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王道,昨晚為什麼不回我微信!」

李婷婷胸口上下起伏,指着比自己高了一頭還多的王道質問。

她很納悶,王道這個舔狗昨天是怎麼了?

平時只要自己稍微生氣,他就會放下手頭的一切工作來哄自己。

昨晚自己提出分手,他不是應該像瘋狗一樣跑到自己宿舍樓下,跪求複合嗎?

為何他沒有任何回應?

王道看了對方一眼,關於她的記憶湧上心頭。

這女人是王道前身的女友,前身對她非常的好,幾乎奉獻一切。

哪怕李婷婷經常與一些男生打情罵俏,糾纏不清,前身也既往不咎,一如既往的對她好。

以為這樣默默付出,早晚有一天能夠感動她,會為自己改掉那些壞習慣。

可她一直把前身對她的好,當成炫耀的資本,完全沒有將前身放在眼裡過。

「王道,我在給你說話呢,你啞巴了?」

李婷婷更怒。

昨晚她突然提出分手,是為了在閨蜜面前炫耀,沒想到王道並沒有理會她。

這讓她感覺在閨蜜的面前丟了面子,這才一大早,怒氣沖沖的來找王道理論。

王道懶的多說一句廢話,轉身離開。

像李婷婷這樣的綠茶,多看一眼算自己輸。

「站住,你說實話,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李婷婷擋在王道身前。

王道突然對自己那麼冷漠,只有外面有人這一種解釋。

雖然她平時經常和一些男生勾勾搭搭,但絕不允許王道這個舔狗外面有人。

「你不是提分手了嗎,老子有沒有人關你屁事?」

王道被氣笑了。

「你……」

「好王道你出息了是吧,敢這麼對我說話,我實話告訴你吧,你知道昨天我為什麼跟你提分手嗎?」

「你可知道昨天誰在追求我嗎,是雲州市首富之子韋少,昨天他送了我好多的奢侈品,周末還約我去他的私人遊艇上度假,以後我是註定嫁入豪門的存在,與你這個沒人要的孤兒,註定不是一路人了。」

李婷婷趾高氣揚,冷笑道。

「世風日下啊,現在的拜金女都這麼理直氣壯了嗎?」

「是啊,那些拜金女都很現實,愛慕虛榮,寧願坐在寶馬車上哭,都不願意坐在單車上笑。」

「又一個哥們輸給了現實,同情他三秒鐘。」

……

圍觀的吃瓜學生議論紛紛。

「說完了嗎,說完了就滾!」

王道眼神不耐,有一種想要一掌拍死她的衝動。

「王道你最多只配當姑奶奶的舔狗,竟敢罵我,你要造反嗎?」

李婷婷惱羞成怒,掄起自己的包包向著王道砸去。

以前她生氣的時候,沒少把王道當成出氣筒,對方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

相信這一次也是一樣吧……

砰的一聲。

王道掄圓了粗壯的手臂,一巴掌將嬌小的李婷婷扇飛出去,如離弦之箭般,掉進十米外的池塘之中。

生死不明。

王道一愣,剛剛增加的力量,力度有些沒控制好。

這一巴掌,不會直接把對方給拍死了吧?

旋即,王道也懶得在意對方的死活,快步離開了現場。

全場眾人一陣懵逼,片刻後掀起了軒然**。

「卧槽,這麼勇猛,這位勇士是誰的部將?」

「純愛勇士怒扇拜金女,我輩楷模啊!」

「牛逼,太過癮了!」

……

來到教室,王道和往常一樣,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而身邊的同學都在傳,陳楠昨晚一整夜沒有回宿舍,今天一早聽學校說,他突然辦理了退學……

對於他這個海王來說,一整夜不回宿舍屬於正常現象,可奇怪的是他突然辦理了退學。

這讓很多人不理解。

陳楠昨天還好好的,為什麼會突然退學?

退學?

王道眼神微眯,在來教室之前,他特意去過昨晚事發的廁所,碎屍和血跡都已經打掃過了,什麼都沒有留下。

雖然空氣中還殘留着淡淡的血腥味,但應該沒有學生見過那具碎屍……

否則在學校應該早就引起大面積的恐慌了。

到底是誰在背後壓下了這件事情?

學校嗎?

他的目的是什麼?

是為了不造成大面積的恐慌,還是另有其他原因?

學校中,還隱藏了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

龍澤老師是妖邪這讓王道感覺很震撼,而在學校其他老師中,會不會還有妖邪的存在?

總之,這個世界隱藏太多不為人知的秘密,普通人看到的,不過是這個世界的冰山一角,而真相,需要自己一點一點的去探索。

眼下最重要,是去獵殺妖邪,儘快的提升實力,

只有這樣,才能在這個充滿危機的世界中有立足之地,然後保護自己的家人不受侵害。

想到這裡,王道打開手機,翻閱着最近在雲州市發生了一些詭異殺人事件,尋找妖邪的蛛絲馬跡。

很快,他鎖定了一條新聞。

在老城區附近,一個叫做歸德小區里,發生了一起滅門慘案。

一家五口都被兇手碎屍,殘忍程度不像人類所謂。

更詭異的是,兇手作案後,五個死者的頭顱被擺放成金字塔的形狀,然後用死者的血跡,在周圍勾畫出一個詭異的符文陣圖。

這太詭異了。

歸德小區嗎?

王道想了一下,這個小區應該就在自己小區的附近,難怪最近晚上過了十點,周圍的街道都空無一人。

在周邊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誰還敢出門?

「這麼詭異的滅門案,應該是妖邪所為,晚上我可以去碰碰運氣。」

王道心裏這樣想着。

轉眼間,已到了下午放學的時間。

王道來到學校附近的一家快餐店吃飯,力量暴增了數倍後,他的飯量也大大增加。

快餐店中,王道狼吞虎咽,大快朵頤,很快,身邊的餐盤堆積成了一座小山。

「我需要找個賺錢快的兼職才行,不然就我和王曦的那點積蓄,根本就不夠我一個月的飯錢。」

王道這樣想着。

整個餐廳的人,如看怪物一般看着王道。

「我的天,這人是怪物嗎這麼能吃。」

「他如果去參加大胃王的話,一定能拿冠軍。」

「我怎麼看着他有點眼熟呢?」

「我想起來了,他就是今天早晨,怒扇拜金女的那個純愛勇士。」

「是他就是他,有人把他怒扇拜金女的視頻發到了某音,還上了熱搜呢。」

……

在快餐店吃飯的有很多雲州大學的學生,很快就認出了王道,在店裡引起了熱議。

坐在角落裡,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面容姣好,氣質溫婉的女生,目光看向王道。

只是,她的眼神有種說不出的古怪。

突然,沉睡在王道魂海中的噬魂凶靈,緩緩睜開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