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夜晚一點多,夜市的大排檔還在營業。

王道看着其中一個烤架上的烤串,直流口水,他現在太餓了,只想大吃一頓。

光着膀子,正在熱火朝天烤着肉串的大排檔老闆,看了一眼穿着破爛的王道,一臉的嫌棄,「哪裡來的乞丐,走遠點,別打擾我做生意。」

乞丐?

有見過長的這麼帥的乞丐嗎?

王道有些鬱悶,但沒辦法,出門時他把手機留在了家裡,而身上的衣服也不是自己的。

此時他穿的破破爛爛的,又身無分文,看上去還真有點像乞丐……

看來是沒辦法大飽口福了。

王道無奈的搖了搖頭,準備轉身離開。

「沒關係老闆,我請他吃吧,吃多少算我賬上吧。」

突然,一個御姐音從地攤上傳來。

只見,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女人,一頭棕色齊耳的短髮,五官精緻絕美,一米七三左右的高挑身材,纖瘦的倩軀上裹着緊身的黑色皮衣,顯得身材更加的凹凸有致。

氣質高冷嫵媚,又英姿颯爽。

「好吧……」

大排檔老闆雖然不情願,但看在對方的面子上,還是勉強答應下來。

畢竟眼前的女人是店裡的常客,每天晚上她幾乎都會來這裡吃夜宵。

「你真的要請我吃飯?」

王道有些意外。

「嗯,不用客氣放開吃就好。」

鹿晚微微一笑,自己可是守護這座城市的使者,人民的好公僕,請一個乞丐吃飯,對自己來說不過舉手之勞而已。

就算讓他放開吃,又能吃多少錢呢?

最多三五百塊錢而已吧……

王道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這時,鹿晚的耳麥中,響起了一個聲音,「晚兒姐歸德小區滅門案的妖邪疑似找到了,在老城區東順街13號的位置。」

「收到,我馬上過去。」

鹿晚俏容微微變色,她二指隨意一扔,一張銀行卡旋轉着飛到了大排檔老闆身前的桌子,「密碼六個六,一會刷卡就可以。」

說完,她騎上一個炫酷的黑色機車,揚長而去。

「桌子上有菜單,想吃什麼自己點。」

老闆嫌棄的看了王道一眼。

王道找個位置坐了下來,意識進入了魂海。

系統面板出現在眼前。

【宿主:王道

力量:7

精神:5

魂獸:噬魂凶靈

形態:地獄魔神形態(初始)

殺戮點:5】

「系統,殺戮點全部加在力量上。」

王道心中默道。

「叮,收到。」

系統應了一聲,片刻後,【力量】後面的數字變成了12。

轟隆隆……

王道只感覺,一股暖流在頃刻間流遍全身,渾身的氣息奔騰,如灌鉛一般變的厚重無比,筋骨之間啪啪作響,發出轟鳴之聲。

而他的心臟的跳動聲,也變的沉重有力起來。

每一次增加【力量】,他的肉身就像經歷一次洗筋伐髓一般,再次強大了很多。

……

老城區東順路街頭,昏暗的路燈下,七八個身披黑色斗篷的年輕男女,正站在一個粉筆畫的人形前,議論着什麼。

這時,遠處寂靜的夜色中,響起機車引擎的轟鳴之聲。

「是晚兒姐到了!」

眾人紛紛露出喜色。

片刻後,鹿晚的大長腿從機車上跨下,來到眾人的身前,躍躍欲試,一副想要干架的樣子,「那隻妖邪呢?」

「就在這裡,有人比我們早一步,把它給殺了!」

副隊長唐晨玩世不恭的笑了笑,指了指粉筆圈起的人形圖案,地面上還有大片的血跡。

「什麼,是誰做的?」

鹿晚驚訝道。

「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根據旺財推理的作案現場,這妖邪是被人一拳打爆的身體,屍體不知去向,只在現場留下了一些血跡。」

唐晨摸了摸身旁一個酷似鬥牛犬的黑色惡犬的腦袋,後者吐着舌頭,滿是褶皺的臉上露出了微笑。

這隻夜叉尋回犬是唐晨的魂獸,擅長追蹤妖邪的蹤跡,從沒出現過差錯,它模擬出的作案現場,應該錯不了。

「這妖邪至少擁有一品後期的實力,能夠一拳干爆它的,至少是三品的異人,不是我們鎮魔司做的,難道是民間的那些捉妖人乾的?」

鹿晚若有所思道。

「在我們備案的捉妖人中,擁有絕對力量,能夠一拳打爆一品後期妖邪身體的捉妖人,在附近的縣市區,只有『暴力小丸子』一人能做到,我們剛剛已經給她打過電話了,不是她做的。」

一個戴着眼鏡,斯斯文文的女孩開口道。

「這麼說也不是捉妖人做的,那會是誰?」

鹿晚陷入了沉思,片刻後她開口道:「附近有沒有監控,或者有沒有發現目擊者?」

唐晨搖了搖頭,「這裡是老城區的街道,附近並沒有監控,至於目擊者么,我們在附近倒是發現了一個昏迷的乞丐,我們已經把他送到了醫院,目前他還沒有醒來,究竟他有沒有看到些什麼,我們就不知道了。」

「對了,還有一個很奇怪的事情,這個乞丐的衣服竟然被人扒光了,莫非斬殺妖邪的這位還有什麼特殊的癖好……」

「乞丐,還被人扒光了衣服……」

鹿晚陷入了沉思,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對了自己不是剛請了一個乞丐吃飯嗎?

那個乞丐與這個扒光衣服的乞丐之間,會不會有什麼關聯?

就在她沉思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是一個扣費短訊,一共消費:80600元。

付款的對象正是大排檔的老闆。

「什麼,為什麼消費那麼多,難道說剛才那個乞丐是飯托?」

鹿晚頓時氣的炸毛。

豈有此理,竟然訛詐到姑奶奶我頭上了……

她騎上機車,向著大排檔的方向疾馳而去。

「晚兒姐為什麼走得那麼急?」

「難道說她找到了線索?」

……

鎮魔司的眾人一臉懵。

此時已是凌晨四五點鐘,夜市已空無一人,大排檔的老闆也在收拾着衛生。

「老闆,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今天你完了……」

鹿晚怒氣沖沖的向著大排檔老闆而來。

「鹿,鹿小姐,你聽我解釋,這些錢都是那個乞丐一個人吃的……」

老闆連忙解釋。

「不可能,一個人怎麼可能吃這麼多錢?」

鹿晚咬牙道。

「是真的,不信你看……」

老闆指了指一個方向。

鹿晚回頭看去,下一刻眼神中寫滿了驚駭。

一個餐桌前,是堆積如山的餐盤……

「這些都是他一個人吃的……」

鹿晚匪夷所思。

「沒錯,實不相瞞,我開餐館三十年了,也是第一次遇到這麼能吃的,這傢伙簡直就是個怪物。」

老闆的嘴角抽了一下。

「好吧……」

沉吟片刻,鹿晚只能自己認栽了。

畢竟老闆沒有做錯什麼,是自己說的吃多少算自己的……

「鹿小姐,這是您的卡……」

老闆雙手遞上。

鹿晚收回自己的銀行卡,剛才扔卡的時候有多瀟洒,現在就有多狼狽。

身為鎮魔司的分隊長,雖然工資待遇還可以,但這傢伙的一頓飯,直接花光了她三個多月的工資……

怎能不肉疼……

等等。

被扒光衣服的乞丐?

還有這個穿着乞丐裝,很能吃的怪物?

難道說這個怪物就是轟殺妖邪的人?

鹿晚突然想通了什麼,說道:「老闆,你這有沒有監控?」

ps:異人和妖邪的修為境界劃分,一品、二品、三品……

一直到十品,也就是人類天花板級別,境界暫時先到這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