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他們好好把大公雞養到壽終正寢。

隨後他給了我一個二指寬用紅繩穿着的龍形玉牌,他說這玉牌可保我平安,不再生病。

我媽把玉牌戴在了我的脖子上,叮囑我以後無論如何都不能把玉牌摘下來。

我懵懂的點頭,那一晚之後我的病竟真的漸漸好了起來,並且在之後的日子裏我們家過得順風順水,就連我每次遇到危險都能逢凶化吉。

我十二歲的時候和我媽去趕集,在過馬路的時候,一輛大貨車朝着我沖了過來,我嚇得整個人都呆掉了,可那貨車就在要撞到我的時候,硬生生的拐了一個彎,撞在了馬路邊的樹上,我一點事都沒有。

還有小學畢業那年學校組織露營,那天我從家裡出發去學校集合,可走到半道上我就像是迷路了似的,從家裡到學校的路我愣是走了兩個小時候才到,等到學校的時候,車早就開走了,可後來那輛車在大橋上發生了連環車禍,車上的同學死了九個,剩下的全部重傷,而我恰好躲過了。

村裡的人每當提起來的時候都說我福大命大,就連我也是這麼覺得。

可是,隨着我一年一年的長大,我媽看我的眼神卻越來越擔憂,她很反對我談戀愛,只要看到有男孩子對我示好,她便如臨大敵。

她總是在我耳邊念叨,不要靠近男人,會變得不幸。

我覺得奇怪,平時我媽挺開明的一個人,但唯獨在談戀愛這件事情上她極其的反對。

高一那年,班上有個帥氣的男孩子對我示好,我對他也有點好感,便相約着準備周末去遊樂園玩。

誰知道第二天我便得知男孩子出了意外,整個人躺在醫院,不知能不能醒過來。

我媽知道這件事後,氣得罰我跪了一整晚,當時我也挺叛逆的,不停的追問我媽為什麼要如此反對我談戀愛。

我媽估計被我問煩了,她眼睛緊緊的盯着我,「景瑤,你已經有丈夫了,不可以再對其他男孩子有任何的心思!對待丈夫,你要忠誠!你如果不聽我的話,你會害了別人,更害了你自己!」

我媽的話像是一道晴天霹靂,讓我久久沒能回神。

「丈…丈夫?」我微張着嘴,不可置信的問道。

我媽的眼睛通紅,直到這天我才知道,十歲那年我有了一個從來沒有見過面的沖喜丈夫。

沖喜是看事先生提出來的,只有沖喜去邪祟,我的邪病才會好,

我一直以為沖喜是舊社會的迷信風俗,可怎麼也沒想到這麼荒唐的事竟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媽對這件事深信不疑,因為的確是沖喜過後,我的病才好起來的。

可我覺得那就是個巧合。

我媽說如果我執意要談戀愛,那麼害的就是兩個人,我和我愛的人。

「那我豈不是一輩子都不能結婚了?」我問我媽。

我媽看着我直抹眼淚,「景瑤,你不要怪爸媽當時做這個決定,我們只要你活着。」

我僵着身子點了點頭,再也不敢談關於戀愛的事。

我對我的沖喜丈夫很好奇,問她我丈夫在哪裡,長什麼樣,我媽的眼神有些閃躲。

「景瑤,他就在你身邊,你的一舉一動他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