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我出生於一九九八年的清明節,那天烏雲密布陰雨綿綿,我媽在祭拜完祖先回家的路上,胎動把我生在了一座孤墳旁邊。

我足足早產了兩個多月,都說早產兒多病,家裡人生怕我早夭,所以從小到大我都是被泡在藥罐子里的。

十歲那年,我更是生了一場大病整年高燒不退渾渾噩噩,爸媽帶着我上到省里人民醫院,下到赤腳郎中統統看了個遍,但依舊找不出病因,甚至有的醫生直接讓我爸媽回去準備後事。

我爸媽整日以淚洗面,卻又沒有任何辦法。

後來村裡來了個年輕的看事先生,爸媽抱着死馬當活馬醫的想法把看事先生請了過來。

看事先生看到我時,當即臉色一變,拉着我爸媽凝重的說道,「你閨女出生時候不對,這是邪病纏身,普通湯藥無用,得對症下藥。」

我爸媽愣住,許久才回過神,着急的問道,「那該怎麼辦吶?還請您救救我家閨女啊!」

我媽直接就給看事先生跪下了,先生見我爸媽如此虔誠,他重重的嘆了口氣,然後叫我爸媽出去說話。

我不知道看事先生對我爸媽說了些什麼,但等我爸媽再進屋時,情緒顯得很激動,同時臉上還有濃濃的擔憂。

三天後的夜裡,我們家張燈結綵處處掛着紅,本應透着喜氣氛圍的院子卻硬生生的透露出一絲詭異。

我媽拿着件紅衣服給我換,期間她緊緊的抿着嘴一言不發,我問她怎麼了,她也不回答我,可我分明看見她的眼眶通紅。

穿好衣服後,她叮囑我待在屋裡不許出去,待會兒她來喊我的時候,我才能出去,說這是為了給我治病。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治病這麼奇怪,但我很聽我媽的話。

晚些時候看事先生也來了,我從門縫裡好奇的偷偷看向外面,他抱着一隻精神抖擻的大紅公雞,公雞渾身毛色光亮,雞冠紅似滴血,看起來很神氣,並且公雞的胸前還綁着一朵大紅花。

讓我驚訝的是,外面掛在空中的月亮竟然染上了一層血色,雖然怪嚇人的,但當時我小,也並沒有覺得哪裡不對。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外面鑼鼓聲混合著嗩吶聲劃破了寂靜的夜,昏昏欲睡的我頓時驚醒。

我媽也在這時進屋來了,她的聲音有些沙啞,「景瑤,時辰到了,跟媽媽出去。」

我應了一聲,但心裏很疑惑,「媽,我們去哪裡?」

我媽沒有回我,她的力氣很大,緊握着我的手將我領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的人很少全部都是陌生面孔,我一到,鑼鼓聲和嗩吶聲都停止了,而我的面前站着看事先生,他笑眯眯的抱着那隻大公雞。

「時辰到了。」看事先生饒有深意的看着我說道。

我還在想他的話是什麼意思,下一秒我就被爸媽強行摁着腦袋朝着面前抱着大公雞的看事先生磕了下去。

我不懂這是做什麼,只是在我低下頭的那一刻,鑼鼓聲突然震天響,耳邊只回蕩着看事先生那略帶尖銳的聲音。

紅月之夜,龍王娶親。

薛家嫁女,若叛則亡。

禮成!

完事後,爸媽鬆開了我,看事先生將大公雞給了我爸媽,讓