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拉着行李箱走在校道上。

從教學樓八棟到男生宿舍20舍之間走路要10分鐘,這一路上楊擇好好的欣賞了一波女大學生的魅力。

高中校園的女生,大多數都被升學的壓力所困擾,只能簡單的打理。

忙於學業讓她們根本沒有時間來裝扮自己,除非本身是那種一眼看上去就能可入腦海的顏值,否則很難在人群里出彩。

而大學生就不同了,一方面他們相比於社會上,仍然保留着很多的單純,而且又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來打扮自己。

所以女生的質量看起來比高中時代高了不少。

來到學校的快遞存放點,這裡已經被又頭腦的學生做得有聲有色了。

這個時候投資進去註定要承擔很大風險,而且楊澤從來就沒看上這個小錢。

楊擇準備過來拿兩個快遞,裏面是自己寄過來的兩雙鞋子。

「什麼快遞,名字。」

「順豐,大件貨。」

「大件貨?」

快遞站的人摸不着頭腦,還真有人起這種名字的。

拿着快遞往男生宿舍走去,楊澤跟上輩子一樣,被分配到的是學校的20舍。

算得上是新建的男生宿舍摟,東西都很新,甚至還配上了空調,比起其他幾棟老舊的宿舍樓要好不少。

楊澤拿着快遞走到三樓的305宿舍,打開門,裏面已經的幾個人看向門口。

學校的男生宿舍是標準的四人間,上床下桌,除了楊澤的那個位置,其他的床鋪都已經放好東西了。

「嘖,果然又是最後一個到的。」楊澤搖搖頭,走進去。

大學宿舍跟高中又很多不同,很多時候高中會因為文理分班或者別的情況會重新分配宿舍。

而且大多數學生都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甚至在初中還是同學,而且還都是心智不那麼成熟。

而大學宿舍的人大多來之全國各地,生活習慣文化差異存在很多差別,而且大家基本都已經成年,要在一個屋檐下一起生活四年。

楊擇把背包放下,開始拆快遞。

一個剪着平頭的男生看了楊擇一眼,熱情問道:「兄弟,一個人來啊,哪裡人。」

「我叫陳知強,大家都喜歡叫我小強。」

楊擇抬頭看了他一眼。

眼前的男生個不高,楊擇腦海里回想起他的資料:

陳知強,魯地人,卻沒有那裡的人常有的爽朗性子,反而跟地主小財一樣,喜歡佔人便宜。

「我叫楊擇,連城人。」楊擇簡單說了一句。

聽到楊澤說話,剩下的兩個也介紹了下自己。

小胖子嘻嘻哈哈道:「王曉林,北港人。」

「梁成傑,川渝上林人。」正在收拾物品的肌肉男轉頭說。

其實他們的過去未來,楊擇都很清楚。

不過楊擇還是簡單地跟他們聊了幾句,算是打開了話匣子。

因為熟悉他們的緣故,楊擇很容易接上他們的話,這讓他們覺得跟楊擇說話很有共同語言,於是幾個人慢慢變得熟絡起來。

四個人互相做完介紹,也算是認識了。

接着就是老套的排行了。

按照年齡來排,幾人由大到小排行依次是:梁成傑,王曉林,楊擇,陳知強。

楊擇倒是無所謂,經歷過一次人生後,這些在他看來都是無關緊要的東西。

而王曉林則在抗議自己老二的排名,這個說出去一點也不好聽。

年齡最大的梁成傑是個皮膚黝黑的大漢,他當仁不讓的做了宿舍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