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歸來還是少年第1章 年少的我在線免費閱讀

我叫枯子軒,親近的人都叫我軒兒,小時候因為長的一副女生相,不熟悉的人還以為是個小女孩呢,但我可是個正兒八經的純爺們,因為這張臉,沒少被女孩子們調戲。

小時候我記得家裡很大,大到散養的雞鴨在院子里覓食,養的小狗在院子里刨洞打滾。

家裡的後院種了一些蔬菜,經常需要澆水,我就在前院下水口挖了一條小河,讓水沿着小河流向菜園裡。

當時的我,時常用手去給那條小河重新劃幾個河道,玩的不亦樂乎。不得不說,童年真讓人着迷。

可好景不長,記得那是我剛上初中的時候,村委會通知說:村莊要全面拆遷,用於城市規劃道路,村民們做好搬遷準備。

當時的人們並不像現在一樣盼望着拆遷,畢竟在那個時候,大部分人都不願意離開自己的故土的,那時一些老人的行為,用現在的話來說,叫「釘子戶」。

可這些老人並不像現在的「釘子戶」一樣,在我看來,老人們只是不願意離開這片故土罷了。這裡承載着老人們對土地的眷戀,自己的家人、親人朋友們的生活痕迹。

在這裡已經過完了大半生,現在卻要背井離鄉,離開自己最熟悉的故土,離開自己的故鄉。這何嘗不是一種遺憾與無奈呢。

還記得當時的我,經常沾沾自喜,畢竟在電視上看過拆遷後的生活,以為自己家也要搖身一變成為「狗大戶」了。

沒錯,小時候的我就是這樣想的,帶着一絲純真,充滿對未來的憧憬。

可現實卻給了我當頭一棒,伴隨着陪伴我六年的小學被迫拆除,這場拆遷行動也悄然拉開了序幕。

看這學校拆遷後,留下的廢墟殘骸。我兒時的心靈,久久不能平復,雙眼無神地看向遠方。

「原來有些東西,真的可以頃刻間化為烏有。」我望着學校的殘骸感嘆道。這所小學的全貌,也永遠停留在了那一年。

唯一留給我自己的,只剩下了陪伴我六年時光的小學回憶。

看着附近一些大人帶着小孩望着這正在發生的一幕,彷彿被烏雲蓋住了光芒,一臉的沉重。隨即嘆了一口氣,默默帶着孩子離開了這個傷心的土地。

當時的我,可能不大懂這些大人,隨着年齡增長,閱歷的不斷豐富,我才逐漸明白了當時大人們的沉重心情,那何嘗不是一種妥協與無奈呢。

學校沒拆除之前,或許還曾抱有些許幻想,以為不會這麼快拆遷,暫時還不需要離開故土,以為這個方案實行,還會需要很長的時間。

但當這一切都轉變為現實後,無不是給所有人當頭一棒。告訴村民們夢該醒了,我們也該離開了……

全面動工拆遷村莊的那一天,我沒有看到,也沒有回去看。

在那之前,我的姐姐就來學校接我回家,她告訴我,我們搬新家了,我也意識到我的故鄉夢,也該醒了。

到了新家,我就開始了四處打量,一臉好奇。

那是父母租的親戚家的房子,這個親戚按輩分我該叫一聲三姨夫,老實說現在的我也沒有分清這親戚輩分。

每次不管吃喜宴還是辦喪事,我都會重新認識一下「親戚」,有的時候我也想笑,一個穿開襠褲的小孩兒,我得管他叫一聲爺爺,沒辦法誰讓人家的輩分大呢,這個咱不得不認。

想起這個我就會想到,在我大學的時光中,給「兒子們」帶飯的經歷,那些都是異父異母的親兒子。

在現在的大學生活中,很多的大學生需要上早八,甚至有些還需要跑早操,只能說一年之計在於晨。不過這個嘛,也看自己怎麼想,畢竟有些都是形式主義,沒有實際意義。

還我記得我剛進入大學報完到後,到了男生宿舍樓下,提個行李箱剛要進門,就被宿管阿姨給攔下來,告訴我:「同學,女生宿舍在五號樓,這是男生宿舍。」

對此我也只能無奈的說:「阿姨,我是個男孩子。」看着阿姨那吃驚的表情,以及我後面看到「兒子們」同款表情時,我就知道我的大學生涯不會平凡。

當然這是後面我要寫的,先在這轉個折,留給你們慢慢品鑒欣賞

有時候我也在想,我的童年到底在什麼時候停止了呢

記得剛搬進新家的時候,我看到是陌生的平房,這對於幼年的我來說,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衝擊。

在我老家的村莊里,基本蓋的都是瓦房,當然我家也不例外。我家分為前後院。前院最開始還是土房子,後來才慢慢把那幾間土房都換成了瓦房。

後院蓋起來的瓦房,那是我父親自己一塊磚一塊磚壘砌起來的。

我的父親是一個很平凡的瓦匠,母親也是典型的家庭主婦,兩個人初中畢業後就沒有在讀書了,畢竟在他們那個年代能吃飽飯就不錯了。

我的奶奶生了四個兒子,父親排行老二。按理說,在那個的年代,這個家族應該欣欣向榮才對,畢竟都是勞動力。

但現實告訴我,我的父親是最受氣的,也是最盡孝道的,為此我的母親沒少吃苦。

在我看來,我的奶奶很偏心,典型的欺軟怕硬。

我大爺接了爺爺的崗位在鄉里當會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