺會告訴我什麼大秘密,沒想到一進門後他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我叫他出來吃飯他也不答應我。

我一個人來到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星星,突然好想我爹娘。

「爹,娘,你們在哪裡?你們還活着嗎?」

關於我爹娘的任何消息我爺爺都從來不透露,我問了周圍的鄰居,他們都說不知道。我想,這個世界上唯一能給我答案的,那就只有爺爺了吧。

「小天,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我聽到爺爺在叫我,我趕忙跑了過去,沒想到爺爺遞給我一個盒子。

「小天,這是你娘留給你的,你爹特意囑咐我,要等你開了陰陽眼後才能交給你,這是他們給你的成人禮物。」

我拿着盒子,心裏埋怨又出來了,爺爺又老糊塗了,我哪裡成年了,明明就是未成年。

「小天,咱們家犯了忌,所以有自己的使命,等你稍微大點了,我就把陰陽船的秘密告訴你。」

我打開了盒子,解開了那層布,居然發現裏面只是一個普通的石頭。

「爺爺,這就是普通的石頭,你被騙了,哪裡來的什麼禮物?這個石頭還沒血玉好看。」

爺爺驚訝地把手裡的拐杖都弄丟了,面色惶恐,好像丟了什麼奇珍異寶一樣。

「你說什麼?這明明是一塊玉,我見過一次的,具體什麼樣子我也不記得了,上面還有你娘的血。」

爺爺看着眼前的空盒子,難受地說不出話來。

「爺爺,你那裡不是有一塊血玉嗎?你看看是不是咱們家丟失的這塊?」

爺爺回過神來後拿出了懷裡的那塊血玉,然後放進了盒子里,可是玉的有一邊怎麼都放不進去,就好像這是反方向的那一塊。

「這不是咱們家的那塊,這麼說這個世界上有兩塊血玉,我聽我爺爺說過,兩塊血玉合在一起,再滴上至親之人的鮮血,可以讓死人起死回生。血玉也分陰陽,陰血玉女人孩子不能碰,陽血玉男人不能碰,這麼說來,咱們家的血玉是陽的那塊,而這塊是陰血玉。」

爺爺說了這麼多,我卻不是很明白。

「爺爺,當年我爹娘不知道陰血玉在哪裡嗎?」

「我只聽說陰血玉在極陰之地,你爹當年為了救你娘,到處尋找都沒有找到。而這個詛咒,也伴隨着你爹娘傳給了你。」

我現在明明好好的,我沒感覺到自己受了什麼詛咒,既然現在陰血玉已經現世,意思是只要找到我們家的那塊陽血玉,就能讓人起死回生了。

「爺爺,那我爹娘還活着嗎?」

「都死了。」

聽了爺爺的話我特別難過,我其實能隱約感覺到他們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但是心裏還是有期待,期待他們有天會回來,爺爺一輩子守着鋪子,就是為了等他們回來。

「小天,別難過,爺爺陪着你,你大點了就能獨自承受一些事情了,我們家族以後還要靠你去……」

爺爺說著說著又不說話了,我還沒開口他又在打鼾了,我想爺爺可能是老了,他能陪我多久,我也不知道。

我把爺爺平放在床上,然後給他蓋上被子,我靠在爺爺的身旁,也進入了夢鄉。

我發現自己並沒有沉睡,而是去了一個地方,那裡很多霧霾,我看不清遠方的路,我只知道前面是一條船。

船上坐了幾個人,他們在等我,好像我不是他們的同行者,而是船夫。我走近後有個人慢慢向我走來,然後給我遞了一個盒子,我打開一看,裏面居然全是紙錢一樣的東西。

我本來想開口和他們說話,沒想到船自己已經慢慢移動了,我隱約聽到有一個孩子在哭。

我仔細聽了聽,確實是孩子在哭的聲音,但是船上的人都好像沒有聽見一樣,他們用黑布裹着頭,腦袋都低着。

我朝水裡看去,發現周圍的水花好像快要沸騰了一樣,一個泡泡接一個泡泡地鼓着。水很渾濁,顏色烏黑,好像裏面有什麼髒東西一樣。

沒多久,起風了,我感覺自己都有點東倒西歪地了,但是船上的人居然一點聲音都沒有。我更加確切地聽到了孩子在哭,確定位置後我伸着手朝水裡望去,又看到了那張蒼白無力的臉。

原本我想縮回去,可是我後背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一股力量,就是要把我推向水裡,我掙扎了幾下沒有用,最後被他一下就推進了烏黑的髒水里。我一直掙扎,一直求救,卻沒有人來救我,最後我停止掙扎,無力地閉上了雙眼。

「小天,小天,你怎麼了小天?」

我迷迷糊糊地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想睜眼睛又怎麼都睜不開,我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撕扯着我的身體。

爺爺見我全身滾燙,卻怎麼也叫不醒,情急之下居然對着我潑了一杯茶水。

我感覺到了呼吸慢慢有力了,然後雙腿一蹬,居然醒了過來。

「爺爺,你怎麼了?」

爺爺趕忙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關切地問道,

「小天,你怎麼了?你全身好燙,發燒了,走,爺爺帶你看大夫。」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發燒了,我以為自己終於從黑暗和痛苦裏走了出來,沒想到現實中卻生病了。

爺爺背着我在大街上走着,我發現這個點根本沒有人還在做生意,我以為我就快要沒救了,沒想到爺爺居然敲開了一人家的大門。

「李大夫,救救我孫子吧,他發燒了,有點嚴重。」

那個開門的人連衣服都沒穿好,還在打哈欠,不過一看是仇鼎,他馬上揉了揉眼睛,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哦,這不是仇大爺嗎?您孫子發燒了,快放下我瞧瞧。」

爺爺把我放下後我感覺他腰都快直不起來了,他咳嗽了兩聲後就在那裡望着我。這個郎中先是摸了摸我的頭,然後又掰開我的眼皮看了看我的眼珠子,把了把脈。

「孩子,把舌頭伸出來我看看。」

我把舌頭伸了伸,郎中看了過後表情凝重,神色複雜。

「仇大爺,我也看不出來他怎麼回事,這孩子脈象紊亂,我從醫30載,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病症,您還是另請高明吧!」

仇鼎知道,這個人已經是當地最有名的郎中了,如果他都沒有辦法的話,我八成是沒救了。

我躺在爺爺的臂彎里,感覺好像自己回到了小時候,爺爺呵護着我,我享受着這種被爺爺疼愛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