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國最後的榮光!第9章 帝國的秘密(二)在線免費閱讀

帝國最後的榮光!第10章 帝國的秘密(三)在線免費閱讀

「你好,我是帝國政要事務處理處的墨菲斯,很抱歉打擾了您。」墨菲斯敲開面前的大門,頗有禮貌的說道。

他目前所在王國第十八區第二街道第八小道第二十四號住所的門前。

還是沒能承受住好奇心的他,以收集反饋為由來到了這裡,或許他應該改名叫托雷基亞,阿布索留特·托雷基亞,譯為絕對瘋狂的好奇心。

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足夠使他陷入瘋狂,就好比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寫的日記一樣。

其中隱藏着的東西絕對能令他興奮。

但就在敲響房門的那一刻,他後悔了。

「請問您是有什麼事嗎?」打開門的是一位女性,穿着和切亞一樣短的小裙子,她上下打量了墨菲斯一番後,在胸前看到那個政要事務處理處的銘牌,才不情願的加上了個您字,還用上了請。

不得不說,看切亞時墨菲斯並沒有察覺到一絲一毫的性感,可面對這位早已生育有子的婦人,他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對方身體里那股由內而外散發的誘惑。

更危險的是,也許經過記憶的融合,他的審美髮生了一些偏差,從三庭五眼標準身材極其性感的人類變成了全身皮套的看着都能感受到一股劣質感的阿布索留特人。

這是審美降級了還是提高了,墨菲斯自己也說不準。

「我這裡有一份文件調查,需要您的幫助,夫人。」墨菲斯絲毫沒意識到自己改口居然是如此之快。

面對遞來的文件,育有一子的阿布索留特夫人微微呆了一下,又立刻反應過來接下了文件。

「您可以讓您的家人一起填寫這份調查,這有助於王宮更細緻的了解帝國居民的想法從而做出改變,你知道,夫人,帝國,關心每一位居民的生活。」

「是的,是的,我知道。」婦人目光從手中的文件上移開,上邊都是些簡單的問題,但有點多,這對於她來說不是什麼難事,她側開身體,讓出了一個縫隙:「我想,這需要點時間,您要不要進來坐坐?」

「那自然是樂意至極的了,夫人。」墨菲斯很紳士的微微鞠躬,隨後走進了這個三口之家。

阿布索留特·維托正在客廳看着電視,上面放着王國拍的動畫片,整個人卻悶悶不樂的,聽到身後傳來的動靜,他回過頭,見到墨菲斯,趕忙立正站好。

他認的他。

墨菲斯已經看見了維托眼睛裏閃爍着的光芒,那是一種崇拜。

但同時,他也審視起了這個與文件中同名的小學生……

平平無奇。

這是墨菲斯對於這個維托的評價,他已經可以預見了這個小學生的未來,成為雜兵,然後死在某個宇宙的犄角旮旯里。

「這是我的孩子,阿布索留特·維托。」身後的婦人向他介紹道。

「很可愛的一個孩子,他以後一定會成為帝國的棟樑的。」墨菲斯向維托露出了一個善意的微笑,然後扭頭看向身後的婦人,輕聲問道:「他是不是認識我?」

「是的,抱歉先生,見到維托這個樣子我也才想起您就是幾天前在王國發言的那位。」婦人微微躬身,隨後看向了自己的孩子,「他很喜歡您,您能給他簽個名嗎?或者鼓勵一下他,他最近並不開心,我知道這很冒昧,但這是作為一個母親的請求。」

「為什麼?為什麼不開心呢?這個年紀的孩子本該無憂無慮才對。」墨菲斯沒想到對方居然是他的粉絲,這還是他遇到的第一個粉絲。

可…王國也流行電子簽名這種東西嗎?

婦人看着自己的孩子,眉眼中有些憂愁,「他在學校中過得並不好,與他同齡的孩子已經完成了學校最基本的畢業要求,只有他還未達成,他很害怕一旦那些同齡的孩子升入初中部後自己就會失去那些朋友。」

婦人轉過身面向墨菲斯,異常小聲的說道:「但其實很快他就會有新的朋友了,小孩子嘛,就這樣,不過,作為一個母親,我還是希望他天天開心一些,少煩點我。」

墨菲斯懂了,他不但懂了這孩子,還懂了這位夫人。

反差。

真是一位極其誘人的美婦啊。

「我明白了夫人,作為我的小粉絲,我可不願他這樣憂心忡忡的。」墨菲斯輕輕拍拍婦人的背部,隨後走向了自己的小粉絲。

「先生!我是你的粉絲!」還未來得及開口,維托先聲制人。

「是嘛!」墨菲斯表現的很驚訝,他上下打量着然後很滿意的點點頭,「能有你這樣的小粉絲我很榮幸,但我聽你母親說,你過得並不開心。」

維托整個人瞬間像泄氣了一般變得抑鬱寡歡的,「是的,先生,我最近過得並不開心,我的朋友就要離我而去了,但我沒有辦法」

墨菲斯做出思考的樣子,「是因為小學的考核?」

維托撇嘴默默點了點頭,「我的力量不達標,沒有辦法畢業,先生,怎麼樣才能變強呢?我想和我朋友一樣強大,或者比他們更強大,那樣不開心的就不會是我了。」

「?」聽到前邊還好,聽到後邊就不對勁了,什麼叫那樣不開心的就不會是我了?

原來反差這種東西還能遺傳的嘛?

所以你小子根本就不是因為朋友的離去不開心,而是因為你不開心你的朋友開心才變得不開心!

墨菲斯突然覺得這小子是個可塑之才,以後妥妥的就是一個樂子人了。

「維托!」他一手搭在對方肩膀上,一臉鄭重,「你要知道,力量,真正的力量從來都不是屬於那些天生就強壯過人、敏捷過人、聰明過人的傢伙,他只會屬於…屬於…」

「屬於什麼?先生。」維托一臉期待。

但他在考慮是不是要改一下,因為在別人母親面前教一個孩子不擇手段、不惜一切代價達成目的,有點違背道德。

「屬於那些內心強大,面對困難永不放棄,永遠敢於挑戰極限的的傢伙。」

墨菲斯最終還是守住了底線,不知道誰說的,孩子永遠是屬於人們的寶藏,雖然他有些不認同,但如果是個不哭不鬧不煩人的孩子的話,他還是很贊同這句話的。

本以為對方會更加崇拜,沒想到卻是一副就這的表情。

「怎麼?」

這難道還不夠嗎?

「你與老師說的一樣。」維托表情有些嫌棄,他聽這話已經不知道聽了多少遍了,他更想聽的是哪天墨菲斯在王宮上那樣的。

「但這就是獲得真正力量的方法,孩子。」墨菲斯後悔了,面對這種壞寶藏,還是儘快扔掉得好。

「你也是這樣獲得力量的嗎?先生。」

「是的,是的。你好好努力吧。」墨菲斯已經不想再理會這個小孩了,而且身後的那位婦人現在也應該完成那份文件調查了。

他走到婦人面前,開口便是致歉。說自己可能要失去這個小粉絲了。婦人聽後連連說對不起,說自己的孩子讓墨菲斯失望了。

不過最後也是擺擺手,不再去理會這些,收迴文件後,墨菲斯就打算離開,在關上門前的最後一刻,他聽到了婦人的驚天怒吼。

咔的一聲,門被合上。

墨菲斯有點想笑,自己真是壞啊!不過壞點好,壞人活得更久。

「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