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鎮魔司駐雲州市四中隊分部。

鹿晚走進一間大的辦公室,看了一眼把腿翹在桌子上,玩手機的唐晨,乾咳一聲,「唐晨,那個乞丐醒了嗎?」

看到鹿晚進來,七八個四中隊成員都不再閑聊,各自回到座位上工作起來。

唐晨也是嚇了一跳,連忙把腿從桌子上拿下來,笑嘻嘻道:「晚兒姐,我剛從醫院那邊回來,正準備去找你彙報工作呢,那個乞丐已經醒了,不過他的神經有些不正常,一直都在重複鬼,鬼呀的,從他的口中什麼都問不出來。」

「算了我也沒指望你能問出什麼,還好我已經找到斬殺夜行兇鬼的那個人的線索!」

鹿晚得意的將一張照片拿了出來。

唐晨以及眾人湊了過來。

所有人都很好奇,這個一拳打爆夜行兇鬼的人長什麼樣子。

鹿晚手中是一張錄像里截取的圖片,一個男人坐在大排檔的地攤上乾飯的側顏照。

由於夜晚拍攝,攝像頭像素不高,以及截圖放大等因素,照片很模糊,不仔細看,只能看到黑洞洞的一片。

「晚兒姐,你確定我們拿着這張照片,就能找到這個人的本尊?」

唐晨一愣。

「少廢話,找不到也得找,姑奶奶我的八萬塊可不能白花……」

想起昨晚的經歷,鹿晚氣就不打一處來。

「什麼八萬?」

眾人疑惑。

「額,我的意思,我昨晚花了八個小時的時間,才找到了這點線索,你們忍心看着我的努力付之東流嗎?」

鹿晚牽強的解釋。

如果讓眾人知道,自己花了八萬塊請一個乞丐吃飯,一定會被人笑話死的。

「晚兒姐,你怎麼知道這個人就是斬殺夜行兇鬼的人?」

一個平頭青年問道。

旋即,鹿晚簡單講述了一下自己昨晚的經歷和自己的一些猜測,當然自己丟人的地方直接掠過沒講。

眾人紛紛點頭,感覺鹿晚說的很有道理。

但他們盯着照片看了半晌,還是一臉懵,「這個人我確定沒見過!」

「我也是,我確定在我的熟人里沒有這號人物,就算有……關鍵我也看不清照片里的人長什麼樣啊?」

「我想除了這個人的至愛親朋,手足兄弟以外,沒人能認得出來吧……」

……

「咦曦曦呢?」

鹿晚發現沒有看到王曦的身影。

「有人報案,說在雲州大學附近的一間酒吧突然變成了一片廢墟,她剛好在那附近,就去看一下是不是有妖邪作祟。」

戴着眼鏡的文靜女生道。

「隊長,王曦一個剛加入鎮魔司的丫頭片子,你不會指望她能認出照片里的人吧?」

唐晨嗤笑道。

「也是……」

鹿晚感覺有些道理,又道:「不過這個人至少是三品異人,放任在社會不管的話是個危險人物,必須找到備案,如果品行兼優,沒有污點的話,也可以嘗試把他招入鎮魔司,知道嗎?」

「知道了……」

眾人稀疏的回答,對找到這個人不抱希望。

鹿晚離開了辦公室,白皙的小手把照片握成紙團,惡狠狠道:「這個混蛋,姑奶奶的錢可沒那麼好騙,如果被我逮到了非揍你一頓不可……」

……

回到家中,王道迫不及待的打開系統面板。

【宿主:王道

力量:12

精神:170

魂獸:噬魂凶靈

形態:地獄魔神形態(初始)

殺戮點:330】

「系統,所有的殺戮點都加在力量上。」

王道心中默道。

「叮,收到!」

系統應了一聲。

片刻後,面板上的殺戮點清空,力量變成了342。

一股磅礴滾燙的力量再次籠罩王道的全身,只感覺肉身的強度再次提升了數倍不止。

「叮,恭喜宿主修為提升至三品初期,獲得獎勵——異能【地獄斬】。」

「提示,精神力提升至500後,才能使用此技能。」

「宿主伴生魂獸——噬魂凶靈修為也突破三品初期,覺醒異能【夢魘】。」

系統提示音響起。

「修為突破後還有獎勵?」

王道心中大喜,再次看向系統面板。

【宿主:王道

力量:342

精神:170

修為(人類形態):三品初期

異能:地獄斬。

魂獸:噬魂凶靈

形態:地獄魔神形態(初始)

殺戮點:0】

「現在的我就算不變身成為地獄魔神,僅憑肉身的力量,也足以碾殺三品以下的妖邪吧?」

王道握了握拳頭,只感覺體內澎湃不息的強大力量呼之欲出。

如果再遇到楊娜娜等人級別的吸血鬼,僅憑肉身之力,徒手便可扭斷它們的脖子。

「變強的感覺可真爽啊,就是不知道需要多少力量,修為才能提升到四品?」

王道心中充滿了期待,等修為提升至四品,不知還能獲得什麼系統獎勵?

旋即,王道的注意力關注到噬魂凶靈的身上。

他意念一動,噬魂凶靈被召喚而出。

黑氣繚繞的身體又長大了一倍不止,大約有半人多高,一張猙獰大口就佔據了將近三分之一的身體,邪惡的猩紅色眼睛看着王道,露出憨憨的笑容。

作為王道的伴生魂獸,它修為是跟隨王道修為的提升而提升,並且還覺醒了異能。

【夢魘】:精神類攻擊,製造夢境,無限放大敵人貪婪的慾望或者尋找敵人內心深處的軟肋,在精神上擊潰敵人。

「這個異能可以給敵人製造夢魘,比實質進攻更加可怕!」

王道喃喃自語,如果在大戰之時,敵人突然被夢魘困住,絕對是必死的局面。

以後,有噬魂凶靈給自己打輔助,再加上強大的肉身之力,只要不遇到高自己級別太多的妖邪,就無需化身地獄魔神。

畢竟,地獄魔神的戰力雖然恐怖,可以碾壓一切,但對肉身的消耗也太大了。

經常使用自己的身體還是有些吃不消的。

……

第二天一早八點多,王道還在睡夢中,只聽到一陣敲門聲響起。

「沒帶鑰匙嗎?」

王道以為是王曦回來了,因為兄妹兩人在這座城市認識的人並不多,平時幾乎沒有人來串門。

他睡眼朦朧的打開房門,發現來人並不是王曦,而是一個約十七八歲的的小女孩。

她俏容精緻白皙,沒有任何瑕疵,清純脫俗的氣質中,還有些許青媚的氣息,

大約有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一身黑色長裙修飾的倩軀纖細曼妙,一頭瀑布般的青絲垂若在盈盈一握的腰間。

齊劉海下,一雙明眸笑成了月牙,伸出白皙修長的小手,「認識一下,我叫司與畫,是你新搬來的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