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歸來還是少年第3章 原來遺憾可以這麼寫(上)在線免費閱讀

歸來還是少年第4章 原來遺憾可以這麼寫(下)在線免費閱讀

我和嘉嘉是高一的同班同學,那時的我,對於男歡女愛,還停留在琪琪身上,畢竟那算是我自己的愛情萌芽。

我和嘉嘉的關係,那時也僅限於同班同學,僅此而已,至於為什麼後面熟悉了呢?

這就不得不提一個人,她的閨蜜「曹賊老王」了。

為什麼一個女生得到這種稱呼,一是「曹賊老王」本來就姓王,二是經常在女生宿舍摸上別人的床,美其名曰:「汝之妻,吾睡之。」

對此我們班談戀愛的男生,氣的牙根痒痒,又不得不跟大爺一樣供着,你今天說她兩句壞話,晚上就摸上你媳婦的床。

你還對此無可奈何,還得聽你女朋友,給你訴苦。說慘遭老王毒手審判,至於有多毒那只有當事人和老王知道了。

她這個外號「曹賊老王」出來的時候,我沒少調侃他,妥妥的腐女「曹賊」一枚。

她本人經常還講一些黃段子,惹得人家小姑娘面紅耳赤,直呼不害臊。可結果呢,我後面聽嘉嘉說,老王自己沒談過戀愛,純屬理論大師,我直呼好傢夥。

關於這類人,我想應該還不是少數,畢竟我的高中同桌慶嬌也是其中典型的代表、

有次晚自習,老師讓我們各自查漏補缺。而我在上晚自習之前,就已經完成了所有的科目作業,閑的無聊起來,看起了學校發的《健康與教育》。

可能是慶嬌察覺到我的無聊,神秘兮兮遞給我一本白皮小說,然後悄悄地對我說道:「玄幻的小說,無聊的話看看,保證你收穫頗豐。」

我看了她一眼,輕蔑的一笑道:「好歹你也知道我看小說也有七八年了,套路都差不多,有啥驚奇的。」

她沖我一笑說說道:「某些人可不要說大話哦,你沒接觸到的玄幻還有不少呢!」

我這一聽,也被她的話氣樂了,就對她說道:「行,那我就看看您老人家的這本小說,怎麼讓我開眼。」說完,我便拿起小說看了起來。

開局劇情還算正常,講述了一個落魄少年,經歷了家家族滅亡,被帶「帽子」,重生歸來。然後一路過關斬將,快意江湖,報仇雪恨。

可後面我就越看越不對勁,有些情節寫的什麼大師兄身負劇毒,主角為其脫衣吸毒治療,又或者大師兄無意間嘴角流出迷人的微笑,為此主角心神一漾,看到這兒,我就明白上了這勾八的當了。

我就問她:「這不耽美文嗎」。

因為她經常給我說什麼「泰圈電視劇」什麼「尼泊爾合法同性」,還有什麼現實版的難上加難,對於當時幼小心靈的我,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衝擊。不下於,給大板送了一枚「小男孩」。

第一次給我打開了新世界,但所幸本人直中直,臨危不亂,也幸虧她是個女的,不然該擔心的就是我自己了,高低我得換個地方。

她一臉奸計得逞對我說道:「是啊,耽美玄幻文,怎麼樣啊,有什麼問題嗎?」

當時我整個人亞麻呆住了,「問題,問題大了!」我心想道

畢竟我都看完了,你沒聽錯我看完了。看到最後,我才確定這就是披着玄幻羊皮的耽美文,因為最後主角和大師兄難上加難,過上了沒羞沒臊的幸福生活。

我直接給了她一個白眼,把書扔給她,賞了她兩個板栗。她揉了揉腦袋,然後興奮地和閨蜜分享這件事。

哦順帶一提,她的閨蜜就是老王,女生有好幾個閨蜜應該很正常吧,至於閨蜜們爭不爭寵我就不大清楚了。

只見慶嬌給老王悄悄分享完我的事情,老王她先是一臉吃驚的表情,隨即一臉猥瑣的沖我笑了笑。很少有人在女生身上用上猥瑣兩個字,但我覺得她實至名歸。

同樣我也知道,老子一世英名沒了。

要知道,我是高中尖子生進班,一直都算是品學兼優的代表,加上當時身材修長高挑,喜歡打籃球,也勉強算得上「帥比一枚」。

工作之後,我師父也沒少對我說「瞧你長得人模狗樣的,也不知道以後會便宜哪家娘們。」

順帶一提,我師父也是個娘們,還是個東北的娘們,為人豪爽大氣,只比我大兩歲,可能是出社會早,早早的就通曉了人情世故,然後一路高歌猛進,當上了部門經理,成為了「成功人士」。

在那以後,我就和老王熟絡了起來,可能是我為人友善,性格上也比較會照顧人吧,自然而然地我就進入了老王的核心社交圈。

和嘉嘉的認識,也變得順理成章,也知道了這個班裏面的「冰山美人」,私底下,居然還是個「小瘋子」。

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和嘉嘉變得更熟絡的呢,也只能說緣分來的擋也擋不住。

有天,老王因為需要參加老哥的婚禮,請了兩天假回家了,拜託我照顧一下她的好閨蜜嘉嘉,她告訴我嘉嘉比較內向,平時也就她這麼一個朋友,害怕被別人欺負。

我拍着胸脯向老王保證道:「相信我!哥們辦事,你放心。」

晚自習上,我看她面色蒼白,額頭上也冒着冷汗,雙手痛苦地捂着肚子,我快步上前,問她怎麼了,需不需我帶你去醫務室。

實話說,哥們當時也沒以為是生理期,以為她是吃壞了肚子,誰閑的沒事算人家生理期啊。

只見她蒼白的臉頰升起一絲紅暈,輕聲對我說道:「沒事,我就是生理期到了….休息一會兒就好了。」說完抬頭望了我一眼,我對上她的眼神,尬笑一聲道:「好吧,那我給你泡一杯紅糖水吧,你好好休息下,不舒服要告訴我哦,我找人帶你去醫務室。」

你問我為什麼不我親自帶她去,不是哥們你學校不查早戀嗎?再說了,大晚上,孤男寡女也不合適啊。

說完我便快步起身,拿上她的水杯去接水。問其他女生借了一些紅糖,給她沖了一杯紅糖水,外加一個暖寶寶。

你問我暖寶寶哪裡來的,不會吧不會吧,某些人不會冬季沒有暖寶寶吧。

回到教室,我將沖好的紅糖水和暖寶寶都遞給了她,並說道「用暖寶寶,暖一下肚子,會好受許多。」說完我便起身離開了她身邊的座位,她看了看我,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我當時還傻傻的想:「老王,你交給哥們的事,給你辦的妥妥噹噹的。」

殊不知,某個女孩兒也開始關注起了我。

有次老王揪着我耳朵,把我拉到樓梯口,然後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我。我一頭霧水,我想難道是我偷吃她薯片的事,被她發現了。

不對啊,我記得當時她睡著了,就我和嘉嘉在她旁邊啊,想到這我心頭不由一緊,臉色痛苦道:「這都被你發現了是么?」

老王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給了我邦邦兩拳。笑罵道:「好你個臭小子,想我老王英明一世,我就幾天沒在,居然被你偷家了。快說怎麼勾搭上我家嘉嘉的。」

我當時看着老王給了我邦邦兩拳,一臉吃痛也沒細聽。慢悠悠的說道:「我不就趁你睡覺吃了你幾根薯條,你也沒少拿我吃啊,至於么,咱這關係,都哥們。」

回過神來,我就知道我倆說的不是一件事,心想壞了,她又給邦邦兩拳,一臉怒氣道:「好啊,我說我薯條怎麼沒得那麼快,原來是你個偷腥賊,你個家賊。」我揉了我胸口,心想道:「這老王拳頭,多少夾雜着點兒私人恩怨,是真疼啊。」

平時瓶蓋擰不開的女孩子,我覺得此刻都能把我天靈蓋擰下來。

見她又要給我兩拳,我慌忙抓住她的手道:「天地良心,我那勾搭你家嘉嘉了,小心我告你誹謗啊老王。」

「真沒有?!」

「沒有,我騙你幹什麼啊」

「不對啊,我聽嘉嘉說她那個……唔唔….唔…….」只見嘉嘉眼疾手快,快步上前,捂住了老王的嘴,拽着老王從我身邊離開了。

我當時也是吃了一驚,沒想到這「小瘋子」還有這等爆發力,和之前生理期的她判若兩人,此刻的她英姿颯爽,令人着迷,不愧「小瘋子」的名號

後來我聽老王說,當時她也是玩心大發。纏着嘉嘉問,有沒有喜歡的男生,需不需要我給你介紹介紹啊小妮子。誰能想到,打鬧着打鬧着,意外提到了我的名字,老王看着嘉嘉逐漸紅的快熟透的臉,憑着她天天當「曹賊」的經驗,就知道有故事,一番拷打後,就有了前面的那一幕。

後面伴隨着老王「紅娘」屬性爆發,我和嘉嘉的事情也變得水到渠成了,甜甜的戀愛,讓人着迷,戀愛的酸臭味,讓老王成了夜空中最亮的星。

有時她還自我調侃,自己追的偶像劇是現實版的。還是自己撮合成的,非常有成就感。電燈泡也是最特別的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