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國最後的榮光!第2章 帝國!高於一切!(二)在線免費閱讀

帝國最後的榮光!第3章 帝國!高於一切!(三)在線免費閱讀

房間里,墨菲斯正在桌前撰寫演講稿,事實上,這已經是他寫的第五版演講稿了,之前的前五版毫無疑問的被打了回來,這讓他想起了穿越前那些該死的甲方。

他很想不管不顧的直接逃跑,但奈何王國有規定,只有出任務時才能申請飛船,然後,出任務又因為他這種雜兵實力低微,必須以小隊的形式才能領取任務。

更窒息的是,原先的隊友已經死絕,整個小隊只剩墨菲斯一人,想加入其他小隊還得提供自身簡歷及戰鬥經歷,而作為倖存者的他,還得提供隊友死亡的原因。

加上申請時間為三個王國工作日,也就是說,這得等到他交稿那天審核才會下來,這一套下來算是徹底滅掉了即刻逃跑的想法,也切身事宜的感受了被規則舒服的噁心感。

他或許可以先變強,然後等開戰前在逃離?

這好像也是個不錯的方法。

但是!

我拒絕!

等到塔爾塔洛斯確定要與光之國開戰的那一刻,一切就都已經來不及了,到那時,所有的王國士兵都必須待在王國里,等待着對方指示才能行動。

這樣的結果下,墨菲斯很難不懷疑,自己不是被無限夢清理掉的那個雜兵。

墨菲斯搖搖頭否決掉腦海中的想法,將注意力重新投到面前的演講稿中,眼下還是這個比較重要。

他現在懷疑那該死的瓦西亞都沒有認真看這嘔心瀝血所做的演講稿就給打了回來,他很想很想將第一版的演講文稿交上去,但有點慫,萬一對方已經認真看過,見自己在糊弄,很難不相信自己會死在對方手裡。

不用懷疑,他的命很不值當。

墨菲斯癱坐在椅子上,實在是沒有這種天賦,穿越前,他的作文從來就沒有超過四十五分,演講稿這種東西更不用提,這還是兩輩子來第一次寫這種東西。

他很想去借鑒塔爾塔洛斯的演講來填充一下自己的文稿,但奈何一回憶起來那東西根本就沒有一點借鑒可言。

塔爾塔洛斯一上去,萬眾歡呼,他只需要壓壓手,然後說幾句鼓勵的話,下面的雜兵們就集體顱內**的了。

墨菲斯很想收回前些天對於塔爾塔洛斯洗腦的想法,那有些不對,對方根本就不需要用洗腦這種東西動員民眾,他只需要往哪一站,配上自身強大的實力,底下的民眾就會覺得熱血沸騰。

好戰的種族對於強者總是崇拜的。

今天已經是第五個王國日,也就是說,在瓦西亞下班之前,他必須將一份新的文稿交上去,而目前……

算上三分鐘講話八百字,那他現在至少還差了兩分半。

「誒~」他現在才意識到,這玩意不可能就他一個人寫,勢必還會有許多人與他一起寫這份文稿,所以……

「到那裡都脫離不了內卷嗎!我艹!」墨菲斯低下頭,桌面的演講稿只有了了幾行文字,這已經是他最後的波紋了!

但此刻!他覺得應該換種想法,不去深究什麼完美的演講稿,或者說已經認清內卷真相的他已經無所畏懼了!

利索拿起紙筆,墨菲斯再入陸地神仙鏡!

他寫道:「那年,我看見塔爾塔洛斯冕下為了王國的發展累得癱坐在椅子上,這個畫面我永生難忘。那一刻我在想,作為一名阿布索留特王國的士兵,我一定要為王國付出所有,而如今,機會就在眼前,我必須考慮這會不會是我此生僅有的機會!重鑄阿布索留特王國榮光!我輩義不容辭!」

筆停,墨菲斯忽地頓開金鎖,種種騷話在腦海中浮現!

「現在!我悟了!」

筆鋒再次落下,腦中騷話不斷湧現,行文行雲流水,不多時,腦海中的騷話被盡數寫下,當然,最後一刻墨菲斯也沒忘記瓦西亞交代的。

他用力握筆,好似將墨水刻進紙里一般。這也是他為何會選擇紙張作為載體的原因,因為這樣,瓦西亞才能感覺到他對此付出的心血。

這是那些電子屏無法展現的。

「帝國!高於一切!」

停筆,墨菲斯好像用盡了莫大的力氣,整個人看起來有些精氣神不振,他看向這篇妙手天成的文章,它好像在發著光!

「是騷話!我加了騷話!」

墨菲斯對這番嘔心瀝血的演講稿很是滿意,其中不少騷話更是可以在帝國流傳百世的程度。至於瓦西亞說的以基層的角度來寫這點與這篇文章毫無關係,但怎麼就不算基層角度呢?

自己以基層的身份發言,還有什麼是比這更基層的?

現實是,這篇文章能不能過審都是個問題,不過對於墨菲斯來說關係不大,這本就是為應付而誕生的文章。

但如果過審了,自己上去演講了煽動情緒後逃跑了怎麼辦?

他不會被塔爾塔洛斯抓回來處死吧?

想到這,墨菲斯摸摸自己光滑的頭盔,又看向了剛剛出爐的文章。

滿是騷話的文章雖然看着滿是熱血沸騰,但這些騷話湊在一篇文章上,懂點文學的人都知道這是一篇謝特。

問題不大!

而且,申請好像今天就下來了,他其實跟本就不需要演講!

「要對自己有點信心!墨菲斯!」墨菲斯自我鼓勵道。

看看時間,距離政務要事處理處下班還有四個小時。

雖很想掐着下班時間去噁心一番對方,但仔細想想,早辦早結束,他還想着早些逃走呢。

墨菲斯戴上新出爐的演講稿出門而去,直直朝着城市中那巨大的宮殿奔襲而去。在第三層倒數第二間的辦公室里,在一次的見到了這些天一直給予自己壓力的瓦西亞。

敲敲門後,墨菲斯徑直走了進去,來到瓦西亞身旁,動作迅速且有力的將手中的文件遞了過去。

那股自信的樣子簡直要溢了出來。

瓦西亞接過文件,這還是今天他收到的第一份演講稿,且看對方這副模樣,顯然是對此很有信心的樣子。

目光投向這紙質的文件,光是開頭的那一段便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情緒,渺小!卻又帶着崇高的意志!

他有些詫異。

墨菲斯目前為止第一次的看到了瓦西亞臉上除蔑視外的其他表情,是了,這就是騷話的魅力!

沒想到吧!

這才是我最後的波紋!

繼續往下看去,瓦西亞眉頭深皺,直到瞅見那熟悉的末尾才舒展開來,那刻進紙張里的深刻筆痕,他已經可以想像寫下這句話時墨菲斯所帶着的崇高敬意了。

瓦西亞靠在椅子上,閉上眼睛,腦海中全然是演講稿里令人振奮的話語。毫無疑問的,這是目前為止他見到過的最好的演講文稿。

那麼,現在還剩最後一個問題!

「這篇文章我很滿意,但你似乎沒有抓住我給你提供的點。」他睜開眼睛,緩緩扭頭看向墨菲斯。

「大人,一個基層的人能在王宮上演講,這難道還不夠基層嗎?」墨菲斯對此非常自信,在來之前,他已經想過了對方可能會問到的所有問題!

當然,他在這還是要罵句該死的!

對方真就沒有一點鑒賞的能力!

計劃有變!逃跑計劃要在發表演講前進行。

至於演講人選,瓦西亞會找到一個合適的人的,這對他來說輕鬆十足,或者說,雜兵對他都一個樣。

瓦西亞也不會選擇將這件事告知塔爾塔洛斯的,因為第一個受罪的絕對會是他自己!

我真是太聰明啦!

墨菲斯已經看到勝利就在眼前了!

瓦西亞靜靜看着,他確實沒有想過這一點,對於一個雜兵能在王宮上發言,這對於那些雜兵來說這就是莫大的鼓舞。

之前會議的主題是什麼來着?

算了!

不重要了!

他找到更好的了!

瓦西亞已經能想到這篇演講稿被讀出來時,那幫人震驚的樣子了。

「有沒有興趣來我的手底下辦事?」他看向墨菲斯,問道。

「?」

墨菲斯似乎有些沒反應過來,身體猛的一頓,像是震驚於此,但隨即又立馬露出了喜悅的神色,他眼神熱烈,聲音也因喜悅而顫抖:「真的嗎!大人!」

這個問題他在來得路上其實也想到了,而且他在對方那眼裡感受到了不容拒絕。

總之先將這糊弄過去再說。

所以!

瓦西亞!

這其實是我的回合噠!

只是……

這明明是個打生打死的世界,為什麼到他這就變成了職場文?

瓦西亞表情輕蔑,雜兵就是雜兵,光是一點好處就激動得無以復加。

到目前為止,瓦西亞仍未察覺雜兵墨菲斯與其他雜兵的不同,或者,在他眼裡,雜兵都是一個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