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雲州市郊區,紫瀾山莊。

韋家的獨棟別墅,佔地三四十畝,仿古的樓閣林立,別院內高爾夫球場,游泳池花園等設施具備。

呱呱……

後院的樹林中,十幾隻烏鴉飛上了陰沉的天空,空蕩蕩的別墅山莊,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荒涼陰森。

好像一座巨大的墓地,缺少了生機。

「韋少,你平時很少來這座別墅嗎葉芷萌厲行淵?」

李婷婷跟在韋政熙的身後,不知為何,心裏有些發慌。

說也奇怪,跟隨富二代回家本來是一件高興的事才對,為何自己會有這種感覺?

韋政熙紳士的笑了笑道:「是啊,我們韋家在雲州市的房產有很多,我平時工作忙很少來這裡,只有偶爾度假的時候過來住兩天。」

「原來是這樣!」

李婷婷心裏的疑慮打消了一些。

「喜歡這裡嗎?」

韋政熙問道。

「嗯很喜歡!」

李婷婷甜甜一笑。

「喜歡就好,以後你會常住在這裡的。」

韋政熙眼底閃過一抹寒光。

「哦……」

李婷婷欣喜若狂,心裏開始憧憬起嫁入豪門後,美好的未來。

所有的疑慮都一掃而空。

吱嘎!

就在兩人走近一座樓宇的時候,仿古的房門突然自動打開。

雖然現在還是白天,房間里卻漆黑一片,一股陰冷的風撲面而來。

李婷婷打了個冷顫,而身旁的韋政熙卻拉起她的手,很用力的那一種,好像怕她逃跑似的,「別怕,很快你就習慣了……」

李婷婷感覺有些奇怪,但還是跟隨對方走了進去。

砰咚!

房門自動關閉,房間里慘白的燈光亮了起來。

房間里散發著惡臭的血腥味,天花板上吊著十幾個赤L女人的屍體,宛如一個屠宰場,被五花大綁,面容扭曲,蒼白的屍身上布滿了猙獰的血痕傷口,

可想而知,她們生前遭遇了何等非人的對待?

「啊……」

李婷婷失魂落魄的尖叫,卻被韋政熙一把按在旁邊的手術床上,後者病態的大笑,「別怕,很快你就習慣了……」

片刻後,李婷婷的手腳被綁了起來,她痛哭流涕的求饒,「求求你饒了我吧,求求你……」

「別哭,我不喜歡哭的女人,我喜歡你微笑……」

韋政熙已經沒有了彬彬有禮的紳士樣子,反而像極了一個嗜血的變態,他用手術刀劃開了李婷婷的嘴巴,一直到耳朵根,形成了一個微笑的弧度。

鮮血橫流,驚悚猙獰。

「別急,我先給你打一針鎮定劑,以免你昏死過去了,只有看着你痛苦絕望的表情,才會讓我更興奮。」

韋政熙拿出了一個針管,扎在了李婷婷的身上。

她絕望的掙扎,卻無濟於事,腦海中突然回想起王道在她朋友圈下面的評論。

你最好現在下車,否則你會後悔終身的。

現在她後悔了,可一切都晚了。

……

一個小時後,李婷婷睜着眼睛,面目扭曲猙獰,她早已斷了生機,肉身殘肢斷臂,血肉破敗……

可想而知,她生前遭受了何等非人的折磨。

「少爺,你打算如何處理這些女屍?」

一道身影漂浮到韋政熙的身後,是一個穿着清廷服飾,光着半個腦袋,身後扎着一個辮子的老者。

他的面色如死人一般陰沉。

「先把她們的頭砍下來,扔到祭壇祭祀,等師父吸收了她們的力量後,我在把她們的頭和身體一一縫合起來,做成藝術品,放在城市的每一個地標建築上,形成一幅美麗的畫卷。」

結束了一場行為藝術,韋政熙很是痛快,坐在一個沙發上,搖晃着手裡的紅酒杯,白色的襯衣上沾滿了鮮血,與他斯文的外表格格不入。

「可是之前的三具屍體,鎮魔司已經開始調查了,如果在這樣下去,我怕他們遲早會調查到韋家,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管家擔心道。

「不是遲早調查,他們已經開始調查了,昨天在酒吧接近我的那個女孩,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她就是鎮魔司的人。」

韋政熙一臉不屑。

「少爺,你要不要先離開雲州市避避風頭?」

管家又道。

「不用,別說鎮魔司了,就算是城主府的人我都不放在眼裡,她既然送上門來,我不介意把她也做成藝術品……」

韋政熙病態的笑容越發燦爛。

管家露出為難之色。

「怎麼,你不信?」

韋政熙看了管家一眼,又道:「不妨告訴你,用不了多久,師父的傷就要痊癒了,到時候就算雲州市的所有鎮魔司、捉妖人加起來,也不是我師父一人的對手,到時候,整個雲州市都要淪陷,所有人都會臣服在我韋家的腳下,任我們宰割……」

「到時候,我會把雲州市所有的女人,都做成藝術品的……」

……

雲州市的夜晚,霓虹璀璨。

「就是這裡么?

王道雙手插兜,穿過一個漆黑的巷子,抬頭望去,看到了星光酒吧閃閃發光的招牌。

星光酒吧開在雲州大學的附近,規模並不大,約有一百平米左右,價格不貴,所以經常有雲州大學的學生來這裡團建。

他走了進去,酒吧里燈光搖曳,音樂震耳欲聾,只見楊娜娜等十幾人坐在酒桌前喝酒划拳,開懷暢飲。

還有十幾個男女跟隨動感的音樂,在舞池裡搖擺着身體,玩的很嗨。

「王道你來了,快到我身邊來做……」

楊娜娜看到了王道的到來,目光打量了一下他健壯的身軀,眼中閃過一抹貪婪。

王道不動聲色,來到楊娜娜旁邊的沙發坐下。

「純愛戰士,來陪姐妹喝一杯!」

旁邊另外一個穿着暴露的紅髮女生,為王道倒了一杯酒,後者也不客氣,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哇好棒好棒,再來一杯!」

「喝完這一杯,還有三杯哦!」

幾個女生歡喜雀躍。

王道一杯一杯的喝着,現場的氣氛依然火熱,尤其是十幾個男生,一直都在哈哈大笑,就沒有停歇過。

就像快要笑斷氣一般,讓人毛骨悚然。

幾杯酒過後,王道感覺有些頭暈目眩,嘴角忍不住的抽動,有種想要咧嘴大笑的衝動。

而就在這時,魂海中的噬魂凶靈微微發出一聲低吼,在王道的腦海中振聾發聵般回蕩。

王道頓時清醒過來,心中吃了一驚,「這氣氛有問題……」

還好他精神力遠超常人,再加上噬魂凶靈的提醒,才沒有着道。

他不動聲色,觀察着酒吧的每一個人,除了楊娜娜和她的幾個閨蜜,所有的人幾乎都在詭異的大笑。

現場歡樂的氣氛,變的有些驚悚起來。

這酒沒有問題,音樂也沒有問題,但合到一塊,竟是構成了一個迷魂陣。

突然間,一個男生笑的昏厥過去,口吐白沫,躺在地上抽搐起來,緊接着一個又一個的人倒下,都是一樣的癥狀。

「姐妹們,晚餐開始了呢!」

突然,其中一個閨蜜獰笑一聲,從隨身的包包里拿出一根吸管,**身邊一個男生的咽喉。

ps:大家不要養書,每天追更下去,數據真的很重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