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虞卿洲的話讓我愣住了。

他說我爸的事情不是他做的!

可是如果不是他的話,那又會是誰?

我們家並沒有跟人結怨,沒人會對付我家,或者說其實我爸這次的受傷其實就是一個普通的意外?

我硬着頭皮問道,「那我爸這情況是……?」

虞卿洲的臉上露出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盯着你們家的人又不止宋臨一個。」

說著虞卿洲頓了頓,眼神中透露着危險,只聽見他對我說道,「別以為你爸的事情不是我做的,你以後就可以挑戰我的底線。」

「你知道上次你惹怒我的懲罰是什麼嗎?」他問。

我獃獃搖了搖頭,「不知。」

他眼神幽幽的盯着我,語氣冰冷,「是對你的父親,見死不救。」

虞卿洲的話像是一塊塊的寒冰砸在我的心上,我驀然瞪大了雙眼,終於算是明白了虞卿洲的話。

他的意思是,他本來可以救我爸,但因為我惹怒了他,所以他選擇見死不救。

我愣愣的看着他,嗓子卻像是啞了一般,我沒有立場指責虞卿洲,救不救我爸,那都是他的選擇,可如果我沒有惹怒他的話,他或許會救我爸,所以這還是我自己的鍋。

回過神來,我馬上問道,「那你有辦法能救救我爸嗎,他現在昏迷不醒……」

我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虞卿洲打斷了,「我為什麼要救你爸?」

我被虞卿洲的話給噎住了,看見他的眼神里還帶着嘲諷,我只覺得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

可現在這種時候,我哪裡還顧得了那麼多,我再次跪在了虞卿洲的面前,一把抱住了虞卿洲的腿。

「我真的知道錯了,你要是還生氣,你想打我罵我都可以,你想怎麼懲罰我都行,但還請你救救我爸,他現在的狀況很不好,而,而且,他也是你名義上的老丈人啊。」

別說大丈夫了,我一個小女子能屈能伸,只要虞卿洲能救我爸,做再卑微的舔狗都是可以的。

「鬆開!」虞卿洲的聲音中壓抑着怒氣,「你的骨氣呢?」

骨氣?

我苦笑,現在這種時候我還要什麼骨氣,骨氣又不能救我爸!

我抱虞卿洲的腿抱得更緊了,這條腿真是修長又結實,要不是現在是緊急時刻,我真想摸一摸。

「虞卿洲!」我大聲喊道,「你要是不救我爸的話,我就不鬆開,打死也不松!無論你去哪裡都得帶上我這個腿部掛件!」

我此刻都能感覺到虞卿洲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意,但他最終還是隱忍的閉了閉眼,沒有把我給一腳踹開。

他長袖一拂,拎住我就把我給提了起來,我和他面面相對,他那張好看的臉上帶着不耐煩,「真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女人,如果你想救你爸,明天晚上十一點到五里河來找我。」

說完,他又把我丟在了床上,不過這次我明顯的感覺到他的力道比上一次要輕一點。

虞卿洲紅色的身影漸行漸遠,很快便消失在了微光中,天馬上就要亮開了。

他走後,我媽也從外面打開了房門,見我房間的桌子上放着虞卿洲的牌位,我媽嚇得頓時臉色大變,她雙手合十的不停朝牌位拜拜,「神君莫怪,神君莫怪,小女不懂事,如果小女有得罪您的地方,還請您高抬貴手放小女一馬!」

說完,我媽這才看向我,她二話沒說上來就先給了我兩巴掌,都是拍在我屁股上的,聲音嚇人倒是不怎麼疼。

「你這孩子!把神君的牌位拿到屋裡來做什麼?你還想再惹怒他嗎?」我媽激動的朝我吼道。

「媽,你先冷靜點,我不是想再惹他生氣,我是想讓他救救我爸。」我老實的說道。

聽到我的話,我媽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傻子似的,沉吟了一下,她說道,「你是不是被嚇傻了?你爸的事情就是他的懲罰,他又怎麼會救你爸?」

「他說我爸的事情不是他做的。」我忙說道。

我媽頓時一愣,「你相信?」

這句話讓我有點沉默了。

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我覺得虞卿洲說的話挺可信的,他那麼厲害,沒必要在這種事情上騙我。

「景瑤,答應媽媽,只要你以後不要和其他的異性有過於親密的接觸,你爸就會好起來的。」我媽祈求的看着我,她在期待我點頭。

我低垂着頭,聽話的回道,「媽,我不敢了,你放心吧。」

我媽鬆了一口氣,她滿眼愛憐的看着我,「你從昨天回來開始就沒安生過,趁着天亮,你趕緊多睡會兒,白天髒東西不敢出來的。」

我點了點頭,也的確是身心疲憊了,便和衣在床上躺了下來,我媽看了我一眼,拿起桌子上的牌位就出去了。

我閉上眼睛準備休息,休息好了後,我晚上還得去五里河找虞卿洲。

然而我媽說錯了,那些髒東西白天也敢出來。

因為這些天發生的事情,我是的睡眠很淺,有個什麼動靜就會被吵醒。

所以當院子里那聲突兀的雞叫聲響起的時候,我猛的就睜開了眼睛,這不睜眼還好,一睜眼就看見我的床邊竟然坐着一個人影。

那佝僂瘦小的身影很是熟悉,腦海里的記憶也隨着這道影子在不停的回憶着。

這是我那本不應該存在的奶奶!

「瑤瑤,你醒啦。」奶奶慈愛的聲音在我身邊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的我,頓時毛骨悚然,同時又想到了之前我媽跟我說的話。

我沒有奶奶,我的奶奶在我爸八歲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了。

那麼,現在坐在我床邊喊我名字的『人』是誰?

我迅速的從床上坐了起來,和面前這個老人拉開了距離,我驚恐的盯着她,「你不是我奶奶!你究竟是誰?!」

我的話讓這老人一愣,她那張慈祥的臉上露出疑惑和不解,「你這孩子說什麼呢,我不是你奶奶是誰,是不是睡糊塗了,奶奶都不認識了?」

雖然有關於奶奶的記憶,但我媽也不可能騙我的。

不行,我得去找我媽,我得讓她親眼看見我這個所謂的奶奶,不然那我媽還以為我在跟她撒謊。

我準備下床,腳剛沾到地,我的手就被奶奶那雙如同枯骨一般的手給抓住了。

「瑤瑤,奶奶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幫忙,你幫幫奶奶吧。」她說著對我露出一個陰測測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