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國最後的榮光!第3章 帝國!高於一切!(三)在線免費閱讀

帝國最後的榮光!第4章 帝國!高於一切!(四)在線免費閱讀

墨菲斯懷揣着演講稿滿心歡喜的往自己住所走去,瓦西亞命他在這兩天好好準備,到時演講要確保不會發生什麼差錯。

穿越這些天來,他從未感覺王國是這般的美好!

可惜!就要跟這地方說再見了!

心情大好的他,連步伐都輕盈了幾分,只是在即將抵達住所時瞬間消失得一乾二淨,原因便是在自己住所門前站着的那兩位阿布索留特士兵,還是高一級的士兵。

墨菲斯認得他們,那是王國警衛隊的人。

「長官,請問有什麼事嘛?」他走上前詢問道。

「哦!墨菲斯啊!你終於回來了,我是來告訴你調查結果的。」說話的是威迪,他側開一個身位,將身後的大門露了出來。

嚴格意義上來說,這傢伙是他的小學同學,曾共讀於同一小學同一班級。但事情是不能一概而論的,就好比人。

小學畢業時,對方便以優異的成績被王國預備警衛隊看上了,到現在更是成為了警衛隊的一員。按戰力來分,威迪夠打十個墨菲斯。

墨菲斯並沒有打開門讓這兩人進去,有什麼事情還是在外邊說比較好,而且房間里很亂,到處是廢稿,相信對方還是會理解他的。

「調查結果?」

「是的。」威迪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凱爾特小隊之所以遭遇不測的原因。」

凱爾特小隊便是墨菲斯原先所待的小隊,整個小隊共十餘人,都是原先玩的很好的夥伴。

墨菲斯表情微微露出哀傷。他是個很好的演員,可惜逐漸衰弱的王國已經不需要演員了。

「是因為卡斯凱德粒子的原因。」說著威迪目光投向離得很遠的艾杜拉瓦塔,那玩意的不穩定性全王國皆知。「貝蒙斯坦因為吸入了大量卡斯凱德粒子所以變得狂暴,這是我們從貝蒙斯坦屍體上檢測出的結果。」

「這點我已經猜到了。」墨菲斯在穿越而來接受記憶的那一刻便已經知道了,「我想知道的是,貝蒙斯坦為何會吸收那麼多的卡斯凱德粒子。」

「我們調查了艾杜拉瓦塔,發現近期艾杜拉瓦塔出現了兩次很明顯的異常波動,第一次在數個月前,而第二次便是在凱爾特小隊出任務的前一天。」

「而這異常的波動便是導致卡斯凱德粒子極度不穩定外泄的原因,貝蒙斯坦應該是感受到了強大的能量反應跑來吸收能量這才導致了暴走。」

墨菲斯突然想起了出任務前那一天所看到的王國日報,他還記得,上邊曾寫着:因不明原因,艾杜拉瓦塔出現異常波動。

只是原來的墨菲斯並沒有當回事,因為艾杜拉瓦塔不穩定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不過,這都是原主的事情了。跟現在的墨菲斯沒有關係,不過演還是要演一下的。

他扭頭望向離着十萬八千里遠的艾杜拉瓦塔,神色迷茫,整個身軀卻好像被抽走了所有力氣,些許才沙啞說道:「王國,還有未來嗎?」

聽這話的威迪以及另一名阿布索留特士兵內心一緊,但一看墨菲斯這副樣子,便又理解了。

「墨菲斯,請不要傷心,王國的未來在我們手中,而那些因為王國犧牲的人,王國會記住他們。」威迪頓了頓,「那些犧牲的戰友們也會理解這一切的,就如你所說的那樣!」

「嗯?」墨菲斯回過頭。

我說什麼了?

「帝國!高於一切!」

「?」

這迴旋鏢是不是回來的太快了些!

墨菲斯如果沒記錯,這些天來,自己所遭受到的意外,都是因為自己的那句騷話招來的。

望着威迪堅定的眼神,即使內心極度幽怨也只能擺出一副相同的模樣。

「是的!帝國高於一切。」

墨菲斯越發覺得王國戲劇院倒閉的有些可惜,沒等到自己這個完美的演員,這是兩者的遺憾。

交代完事後威迪便離去了,對方親自來的原因只是因為對於自己的崇高意志的敬佩。

至於這個敬佩哪裡來,大概就是自己在所有隊友死光後還能說出帝國高於一切的堅定理念吧。

該死!

墨菲斯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他現在十分後悔當時怎麼就突然冒出了這樣的一句話呢。

打開門,回到住所裡邊,第一件事便是打開郵箱查看是否有新的郵件。

萬幸,一共有兩封新的郵件靜靜地躺在那裡。

王國並沒有垃圾廣告郵件,所以,不用擔心。

墨菲斯點開第一封,郵件來自因紐特小隊隊長。

是了,審核通過後,小隊隊長會給新加入的隊員發封郵件表示祝賀。郵件內容很簡單,大概就是恭喜你加入了因紐特小隊,以後一起努力這樣。

他看着甚至有點苦盡甘來的感覺,這麼多天以來,這是唯一的好消息。

墨菲斯點開第二條郵箱,郵件發出者為王宮,收件人為全體阿布索留特人。

來自王宮的群發郵件,少說收了百餘多條,每當有來自王宮的文件一般而言都是要召開什麼活動。

而近期的活動不用想也只有兩天後自己在王宮的那個發言了。

他甚至不想點進去,因為沒有什麼必要。

開玩笑,之所以選擇因紐特小隊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小隊在緊急招人,自己這一加入,明天不就得出任務了?

一出任務,自己不就跑了?

所以說,這封郵件完全沒有點進去的必要。

但是,墨菲斯還是不知出於什麼心理點了進去,興許是因為為自己搭建的舞台主角卻不在場而小小的愧疚。

開頭,仍是那句熟悉的致全體阿布索留特居民。

這裡沒什麼問題,繼續看下去,墨菲斯原本喜悅的心情一點一點的沉寂了下去,到最後甚至有點破防的趨勢。

「瑪德法克!」

郵件內容很長,但精簡起來只有一句話:要召開大會了,這是一場關於全體阿布索留特族人的大會,所以這兩天所有外出任務全部停止,確保在召開大會的那一天全體阿布索留特居民要全部在場。

墨菲斯看完差點沒背過去,只覺得是一股深深的惡意籠罩在自己頭上。

他自認為目前為止沒有任何想要逃跑的想法被人發現,到現在逃跑計劃已經是第二次被毫無關係的因素攪亂了,難不成自己的運氣真的就背成這樣?

就在剛剛,審核通過的消息出來時還在感嘆計劃的完美進行,只要自己通過,在向隊長發起出任務的請求,原本就着急出任務的隊長定然會在開會的前一天外出執行任務。

然後自己在施點小計,飛船一搶,整個宇宙那裡不夠自己去的。

他甚至還為瓦西亞留了一個充足的時間足夠尋找適合的發言人。

可…

可怎麼就會突然的發生這種事情呢?

墨菲斯異常頭大,大會結束後情況可就和現在不一樣了,一個在王宮上發言露臉且被記住的人,在執行任務時必定會被關注,這對於偷取飛船逃離的難度成幾何倍增長。

甚至幾率已經趨近為零。

且還有被塔爾塔洛斯親自追回手刃的可能,這種幾率很小,但絕對不是零。

揉揉發脹的腦袋,這對於穿越前都是樂呵呵的他難度有些大,大概就是因為平時樂子人當多了,當得有些傻了。

墨菲斯突然想起之前的另一個企劃,留在阿布索留特王國,等自己強大些在逃離這裡,但……

六千餘年的種種就恍如才在昨天發生一般,這麼多年了,還是沒能成為中級戰士,自己又憑什麼能在短時間內晉陞為王國的高級戰士呢?

目前為止,自己可沒發現什麼外掛之類的東西出現。

加上艾杜拉瓦塔現在極度不穩定的模樣,以及塔爾塔洛斯的突然消失,很難不懷疑對方已經開始了對光之國的謀劃。

如果真是這樣,墨菲斯有理由懷疑,這次的王宮發言就是一次戰爭前的動員,也有理由懷疑,自己就是被無線夢一招清掉的雜兵。

有些東西,從誕生之初便決定了,比如天賦。

墨菲斯生平第一次感覺是如此的艱難,艱難到自己走的每一步都是被裹挾着,被這個即將走向滅亡的王國裹挾着!

無可奈何的他只能是癱坐在椅子上,即使心有不甘還是只能接受。

王國的人是不需要定期睡覺的,即使是需要休息,他們也只是站着進入到一種類似維生倉的設備進行身體的維護。

但此時此刻,墨菲斯覺得必須好好睡上一覺才能好受些,就像年幼時,他的奶奶曾說的那樣:睡吧,睡一覺起來,什麼都會好的。

他當然知道這沒什麼用,也就是安慰小孩子的把戲罷了。

但,這何嘗不是一種逃離現實的方法呢?

墨菲斯熟練的來到床上,熒光燈泡似的眼睛緩緩熄滅,連着意識也一點點的沉了下去。

他最後的意識是希望能做個好夢,能夠短暫的逃離這無可奈何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