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國最後的榮光!第7章 帝國!高於一切!(完)在線免費閱讀

帝國最後的榮光!第8章 帝國的秘密在線免費閱讀

墨菲斯第二天依舊準時準點的在瓦西亞辦公室等着,只是一連等到正午也還是未見人影,這讓他不得不懷疑對方是不是出什麼了事了。

這種懷疑在詢問隔壁辦公室的領導後得到了證實。

瓦西亞死了,沒人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只知道找到瓦西亞時,對方躺在床上,身體上沒有任何傷口,但他就是死了,醫療部初步鑒定為腦死亡導致的死亡。

為什麼會突然的腦死亡現在還在調查。

當墨菲斯詢問時,那領導還驚訝的表示你不知道嗎?

就好像瓦西亞的死亡人盡皆知似得。

最後,墨菲斯得到了一個職位,雖然只是暫時的,但他確確實實的坐到了瓦西亞原本的工作位置上。

用那句領導的話來說,他雖然實力不夠格…能夠在王宮工作的文官最低也得是高級戰士,但是,鑒於早些時候瓦西亞已經向上面申請了他作為助手且還作為發言人在王宮演講了。

這些種種加上上邊也沒有找到更合適的人暫時接替這份工作,所以他暫時接替了瓦西亞的工作。

聽起來其實有些傷心,如果不是墨菲斯去詢問的話,那幫高層根本就不會記得他這個人。

「我還以為我已經人盡皆知了呢。」墨菲斯坐在瓦西亞原本的位置上,表情玩味,領導死了,他上位了。

多麼的合理,合理到連他都覺得這很合理,就好像是自己為了上位殺死了自己的領導一樣,一切都那麼的順理成章。

他殺過嗎?

那確實是殺過的,不過是在夢裡。

他點開光幕,上面有領導交代下來的任務,從他坐上這個位置的那一刻,任務就下來了。不得不說,領導是會使喚人的。

任務很簡單,總結這次大會,以及記錄後續的居民反應。

墨菲斯突然理解了為何那天瓦西亞會親自找他,因為他的工作就是這個。

甚至某些時候還得當記錄員。

對於這個任務,他確實是目前最適合的人選,從選角到開始,他全程參與。瓦西亞已經死了,沒有人比他更懂怎麼總結這次大會了。

這與寫演講稿不同,他不需要任何的騷話,只需要寫實,而且沒有硬性要求。

墨菲斯在很短的時間就完成了總結,至於後續…現在每個阿布索留特居民嘴邊都會掛着一句帝國高於一切。

「我現在開始有點喜歡這裡了。」墨菲斯寫完就躺倒在椅子里,整個人格外的享受,倒不是說椅子有多舒服,而是沒想到出乎意料的清閑。

任務截止日期是一個王國月,也就是說,他接下來的三十天里,只需要每天打卡上下班,然後坐在這個椅子,幹什麼都行。

「這簡直就是我穿越前夢中的職場生活。」墨菲斯伸直身體,全身上下傳來的舒爽令他享受十足,沒想到居然是穿越後體驗到這種生活,而且這還是個打生打死的世界,就好像他的畫風與其他人不一樣。

別人在那為王國付出生命,他在這清閑等死,每天享受着帝國的糖衣炮彈,享受着文官帶來的高額補貼。如果有什麼時刻會讓他真心實意的喊出帝國高於一切這句話,那麼,就是現在。

墨菲斯突然想到了前天剛剛見過的勞倫,對方現在可能已經在宇宙中執行任務了。

嗯,就是令他身心嚮往的神秘宇宙。

在演講完後,第一時間他就收到了來自勞倫的郵件,很長,全是是罵人的話,總結起來就是:你真該死啊!虧我前天還在安慰你,結果你轉眼就做為代表在王宮上發言了!

他很想說那不是王宮,那只是王宮前的瞭望台,可這麼說好像也是種炫耀。

對於這種勞倫這種心理,他還是能理解的。畢竟如果是他,或者說是原來的他見到勞倫作為代表發言,也會氣急敗壞的。

正當墨菲斯在碎碎念時,敲門聲響起,扭頭看去,是警衛局的傢伙,那些傢伙胸前的鎧甲上都會帶着警衛局的標誌。

「請問是有什麼事嗎?」墨菲斯站起身來向對方走去,臉上帶着適當的疑惑。警衛局與警衛隊不一樣,前者負責的是王國內的事務,後者則是宇宙。

「我是王國警衛局的,墨菲斯先生,有些事需要你的幫助。」領頭的表明來意,他用詞很小心,甚至用上了敬語。

放在平常,他不會對於任何一個實力低於自己的阿布索留特人用上敬語。至於墨菲斯,倒不是因為他身上現在這個戰士的職位,那個職位撐死也只是跟自己平級,他在意的是墨菲斯身上現在的關注。

「請問是有什麼事嗎?」墨菲斯現在可不是隨隨便便的人了,怎麼說,他現在已經是個不大不小的官員,雖然是暫時的。

「關於瓦西亞,有情報顯示,你是瓦西亞有過接觸的最後一人。」

「如果瓦西亞大人在回到住所之後沒有接觸任何人,那最後接觸的人就是我了。」墨菲斯實話實說,任何表演在這樣的情況面前都會顯得欲蓋彌彰,倒不如真實點。

他!已經參透了表演!

「那瓦西亞在此期間是否表現異常?」

「沒有,瓦西亞大人和平常一樣。」一樣的看不起實力低微的他。墨菲斯在心裏默默補了一句。

對面領頭的聽完表情變得有些凝重,這一問一答,什麼有用的信息都沒有。

「你能說得更詳細一點嗎?」

「當然。」

墨菲斯將那天的事情巨細無遺的交代了出來,這樣的結果對於警衛局來說是不能接受的,墨菲斯交代得很詳細,但這一切毫無用處。

「我了解了,墨菲斯先生,很抱歉打擾了你。」

警衛局的人離開了,墨菲斯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說實話,他其實也好奇瓦西亞是怎麼死了,前一天還好好的,結果當天晚上就死了。

死的悄無聲息的,死的無人知曉。他甚至沒能親眼看着他親愛的下屬在高台上完成發言,從此揚名立萬。

說起來真是有些可惜。

墨菲斯假兮兮的想着。

下班,墨菲斯回到住所,打開門的那一刻,不知為何的突然想起今天來尋找他的那幫警衛局的傢伙,其中有好幾個傢伙的眼神與瓦西亞看他時一樣,不,也許更惡劣。

自己或許在他們心中只是一個好運的小子,一個實力低微卻有着好運的傢伙。

「這可真是令人難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