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我現在是完全懵了。

我小聲不解的嘀咕道,「可我腦子裡還有關於你和奶奶打架的記憶啊,很真實的,我甚至能回想起小時候奶奶牽着我的手去走親戚的事……」

這一刻,我不知道到底是我的記憶出了問題,還是我媽的記憶出了問題。

見我一副狐疑的態度,我媽急忙說道,「你爸現在還在床上躺着,雖然他的腿斷了,但他的腦子還沒壞,等你爸醒了,你問問你爸你有沒有奶奶!」

聽到我媽的話,彷彿又一道晴天霹靂朝我霹來,我頓住了腳步,「我爸腿斷了?怎麼回事?」

聞言,我媽的視線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屋裡那塊牌位上,我也跟着她的視線看了過去。

虞卿洲三個字映入我的眼瞼,同時腦海里還浮現出了他那張好看得驚心動魄又無比囂張的臉。

「是他乾的?」我追問。

我媽並沒有回答我,雖然她沒有明說,但是我知道,沉默就代表承認。

果然是虞卿洲乾的,他把我爸的腿給弄斷了。

一瞬間我的心裏是又急又氣,我着急我爸的腿,又氣自己為什麼不聽話要去接觸異性!

我語氣有些艱難的說道,「是因為我的原因,他才對我爸那樣的,對嗎?」

我媽再次沉默了。

「媽,我去看看爸。」我說道。

我媽點了點頭,沒有阻止我,我快步來到爸媽的房間,看到床上緊閉着雙眼的父親,我的鼻子頓時一酸,我輕聲的喊他,可是床上的父親沒有任何反應。

我忙看向一旁的我媽,焦急的問道,「媽,我爸不是腿斷了嗎,那我為什麼叫不醒他?」

「你爸發生那件意外之後,就一直昏迷不醒。」我媽哽咽着說道,「景瑤,看來他還沒有原諒你…所以你爸爸才醒不來的…」

看着床上頭髮已經有些花白的父親,我心裏難受到不行,想到爸媽從小把我捧在手心裏一般呵護,我的心裏很是愧疚,如果我沒有和宋臨搭訕該多好啊,我爸也不會這樣!

我抹了一把眼淚,心下做了一個決定,我起身就往外走,我要去找虞卿洲!

「景瑤!你去哪裡!」我媽驚聲問道,「你不要再亂跑了,你爸現在這樣,要是你也出了事,我怕是活不下去了!」

我僵着身子回道,「我去找他,一人做事一人當,他懲罰我的家人算什麼!」

「找他?!」我媽的瞳孔驟然猛縮,她厲聲拒絕,「不行,不可以,景瑤,你會惹怒他的!」

我握緊了拳頭,我深吸了一口氣對我媽說道,「媽,我看到他了。」

我媽的身子頓時一怔,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嘴唇在此刻都變得哆嗦,「你看到他了?」

我認真的點了點頭,把虞卿洲救我的事情告訴了我媽,趁着我媽還沉浸在震驚中,我立刻跑出了房間。

來到堂屋,虞卿洲的牌位還在堂屋的香案上,我沒有猶豫,一把抱起牌位就沖回了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後,我坐在床邊,眼神死死的盯着懷裡的牌位,我不確定虞卿洲是否在裏面,但我想試試!

我邊喊他的名字邊使勁晃動着牌位,「虞卿洲,你在嗎?」

沒人應我。

我又喊了好幾次,還是沒人應我,難道虞卿洲和這牌位沒有關係?

我思緒一轉,然後舉起了牌位,故作惡狠狠的說道,「虞卿洲,你再不應我,我就砸掉這東西!」

話音剛落,我便感到一陣陰冷帶着濕氣的風從窗外吹了進來,那抹鮮艷的紅色此刻正坐在我房間的窗台上。

「長本事了,有膽子你砸了試試。」虞卿洲朝着我冷聲道。

我當然沒有膽子砸,我就是想以這種方式讓虞卿洲出來,我承認我有賭的成分,但我還是賭贏了不是嗎?

「不敢不敢。」我立刻狗腿的把牌位放在了桌子上。

紅衣一動,虞卿洲在眨眼間已經來到我的身邊,他坐在了我的床上,一臉冷意的看着我,「找本君何事?」

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虞卿洲,心裏卻在打自己的小九九,其實他好像也沒有那麼恐怖……

至少他應該不會殺我的吧,畢竟我也算是他名義上的媳婦兒。

在略微思考了一下,我便噗通一聲跪在了虞卿洲的面前,在跪下的瞬間我看見虞卿洲的身子在這一刻微微一僵。

我聲淚俱下的朝着虞卿洲說道,「老公,我錯了,我之前不應該鬼迷心竅讓宋臨送我回去,這是我的不對,您要懲罰就懲罰我吧,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你放過我的爸媽吧,他們是無辜的,求求您了。」

我心想我這哭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虞卿洲怎麼的也得憐香惜玉一下吧。

誰知虞卿洲竟然噌的一下起身,伸手就揪住我的衣領把我給拎了起來。

他的臉色變得異常陰沉,看得我背後發涼,「你剛才叫我什麼?」

「老…老公?」

我看見虞卿洲的唇角在我叫他老公的時候抽了抽,他一把把我扔在床上,欺身朝着我壓了上來,「叫得挺順溜,你以前是不是也這樣叫過其他男人?」

看着面前這張放大的俊臉,我的呼吸彷彿都要停止了,整個鼻尖都縈繞着虞卿洲的氣息,那宛如山間清泉一般的氣息。

「薛景瑤,你眼神閃躲了。」他捏住我的下巴,迫使我直視他。

他的眼神此刻深邃的像是幽深的潭水,彷彿要將我給吞噬。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虞卿洲,畢竟我……

「那,那,那喊明星老公算不算……」我小聲心虛的問道。

說完這句話後,我感到下巴的力道又重了些,隨後虞卿洲起身一腳把我踹下了床,摔得眼冒金星。

「輕浮。」虞卿洲冷哼。

我揉着自己被摔疼的屁股從地上爬了起來,也顧不得他說我輕浮了,我着急的說道,「你罵也罵了,踹也踹了,你能不能讓我爸爸醒過來?以後我自己惹的事情自己承擔,你不要找我爸媽。」

虞卿洲那雙好看的眉毛皺了起來,他對我說道,「你爸的事情不是我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